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

僧伽蓝摩
2017-10-29 09:30:58
读书时候感情大多纯粹,有时候你嘴上说着等一个人刚等了一会,实际上已经等了几个小时,就像大学时期父母亲在接你放学时在路口已经等了你很久,你问他们冷不冷时他们总会说很暖和一点都不冷。
        少年时心甘情愿为了吃上一口甜甜的毛毛根或者找到一株哑玉米杆而寻遍周围的村落土地,甚至会为了找到一个吹的好听的麦秸秆而不顾烈日当头不停寻觅。少年时期其实是很容易失落但又很少失落的,因为在当时的我们看来,那些我们一心想要得到的东西总会得到或者总会以另一种形式而得到,当你某天知道你想要得到的东西无法找到替代品时,你就开始学会长大。
        就像中学时期学校的女孩子,可能在小学时找不到一个女孩子玩还会去找另一个女孩子玩,无它,因为小学是最容易忘记的歌,你不知道它的歌词。而等到了初中或者高中,当你意识到某个异性在你心中的位置无可替代时,你才会发现,原来你曾经假想的挫折在你在意的异性面前变得分文不值,因为你懂得了衡量价值,虽然,这些价值在过了数年后又会成为另一种价值评判体系。
        印象


...
显示全文
读书时候感情大多纯粹,有时候你嘴上说着等一个人刚等了一会,实际上已经等了几个小时,就像大学时期父母亲在接你放学时在路口已经等了你很久,你问他们冷不冷时他们总会说很暖和一点都不冷。
        少年时心甘情愿为了吃上一口甜甜的毛毛根或者找到一株哑玉米杆而寻遍周围的村落土地,甚至会为了找到一个吹的好听的麦秸秆而不顾烈日当头不停寻觅。少年时期其实是很容易失落但又很少失落的,因为在当时的我们看来,那些我们一心想要得到的东西总会得到或者总会以另一种形式而得到,当你某天知道你想要得到的东西无法找到替代品时,你就开始学会长大。
        就像中学时期学校的女孩子,可能在小学时找不到一个女孩子玩还会去找另一个女孩子玩,无它,因为小学是最容易忘记的歌,你不知道它的歌词。而等到了初中或者高中,当你意识到某个异性在你心中的位置无可替代时,你才会发现,原来你曾经假想的挫折在你在意的异性面前变得分文不值,因为你懂得了衡量价值,虽然,这些价值在过了数年后又会成为另一种价值评判体系。
        印象中周围认识的很多人,基本都有初恋过,虽然最终他们没有和当初的初恋走在一起,但无可否认的是,在一起聊天提到某个人时,言谈中不经意的小动作还是会出卖自己,那里是一个不轻易会被触碰到的角落,因为偶尔,所以才显得不经意。
        “你已经忘了她吗?”
        “早就忘了。”
        “我还没说是谁呢?”
        一如《此间的少年》电影所演绎的那样,等到最后,所有的故事都会有一个结局,然后就再也没有可以添加的内容。
        什么是感怀?少年时你可以只为了一位你在意的人冒着数九寒天徒步数十公里等待数个小时后见他/她一面,不论早晚;如今,哪怕是提前有数个朋友相邀,你都要掂量一下此行是否值得,路上是否会堵车占用个10分钟,你去了要聊什么,去不去又有什么分别,去了回来晚的话还能不能把自己心爱的电影/电视剧看完。这就是感怀。
        不能说的其实不是下雨天,而是那个与你一起躲雨的傍晚。
                                                                                                                        丁酉年九月初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不能说的秘密的更多影评

推荐不能说的秘密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