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非人」

AY
2017-10-29 17:06:03
1.AI之於複製人
「銀翼殺手2049」全片令人印象最深的畫面裡面,一定有男主角K站在橋上與Joi巨大的全息投影廣告相對的那一幕。
影片中的人工智能Joi作為K購買的「產品」,她的存在是只為了服務、取悅客戶,所以她對K的態度自然是百依百順的,畢竟她的名字就與joy「快樂」同音,這當然不是巧合。這樣的設定似乎是迷人但冰冷虛偽的,因為「她」雖然可以像個管家一樣細緻入微地照顧客戶的生活起居,可是她畢竟沒有實體,即便K為她購買了顯形裝置,但相比起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在本片的設定中,即便是複製人,他們的軀體也是和人類幾乎完全一樣的),她還是顯得太虛幻了,以至於雨中的擁抱雖然浪漫,卻也透著悲哀。
但是除了沒有實體,Joi其實已經非常接近一位完美的戀人了。她對一副軀體的渴望,她對K的感情,都讓人感到她已經是超越了一種「被設計」的存在。當她可以走上天台時,淋到雨水的那種喜悅,真的只是一種內置程序嗎?(當然,我們也可以猜測,這是Wallace公司對顯形裝置的一種促銷手段。)可是她對於可以擁有身體而與K真正陪伴的渴望實在是太強烈了,甚至可以和片中的妓女同步來完成一場性事,這已經不是一種設定出來的程序了。甚至是後來的為了不暴露K的行蹤而


...
显示全文
1.AI之於複製人
「銀翼殺手2049」全片令人印象最深的畫面裡面,一定有男主角K站在橋上與Joi巨大的全息投影廣告相對的那一幕。
影片中的人工智能Joi作為K購買的「產品」,她的存在是只為了服務、取悅客戶,所以她對K的態度自然是百依百順的,畢竟她的名字就與joy「快樂」同音,這當然不是巧合。這樣的設定似乎是迷人但冰冷虛偽的,因為「她」雖然可以像個管家一樣細緻入微地照顧客戶的生活起居,可是她畢竟沒有實體,即便K為她購買了顯形裝置,但相比起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在本片的設定中,即便是複製人,他們的軀體也是和人類幾乎完全一樣的),她還是顯得太虛幻了,以至於雨中的擁抱雖然浪漫,卻也透著悲哀。
但是除了沒有實體,Joi其實已經非常接近一位完美的戀人了。她對一副軀體的渴望,她對K的感情,都讓人感到她已經是超越了一種「被設計」的存在。當她可以走上天台時,淋到雨水的那種喜悅,真的只是一種內置程序嗎?(當然,我們也可以猜測,這是Wallace公司對顯形裝置的一種促銷手段。)可是她對於可以擁有身體而與K真正陪伴的渴望實在是太強烈了,甚至可以和片中的妓女同步來完成一場性事,這已經不是一種設定出來的程序了。甚至是後來的為了不暴露K的行蹤而甘願毀掉自己的數據置自身於危險之中,都表明她有了一定的自我意志,並不是按照人類給她設定的程序在行事。否則,她作為Wallace公司的產品,又怎麼會自毀數據而增加公司搜捕K的難度。而在她的顯形裝置被Wallace手下的Luv踩碎,也就是她徹底消失之前,她苦苦央求Luv不要這麼做,也說明了她並不希望自己被毀掉。
即便「願意為客戶做任何事情」是一種設定,但這裡面也包含了Joi自己的選擇,是她選擇了要以這樣的方式來保護K。
可是K,即便是K,也知道她和自己不一樣。面對突然來到自己家中的妓女,K沒有拒絕,Joi在一旁說「我知道你喜歡她」,他也沒有否認。
同為被人類製造出來的「產物」,可是AI所能夠擁有的還是比複製人要少。複製人會製造大混亂,會想要解放同類,會令人類害怕,但AI只是一種完全被控制的造物。K作為複製人,他對待Joi的態度,大概可以映射人類對於複製人的態度。
K愛Joi嗎?這個問題可能比Joi對K是不是真的產生了感情還要難以回答。他依照Joi的要求毀掉了她的數據,帶她逃離,是對她的感情,還是只是他自己害怕孤獨呢?這裡先把這個問題擱置吧。但是,當他倒在地上難以動彈的時候,還是想要從Luv的腳下奪回那隻投影棒,應該也是一種眷戀吧。

2.複製人之於人
 我們無需去考慮,以人類的技術是否可以「製造」出擁有自由意志的「複製人」,重點在於,這樣一種被製造的「生物」,和人類到底有什麼樣的差異?從較為哲學的角度來看,人類所以為人類,在於人擁有自由意志和自我的價值意義。而複製人,在人類看來只是奴役的對象而已,完全談不上這些。
前面提到K是否愛Joi,其實就關乎這個問題:複製人真的擁有人類的感情,擁有自由意志嗎?
K的上司Joshi說,人類與複製人不一樣,這是世界的秩序得以保持的基石。而複製人起義集團的首領Freysa說,加入我們,我們一起來解放我們的同類,這是我們能做的最有人性的事情。Deckard和Rachael之女Ana,一個記憶製造師,她說,我們為那些複製人製造記憶,這樣他們就擁有了過去,擁有了那些快樂美好的回憶,這是我們對於這些被奴役的人們唯一的善意。
雖然,真正擁有「過去」與「記憶」的複製人就只有Ana一個而已,而其他複製人的記憶都不過是被植入的,可是這並不妨礙複製人們的覺醒。從第六代開始,複製人們就已經試圖逃離人類的控制,尋求不被奴役的「人生」。如Freysa所說,我們都希望自己是那個降生的孩子。K一度以為自己就是那個孩子,這打破了他一直以來的自我懷疑——雖然看起來他一直過得很平靜、聽從人類的指令,追殺自己的同類。正是因為k一直的自我懷疑,所以他才對Joi的示愛一直保持不溫不火的態度。直到他意識到自己的特別,開始相信自己是有靈魂之後,他才想要去守護住Joi,試圖從Luv腳下拿回那根投影棒。
影片開頭被殺掉的Sapper對k說,你從未見過奇跡。「奇跡」一詞仿佛有魔力一般讓人回憶起上一部「銀翼殺手」中的Roy在死前所說的那段話。回到這部片子,Sapper所說的奇跡,大概就包括,他曾經親眼看到過複製人繁衍後代吧。複製人可以繁衍後代,對複製人而言是巨大的鼓舞與精神力量,對人類而言則是巨大的威脅,因為這意味著他們可以決定自己作為一個族群的命運。
但事實上,複製人能不能夠自主地決定自己的生死,能不能夠繁衍後代,真的有那麼重要嗎?即便無法生育,在我看來複製人也已經和人類沒有區別了——至少對於那一部分已經決定要為同類的解放而鬥爭的人而言,是這樣的。因為,他們已經決定了自己的命運。
在浩瀚的宇宙之中,作為人類我們又怎麼可以妄稱我們已經完全掌握了自己的生命?我們依然無法決定自己的生死,但是這並不妨礙我們仍然試圖將自己短暫的一生活好,努力去思考與尋找生命的意義所在。而所謂的「人性」其實也在這樣的嘗試之中得以實現。
短片「銀翼殺手2048」中,Sapper多年來一直隱藏得很好,沒有被警察發現,但是當他看到自己的好朋友(一對母女)在集市中被人欺辱時,還是出手救下了她們,這直接導致了他的暴露。這是他的選擇,比人類更像人類的舉動。

3.人之於人
在短片「銀翼殺手2022」里出現過一個詞,human supremacy,亦即「人類至上主義」。Wallace說,人類不願意奴役自己的同類,所以製造出了複製人,來進行勞役。片中K被人叫做skinner就是這種人類至上主義的體現。
在觀看這部片子的時候,我一度以為,這個世界上之剩下人與非人的分野了,人類雖然生活在光怪陸離又灰蒙蒙的世界之中,但是人類還是「活著」的。直到看到被垃圾場包圍的孤兒院裡,孩子們擠在一起工作時,我才意識到,人類社會還是那個不平等人類社會,一點都沒有變。(因為人類之生產製造成年複製人用於工作,所以這些孩子們應該並不是複製人,而是人類)你以為不平等之存在於人和複製人之間,你以為Wallace說的是真的,但其實人類從未停止對人類的奴役,弱肉強食的法則大概要伴隨著人類直到滅亡。
而片中的Luv雖然只是個複製人,卻可以殺死是人類的Joshi,還可以一句話就炸死一大群在垃圾場勞作的複製人,這些都只是因為倚仗著Wallace的地位,也說明,不論是在哪一個社會之中,有權勢的人依然可以肆意妄為草菅人命。
所謂的人類至上主義,不過是曾經的white supremacy的延續,可是人類自己內部,都還沒有實現真正的平等。其實也是,一個真正平等的社會之中的人,真的會這樣去對待那些已經擁有了自我意志的複製人嗎?

    影片的最後,K一個人躺在積雪的台階上,經歷了劇變的他看起來是個悲情的角色,因為他只是為了掩護Ana而存在的。可是我又覺得他不是悲情的,大概像Roy所說的,他已經見過了人類不曾見過的美,雖然「所有最好的回憶都是屬於她的」,但已經見證了這一切的他,應該也更加明白自己究竟是怎樣的存在了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