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布达佩斯大饭店》---讲故事的人去哪儿了

Hiccup_l
复古的色调,湍急的镜头运动,诙谐的节奏,行云流水的故事,华丽的演员阵容。整体看来这部电影不仅仅是部电影更像是一件艺术品一场停不下来的华丽舞会,将韦斯·安德森独特的美学风格和怀旧致敬主题完美融合在了一起。
    说起致敬,所有看过电影的观众都应该知道,《布达佩斯大饭店》的灵感来自于奥地利作家茨威格。1942年法西斯肆虐欧洲,身为犹太人的茨威格因欧洲的沦陷而离开,而又因旧世界的消失和人类文明的毁灭而绝望最终在异乡自杀。但如果想要真的看懂《布达佩斯大饭店》还需要知道一个人,那就是瓦尔特.本雅明。和茨威格一样,同为犹太人,同在二战期间遭受德军的迫害,甚至连最后为消失和毁灭的传统文明而绝望自杀也如出一辙的本雅明。
     瓦尔特本雅明,被看做是德国20世纪前半期最为重要的文学批评家,“欧洲最后一位文人”。从小深受犹太教的熏染,青年时期受到新康德主义影响,后来又受到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他一生涉猎多个学术研究领域,并留下了丰富多样的学术遗产。如《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讲故事的人—尼古拉列斯科夫作品随想录》等等。他的好多作品都在哀叹传统灵韵的消逝。《讲故事的人...
显示全文
复古的色调,湍急的镜头运动,诙谐的节奏,行云流水的故事,华丽的演员阵容。整体看来这部电影不仅仅是部电影更像是一件艺术品一场停不下来的华丽舞会,将韦斯·安德森独特的美学风格和怀旧致敬主题完美融合在了一起。
    说起致敬,所有看过电影的观众都应该知道,《布达佩斯大饭店》的灵感来自于奥地利作家茨威格。1942年法西斯肆虐欧洲,身为犹太人的茨威格因欧洲的沦陷而离开,而又因旧世界的消失和人类文明的毁灭而绝望最终在异乡自杀。但如果想要真的看懂《布达佩斯大饭店》还需要知道一个人,那就是瓦尔特.本雅明。和茨威格一样,同为犹太人,同在二战期间遭受德军的迫害,甚至连最后为消失和毁灭的传统文明而绝望自杀也如出一辙的本雅明。
     瓦尔特本雅明,被看做是德国20世纪前半期最为重要的文学批评家,“欧洲最后一位文人”。从小深受犹太教的熏染,青年时期受到新康德主义影响,后来又受到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他一生涉猎多个学术研究领域,并留下了丰富多样的学术遗产。如《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讲故事的人—尼古拉列斯科夫作品随想录》等等。他的好多作品都在哀叹传统灵韵的消逝。《讲故事的人—尼古拉列斯科夫作品随想录》更是从讲故事的技巧上来叹息传统方式的消失,而《布达佩斯大饭店》正是向本雅明的这种思想致敬。
单从这部电影故事的内容来说似乎并不是多么吸引人,但韦斯·安德森却将这个逃亡的小故事放在大格局进行讲述,并配之以套娃结构,四层故事层层剥开,巧妙地重现了昨日世界。从影片开头字幕便提醒观众将屏幕调到16:9,开始不理解,观后恍然大悟导演大概是通过屏幕尺寸让观影效果更贴切于当时的年代;同时似乎也在提醒我们作为观影者的身份,我们与故事,一个在屏幕前一个在屏幕后。然后韦斯安德森以一个清新文艺的女孩作为影片的开头,她拿着一本书走进墓园,走到作者的雕像前,打开书。这里韦斯安德森似乎在提醒我们,影片在这里是以读者和作者的关系视角进行叙说。读者在读作者所写的故事这是影片套娃结构的第一层,是开头也是结尾。然后影片通过书的特写转到了作家的画面,他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是作家的自述,与上一层结构相比作家不再是写别人的故事而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这是影片的第二层结构。随后画面就转到了布达佩斯大饭店,作家和zero相遇,面对面的进行交流,zero亲自向作家讲述自己的故。这是影片的第三层结构,在这层结构里作家是听故事的人,zero是讲故事的人。那么讲的故事呢,就影片的第四层结构,zero和古斯塔夫或者更确切的说是古斯塔夫的逃亡故事。影片就在这样的一个套娃结构中依次展开层层叙事,逐渐展现在观众面前。
在本雅明《讲故事的人》中,他提到:“讲故事的人无论如何是踪影难觅了。”来叹息传统讲故事的技巧的消亡。那么什么是传统方式的讲故事呢?在本雅明看来,传统讲故事的人就是通过口头经验,人与人之间口口相传讲的讲故事方式。在那时人与人面对面交流,讲故事的人讲着自己的故事也或者讲述着自己听来的别人的故事。即使是听来的故事,也潜移默化的沉浸在了讲故事的人的生活中,随着对故事的记忆与复述,于是在讲别人的故事时也出现了讲故事人本身的生活痕迹。而如今讲故事的人却已日薄西山。原因在何处?根据本雅明的观点,认为让讲故事的人逐渐消失的根本原因在于现代工业技术的发展。传播技术的发展使小说得以印刷得及传播得以繁荣,小说使人们口口相传的经验逐渐丧失,这种口口相传的经验是复述故事甚至是史诗得以流传的基础;小说使读故事的人相比听故事的人变得孤独,而且小说不仅使读者孤独,就连作家写作时也是孤独的,与世隔绝的。讲故事的人讲给听故事的人,听故事的人为了能将故事继续讲给别人而仔细的听故事,并在听故事的过程中与讲故事的人互动提出自己对故事的建议,这里本雅明称之为“忠告”。可惜小说中已找不到这种“忠告”。当然工业技术的发展带来的不仅仅是小说的繁荣还有新闻的兴起,新闻更是使人们对故事失去了兴趣,他将人们引入一个快节奏的信息传递平台。正如本雅明所说“如今没有一件有利讲故事艺术的存在,几乎每一件都有利信息的发展。”新闻将信息进行一系列心理分析强加给观众,这是复述故事所没有的,也是新闻短暂价值的原因。记得杨澜曾说过一句话,“媒体所提供的见也许只是一种见解,所以的见解只是一种偏见而已”。而古老的讲故事的方法却不加任何个人色彩的只是自然的复述故事,这样的方式使得故事得以长存与快餐式的新闻就大行径庭。在本雅明眼里把讲故事技巧的消失看做是一种手艺,一种与工业技术的形同陌路的手艺的消失。或许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上工业变革是一次伟大的进程而在本雅明和茨威格的眼里却是是一个时代的灭亡,是人类最后的文明的消失。
在韦斯安德森的《布达佩斯大饭店》中,作家可以坐在zero对面听他亲身经历的故事;而影片开头的女孩却只能坐在作家的墓前孤独的读着作家的小说,导演把女孩安排在墓前其实就做了很明显的暗示,女孩想要寻找与作家的共鸣和作家一起经历故事,可现实两人生死两隔的现实却不禁让我们哀叹。而到了我们,与故事之间就不只是观众与荧屏之间的距离了,这就是现代工业发展带来的与传统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带来的是发展却又是悲哀。《布达佩斯大饭店》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并不复杂的小故事,流露出的却是对旧世界的缅怀。
其实无论是看小说,还是看电影,都是在看一个故事。对故事,如今的焦点似乎一直在意的是故事的情节、内容、题材,却从很少考虑过讲故事的方法,不说影片的深意内涵,单从讲故事的方法来看导演也是相当用心的。对于叙事结构,平常的一部电影也大都习惯了平铺直叙的叙事,也就使我们对结构麻木了。这部电影不仅仅是用了套娃结构增加电影结构本身的多样性,而更是通过这种极具中、东欧洲风格的结构向那个时代的茨威格、本雅明致敬。一个饭店,时光流逝,新旧变更,物是人非。复古的色调配乐、穆斯林风格的浴室让人不禁怀念旧欧洲的文化风韵,怀念慢节奏时的一个故事。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布达佩斯大饭店的更多影评

推荐布达佩斯大饭店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