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K暖哭

兔子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被问及是否喜欢自己的工作时,K沉默了。我想他是不爱的。

在追杀老一批复制人时,他是没有喜欢杀戮和放纵自己的情绪在的,很克制而遗憾,尽量利落迅速地完成任务,会有些抱歉的说他也无意于此,然而很遗憾要由他来完成。

得知自己就是那个复制人的孩子,K很悲伤。伴着悲怆的背景乐,我也随着他撕裂了。他没有要推翻世界的欲望,无意于掀起纷争。他更希望自己不是那个孩子,而只是个普通的复制人。

他去核实,确认这不是植入的记忆,他更难过了。

他会考虑自己的lover的想法,尽管她只是没有实体的机器人。她提出由另一个实体和他亲密,他开始是不愿的。她讲说想要K能有真实的感受,K才默许。当她提出要把自己寄托在有形且脆弱的存在中随他逃跑,他也是不愿的,但依然尊重了她。

K去找上一任银翼杀手核实,为了取得信任,他赤着手忍下老人的拳头。

终于他知道了自己并不是那个复制人自然出生的孩子,他释然了,也平静了。K没有听从起义者的命令,他去救下了那老人,带着重伤,送他去见他真正的女儿。

最终K躺在了雪地中,他走了,很平静的。

这个世界并不美好,好像没有人是快乐的。人类快乐么,华莱士和K的上司都过得...

显示全文

被问及是否喜欢自己的工作时,K沉默了。我想他是不爱的。

在追杀老一批复制人时,他是没有喜欢杀戮和放纵自己的情绪在的,很克制而遗憾,尽量利落迅速地完成任务,会有些抱歉的说他也无意于此,然而很遗憾要由他来完成。

得知自己就是那个复制人的孩子,K很悲伤。伴着悲怆的背景乐,我也随着他撕裂了。他没有要推翻世界的欲望,无意于掀起纷争。他更希望自己不是那个孩子,而只是个普通的复制人。

他去核实,确认这不是植入的记忆,他更难过了。

他会考虑自己的lover的想法,尽管她只是没有实体的机器人。她提出由另一个实体和他亲密,他开始是不愿的。她讲说想要K能有真实的感受,K才默许。当她提出要把自己寄托在有形且脆弱的存在中随他逃跑,他也是不愿的,但依然尊重了她。

K去找上一任银翼杀手核实,为了取得信任,他赤着手忍下老人的拳头。

终于他知道了自己并不是那个复制人自然出生的孩子,他释然了,也平静了。K没有听从起义者的命令,他去救下了那老人,带着重伤,送他去见他真正的女儿。

最终K躺在了雪地中,他走了,很平静的。

这个世界并不美好,好像没有人是快乐的。人类快乐么,华莱士和K的上司都过得压抑。复制人做着人类不喜欢的工作,他们若有情感,也多半是不快乐的,就如K。

这世界存在着压迫与被压迫,奴役与被奴役。这阶级存在,这抗争和混乱的隐患便存在,那根紧绷的弦便始终在,人们总是紧张,少有快乐。

想起K,他会细腻地伸出手去感受雪花,不知道在对自己的认知不同时,这触感是否有不同。他可以有其他选择,但他更多时候选择了善良和成全。他是这世界中最有人性的那个,也真是在这个灰色调的世界里暖到了我。像他的lover说的那样,这代号配不上他,他该有个名字,“Joe”。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