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当做演员演戏来看

只是写写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演员的诞生》,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概念。什么是演员?演员是如何诞生的?如果把这个概念当做命题来解,那答案应该是很复杂、很冗长的。这肯定不是一档娱乐节目和参加节目的人想要的效果。那么简单来说,这档节目就是一块试金石,能不能称之为演员,演两下让观众来评价一下就是了。观众都不傻,他们从来不会错过一个好演员,他们也不会惯着一个自诩会演戏的骗子。

每个人都会演戏,可是并非人人都是演员。演员演戏时,做旁观者的乐趣更轻松。

郑爽和任嘉伦真的是很没有感觉的一组。郑爽演谁都是在演自己。这和个人风格没有任何关系,风格是复杂的、厚重的、有层次和体系的,郑爽的表现显然和风格无关。郑爽更像是在做戏,而不是演戏,从她进入剧本阅读室开始,她的表现就让人感觉别扭。感觉她在准备剧本时的表现就已经是在诠释一个角色了——一个性格内向、不善交际、青涩含蓄的,对表演有热情和追求,但是自我怀疑的年轻女新人。在舞台表演中,她尽力完成着任务;在即兴表演中她略有疏失、露出稚嫩的一面;胜过对手后,参与和大腕的对手戏,最好陪衬,让大腕淋漓绽放;输给大腕,任务完成。角色扮演结束。

就算是戏,这也是一个处理的十分失败的角...

显示全文

《演员的诞生》,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概念。什么是演员?演员是如何诞生的?如果把这个概念当做命题来解,那答案应该是很复杂、很冗长的。这肯定不是一档娱乐节目和参加节目的人想要的效果。那么简单来说,这档节目就是一块试金石,能不能称之为演员,演两下让观众来评价一下就是了。观众都不傻,他们从来不会错过一个好演员,他们也不会惯着一个自诩会演戏的骗子。

每个人都会演戏,可是并非人人都是演员。演员演戏时,做旁观者的乐趣更轻松。

郑爽和任嘉伦真的是很没有感觉的一组。郑爽演谁都是在演自己。这和个人风格没有任何关系,风格是复杂的、厚重的、有层次和体系的,郑爽的表现显然和风格无关。郑爽更像是在做戏,而不是演戏,从她进入剧本阅读室开始,她的表现就让人感觉别扭。感觉她在准备剧本时的表现就已经是在诠释一个角色了——一个性格内向、不善交际、青涩含蓄的,对表演有热情和追求,但是自我怀疑的年轻女新人。在舞台表演中,她尽力完成着任务;在即兴表演中她略有疏失、露出稚嫩的一面;胜过对手后,参与和大腕的对手戏,最好陪衬,让大腕淋漓绽放;输给大腕,任务完成。角色扮演结束。

就算是戏,这也是一个处理的十分失败的角色。

16岁读电影学院,出道许多年,电视剧电影都演过,可是在塑造这个角色时,郑爽演出来的还是郑爽。

时间都去哪儿了?

娱乐圈不是一个比赛青春常驻的圈子。

娱乐圈是一个靠变态成长进行厮杀的战场。

虽然任嘉伦的表现同样肤浅苍白,但是在舞台表演和即兴表演中,他的表现就有了不同,他的即兴表演很真实、很大胆。毕竟前一段戏的背景和故事相对而言离他很远,但是即兴时的设定离他很近,他更容易把控。任嘉伦输的不难看,至少比郑爽赢的漂亮。

黄璐和刘芸,只能说是一种实力碾压式的对决。在角色设置上,刘芸的角色无疑是加分的,可是她的处理太程式化了,所以就算是打动观众,也是因为角色本身的遭遇和经历发挥了作用,与表演者的演绎无关。

倒是黄璐,剧本研读室的一瞥,只觉得这个女子不够漂亮。到了舞台上,基本认不出了。但是她的表演是实在的,胳膊悬在身体两侧、连带手指轻微抖动、一个农村妇女在陌生的大城市怀着莫名背负的愧疚感无能为力的形象大抵就是这样了。

黄璐的表现比当年的赵薇要好。

就像现在的郑爽比19岁的章子怡要好一样。

后一句是章子怡场面上的客套,前一句是本人作为观众真心的认可。

翟天临和余少群是一对用力过猛的组合。余少群的阴险公公是挑战,翟天临的韩大人更是挑战。在处理上,两个人都是下了功夫的,可是翟天临的功夫下大了,他要表现的层次太多,娱乐节目不是电视剧,没有了镜头的剪辑,韩大人的面目只剩了川剧变脸般的狰狞。

这种表演模式有一个先天的漏洞,角色的设定会影响表演者的发挥,这个漏洞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结果的走向和比赛的公平。

之后的挑战环节更是将这个漏洞持续放大,大腕的独角戏演下来,挑战者基本已经沦为龙套。

如果考虑公平,倒不如玩大点儿,性别相同的对战者,同一场戏演两次,加入一次角色互换,水平高低就有更可靠的比较了。

可惜,并非每一个演员都能经得起这样的考验。

第一期的六个人,如果一起排名的话,前三名应该是黄璐、余少群和翟天临。

接下来还会有谁呢?

拭目以待吧!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演员的诞生的更多剧评

推荐演员的诞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