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在上 将军在上 5.4分

《将军在上》爽雷感取胜:这场女权主义的春梦简直登峰造极

捕娱记

文|燃姐(珞思影视研究组)

上周,《2017胡润女企业家榜》放出重磅消息:在全世界78位白手起家且身家过10亿美元的女富豪中,有49位来自中国,占比高达63%!事实上,中国女企业家已使其全球女同行相形见绌,该报告显示:在全世界白手起家的女富豪排行榜中,前5位全被她们占据。

《2017胡润女企业家榜》

此前,美国统计局曾对各国劳动人口的总数和人口参与劳动的比率发表过一组调查数据:中国位居世界人口劳动总量的第一名,劳动参与率高达76%。更逆天的是,中国女性参与劳动的比率达到了70%。这是什么概念呢?要知道,法国男性的劳动参与率只有62%,同为亚洲女性,日本是30%,而印度只有28%。

显示全文

文|燃姐(珞思影视研究组)

上周,《2017胡润女企业家榜》放出重磅消息:在全世界78位白手起家且身家过10亿美元的女富豪中,有49位来自中国,占比高达63%!事实上,中国女企业家已使其全球女同行相形见绌,该报告显示:在全世界白手起家的女富豪排行榜中,前5位全被她们占据。

《2017胡润女企业家榜》

此前,美国统计局曾对各国劳动人口的总数和人口参与劳动的比率发表过一组调查数据:中国位居世界人口劳动总量的第一名,劳动参与率高达76%。更逆天的是,中国女性参与劳动的比率达到了70%。这是什么概念呢?要知道,法国男性的劳动参与率只有62%,同为亚洲女性,日本是30%,而印度只有28%。

美国统计局的数据

这还不是全部。有数据显示,在如此高的劳动参与率下,仍有20.3%的中国家庭由女性包揽家务。

中国家庭由女性包揽家务

以上种种,足以说明中国女人是强悍的存在!

然而,这种强悍也伴随着一丝无奈和“压力山大”。一方面,随着受教育程度的提高,女性独立意识觉醒,女性不再甘于拘泥家庭;一方面,现阶段社会与家庭的客观现实,也让女性不得不走出家庭,参与更多的社会竞争,为家庭贡献一份收入;此外,日益增长的女性单身率以及生育问题,都让女性倍感焦灼。

在这种背景下,“大女主戏”蔚然成风便很好解释了。无论是《楚乔传》或是《那年花开月正圆》,都契合了时下看剧主力军——女性群体的隐秘心理。“大女主”们独立、美丽、智慧、强大,还俨然一个天然的发光体,吸引着无数优秀男性的目光。这,几乎是现代女性的终极梦想!

《将军在上》的新意

此“大女主”非彼“大女主”

不过,万事最怕一拥而上。仅从今年来看,从年初的《孤芳不自赏》,到暑期档的《楚乔传》和《醉玲珑》,到前段时间的《那年花开月正圆》,再到10月25日刚在优酷上线的《将军在上》,“大女主戏”你方唱罢我登场,几乎占据了国产剧的“半壁江山”。

“大女主戏”几乎占据了国产剧的“半壁江山”

味道再好的菜,吃多了也会腻。何况,“大女主戏”动辄60+集,无非“傻白甜”逆袭为“女王”,男人们都爱她,女人们都恨她的故事。看多了难免审美疲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最新上线的《将军在上》算得上不走寻常路了。这部剧改编自人气作家橘花散里的小说《将军在上我在下》,讲述了北宋时期,铁面女将军叶昭和“废柴俏郡王”赵玉瑾的错位爱情故事。

《将军在上》海报

尽管该剧上线之后,评论两极分化严重,有人认为该剧色彩艳俗,“简直辣眼睛”,也有人认为该剧节奏缓慢,有注水嫌疑。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该剧上线仅一天,网播量就已超过一亿次。为什么这样一部艳俗搞怪的剧能得到这么多人追捧?或许,原因在审美以外。

“女将军”与女权的进阶

如果你想要主宰自己的命运,你就要承担这命运的重量

《将军在上》这部剧,最大的看点在于性别的错位。叶昭从小随父兄驻守边关、成天舞刀弄枪,16岁便领兵作战,战功赫赫,24岁即被朝廷封为“兵马大将军”。因此,叶昭无论是行为举止,还是思维方式都与“男性”无异。这其实生动印证了法国存在主义学者波伏娃在《第二性》中指出的:女性不是天生的,而是社会再造的。正如现代女性与传统女性,生理性别未变,思维和心理却天差地别。

尽管现今许多文艺作品打着女权的旗号,然而,于大多数中国女性而言,女权其实是一个是似而非的概念。如果我们细心观察就会发现,无论是《甄嬛传》、《芈月传》或是《楚乔传》,以及余热未散的《那年花开月正圆》,所谓的“大女主”,大都一面扛着“独立、平等、自强”的女性主义旗帜;一面又利用女性的性别优势,在竞争中谋求方便与利益。这样的“大女主”实在与女权背道而驰,更像是对男人的一种撒娇。

许多女人对女权存在误解,认为女权就是让女人生活得更幸福。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挪威是目前女权最为发达的国家。挪威法律规定了女性在政治与经济生活中拥有和男人一样的权利。早在2003年,挪威就产法就要求企业董事会保证40%成员是女性。

我曾读过一篇介绍挪威女性的文章。文章中,一位挪威女性感慨:“在意大利我几乎没有自己拎过箱子”,而在挪威,她从来都是自己照顾自己。一来,挪威男人已经没了照顾女人的习惯;二来,如果他们主动拎箱还有可能被视作歧视女性!“所以,在挪威当女人非常累”,她说。然而,在被问道愿意做挪威女人还是意大利女人时,她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挪威,“因为我想拥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而不是让别人选择啊!”

真相就是如此——如果你想要主宰自己的命运,你就要承担这命运的重量。正如,自己拎箱子也许很累,但你可以自己选择要去什么地方。

《将军在上》叶昭的人设走“刚猛”路线

回到《将军在上》,女主叶昭的人物设定,从一开始就走“刚猛”路线,不需要男人的“养成”,也不需要男人的“拯救”,属于真正意义上独立、平等,甚至优于男性的“女强”。如此极致的角色,其实暗合了中国女性对女权的重新认识,并开始追求真正的独立、平等与强大

“女将军”的家庭生活

应该是每位职场女性,对自我家庭角色的完美幻想

有意思的是,《将军在上》并不是一部讲述女将军攻城略地的史诗片,相反,女将军很快被指婚给了病弱的俏郡王,展开一段鸡飞狗跳、啼笑皆非的婚姻生活。

女儿身的叶昭照样迷倒万千少女,就连郡王爷的小妾也没能逃过

说飙戏就飙戏的小妾,让女将军与俏郡王的婚姻生活鸡飞狗跳

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家庭中各个家庭成员的地位。叶昭凯旋回朝,被封“兵马大将军”,手握戍京十万兵马,妥妥的实权派。因此,她在家中地位超然,尽管郡王不从、婆婆不愿,却都敢怒不敢言。“我是堂堂兵马大将军”“舞刀弄棒是我的工作”“谁说女子要三从四德”,叶昭说起这些话来毫无压力。如此设定,对于经常需要在工作与家庭中间走钢丝的职场女性来说,自然是“大快人心”!

叶昭在剧中自称“我一大老爷们儿”

难得的是,叶昭的态度虽强硬却并不跋扈,她只是坚持自己的原则,并希望得到尊重。此外,身为女将军,叶昭也并未有勇无谋。她一早看穿太后赐婚的内情,又对郡王颇为满意(主要是颜值),便将用兵之道活用在夫妻相处上,以退为进,欲擒故纵,并一次次帮郡王解困救急。由此,郡王对叶昭的看法和态度也逐渐有了转变。

自己的付出能够得到肯定,在家庭中得到充分的尊重,同时,还能有勇有谋地收服丈夫、搞定婆婆……这应该是每位职场女性,对自我家庭角色的完美幻想。

傲娇俏君王的成长

女性渴望共同成长并肩作战的理想伴侣

《将军在上》另外一个亮点在傲娇俏郡王身上。由小生盛一伦饰演的赵玉瑾风情万种、貌美如花,身为仁宗皇帝的亲侄子,从小体弱多病,被母亲赵太妃“贵养”长大,整日游手好闲、斗鸡走狗,被称作“废柴”郡王。赵玉瑾最开始以为叶昭是男性,所以当太后赐婚后,他内心是崩溃的,为了摆脱这段女强男弱的婚姻,他数度逃婚,绞尽脑汁要休妻。

“废柴”郡王赵玉瑾的出场很销魂

这样一位“傲娇萌怂易推倒”的郡王,与“杀人如麻、威风八面”的女将军,二者产生的戏剧冲突自不必多说。此处想探讨的是,这个与传统男性角色南辕北辙的人物设定,为何会受到女性观众的欢迎。

这是一位“傲娇萌怂易推倒”的郡王

窃以为,首先在叶昭与赵玉瑾的力量对比中,病若西子的赵玉瑾是绝对安全可控的。当然,这并不是说,现实中女性更喜欢体弱多病的男性。但是,温和善良,没有攻击性的男性显然更受现代女性青睐。

从之后的故事走向来看,赵玉瑾也并非真正纨绔,反而正直善良,颇有才华。北宋年间,边关屡遭侵犯,身怀六甲的叶昭临危受命,挺着肚子再赴沙场。几经磨练,游手好闲的赵玉瑾终于完成了自我成长,成为一个保护妻儿,捍卫祖国大好河山的真男儿!

游手好闲的赵玉瑾将会完成自我成长

实际上,在赵玉瑾身上承载了女性的诸多心理投射,既有母性的关爱,也有女性对理想伴侣的幻想。毕竟,无论看上去多么强悍的人,内心依然渴望爱情,渴望得到爱人的理解与支持。与此同时,赵玉瑾的成长过程也从侧面反映出,当下女性对男性的不满,迫切希望他们与自己共同成长、并肩作战。

责编|七号 排版|厂长 图编|燃姐

1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将军在上的更多剧评

推荐将军在上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