瘾君子值得挽救吗?

圆石头
2017-10-3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文 | 湖诌

本文有剧透,阅读需谨慎

《王牌特工2:黄金圈》故事情节并不复杂:一个代号为“黄金圈”的超大规模贩毒组织在海量毒品(包括软性毒品)中掺入了一种病毒,使全球上千万吸毒者身体出现了蓝色条纹并逐渐僵硬,如果不使用解毒剂他们将很快死去,贩毒组织以此要挟美国总统要求毒品合法化。而美国总统则假意答允,实则巴不得吸毒者全部死去以获得禁毒政绩。为了拯救数千万的吸毒者,两位特工主角力挽狂澜与贩毒组织斗争并最终成功获得了解毒剂。

虽然是一部商业电影,但《王牌特工2:黄金圈》在毒品问题并没有简单给出对或错的简单判断,而是寻找了三种在现实生活中很有代表性的观点来构成故事的主要矛盾,很有意思,值得延伸来聊一聊。

第一种是影片中毒枭大反派的观点——“糖和酒精也很容易让人上瘾, 酗酒对个体和社会造成的危害并不比吸毒小, 凭什么它们成了合法的商品,而贩卖毒品却是违法的?”在影片中,毒枭的核心诉求是毒品合法化,让毒品进入商业市场合法交易。

第二种是影片中美国总统与威士忌特工的观点——对毒品深恶痛绝,国家应该对毒品交易施行严格禁令,并认为“吸毒者都是社会渣滓,不值得挽救。”这其实也是现实社会中很多人的观点,毕竟毒品对于个体健康和社会秩序的戕害有目共睹,而吸毒者的快速死亡看上去无疑是釜底抽薪的解决方案。

第三种是两位主角所认同的观点(也是编剧期望传达的观点),那就是吸毒者罪不至死,应该努力救治挽回;解决毒品问题的方案,应该出于减少毒品对个体与社会伤害的目的予以开展。

第一个问题:烟草、酒精和咖啡因饮料也上瘾,可为什么贩卖烟酒合法而贩毒违法?

瘾品得以成瘾的原因是:人脑产生幸福感的神经传导素在正常情况下分泌得很少,而且大部分都给予了对求生或繁衍后代有益的表现,而瘾品会蒙骗这套分配体系,促使这些诱发快感的物质分泌增多,人体从而获得本不该存在的快感。所有含有酒精或咖啡因的饮料(包括世界三大饮品茶叶、咖啡、可可),到烟草,再到鸦片、大麻、古柯叶以至于各种化学合成药品,都是人类为了追求快感而使用的精神刺激物,都可以算作瘾品。

在近代,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口处于贫穷状态,而瘾品则是逃离现实桎梏的手段, 无论禁或不禁,烟草、烈酒、古柯、大麻在这一时期并没有明显的界限:

16世纪西班牙人曾经对古柯叶的存废展开讨论,最终容许的一方占了上风,理由是:古柯可以让劳工耐得住银矿里的辛苦。

18世纪时,英国迎来“金酒热潮”,当时的伦敦人为了寻求心理慰藉,几十万人痛饮金酒:无数人喝着喝着就酒精中毒死了;神志不清的醉酒者遍地开花,斗殴抢劫无恶不作;酗酒严重的男性开始阳痿,而女性的乳汁也带上了酒味,或者干脆生不出小孩。

到20世纪一项调查显示,每天喝二至三杯咖啡的人的自杀率是完全不喝咖啡者的三分之一,这证明瘾品是帮助人逃避现实生活的工具。

从经济的角度,烟草曾经为美国独立战争筹措资金,也曾经是许多欧洲战事的后援;横跨大西洋的奴隶买卖曾经靠蔗糖和朗姆酒维持;大英帝国在亚洲的势力曾经靠鸦片壮大;咖啡业的繁荣促使铁路开筑,为巴西引来了上百万的穷苦移民。

与管制毒品相比,香烟与烈酒的特殊性在于:这两种商品在市场化的过程中,行业内的大公司因为本国政府着眼于税收和出口贸易而被纵容,得以利用科学与工业技术来保护利益和扩张市场。他们为了增加市场占有量、平扶大众的恐惧,想出了各种各样的、技术上、媒体宣传上的应对策略。

譬如20世纪初,法国全国有500万人靠酒行业维持生计,占法国总人口的13%,酒业为国家解决了就业问题,还带来了庞大的税收。譬如香烟的经济影响力、消耗量、上瘾程度、获利性在烟草致癌的证据出炉前就已然定型,到了20世纪90年代,全球大约有1亿人是依靠烟草行业维持生计,已无法一禁了事。

苏联20世纪80年代时面对严重的酗酒问题,当时政府曾经大幅降低烈酒的消费量而放弃了可观的税收量。但黑市买卖导致私酿与走私猖獗,社会总成本并没有下降多少,此外国库的需求也十分紧迫,最终导致禁酒法令虎头蛇尾。

总之,香烟与烈酒的合法流通,带来了高税收与社会的暂时稳定,但这是以生产力、国民健康和社会风气的下降为代价的,并不是什么理所应当的事情。

第二个问题:该不该挽救吸毒者?

在豆瓣的影评区,有网友戏谑 《王牌特工2:黄金圈》 中毒枭的幼稚:“大家都知道你卖的毒品里有病毒,以后谁还敢吸?”其实,海洛因和可卡因里掺杂玻璃渣已成为“行规”,“鳄鱼”和“SISA”等廉价毒品本身就有强腐蚀性(吸食者几个月后就会全身溃烂而死),但吸毒者照吸不误。

基于短视而形成的自我戕害是很难控制的。哪怕在正常食品领域,一些肥胖的人明知道自己再胖下去就活不久了,但还是习惯用脂肪和甜食来排遣无聊、挫折、愤怒、不安和失望,还有很多人明知损害健康甚至危害生命,仍然习惯性超负荷地吸烟喝酒、喝太多咖啡,譬如法国大文豪巴尔扎克就是因为坚持不改酷嗜咖啡的习惯,致使死于心脏病的后果提前到来。这些行为其实与吸毒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

获得身体和精神刺激的生理倾向,根本原因在于人类的身心苦恼无处不在且与时俱进,这是深植于人性的弱点。而科技的进步则让精神刺激品的使用越来越简易化、大众化:蒸馏术、生物碱分离术、皮下注射、安全火柴、打火机、新型毒品的合成与研发,让越来越多的人可以使用更简单、更廉价、更迅速的方式体会到蒙骗大脑的刺激与快感。

可以说,精神刺激物的发展早已超过了人类自然进化的速度,人类个体很难凭借自身的力量抵挡这种伤害,有时候甚至法律都难以起到作用。欧洲有大量的化学实验室研发各种新型毒品,大量所谓的“派对药品”抢在禁毒法规颁布前在街边杂货店售卖,贪玩的年轻人很难抗拒这种处在法律边缘的诱惑。

瘾品的滥用必然会导致更多的犯罪行为与意外事故,会增加警力和医疗成本,正常人将额外为其负担更多的赋税与保险费用。但是我们也要看到,滥用瘾品并不是单纯的道德问题或法律问题,而是一种人性弱点。而吸毒者的死亡并不会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只要社会存在矛盾,个体存在痛苦,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滥用瘾品者出现。毒品问题会一直存在,就像宗教不会消亡一样。(完)

本文素材参考自戴维考特莱特《上瘾五百年》、国家地理频道纪录片《毒品大企业》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王牌特工2:黄金圈的更多影评

推荐王牌特工2:黄金圈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