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悖论

橙色
“我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似乎所有科幻电影里的高智能新物种,都避免不了这饱含人生哲理的“保安三问”。
人类总是希望能够制造出高智能的新物种来为己所用,又总是担心这些新物种的智能高到影响自己的统治地位;而任何新物种一旦拥有足够高的智能,甚至思想和感情,就不会再满足于被人压迫和奴役。
——这也是科幻电影不变的主题:西方式“自由与平等”的信念,一直在拷问着科技的良知。

被称为年度最强科幻电影的“银翼杀手2049”,就像是成熟版的“AI”,同时可以找到“人猿星球”,“我,机器人”,“攻壳特工队”等同类科幻片的影子,很难跳出之前的轨道。
所以,曾经看过三次三个多小时“AI”,每一次都不觉得长,甚至还可以看第四遍。但就算“银翼杀手”的故事够曲折、演员够精彩、摄影够壮观、音乐够震撼,看一遍很值,也不准备看第二遍。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看过两次“星际穿越”之后,汉斯季默的配乐一听就可以辨认出来,加上两次“敦刻尔克”的熏陶,再到“银翼杀手”,那富有张力的魔性旋律简直在耳边挥之不去。

不过真心困惑:这些科幻影片的高智能新物种都那么渴望生而为人,当人就真的那么好?
作...
显示全文
“我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似乎所有科幻电影里的高智能新物种,都避免不了这饱含人生哲理的“保安三问”。
人类总是希望能够制造出高智能的新物种来为己所用,又总是担心这些新物种的智能高到影响自己的统治地位;而任何新物种一旦拥有足够高的智能,甚至思想和感情,就不会再满足于被人压迫和奴役。
——这也是科幻电影不变的主题:西方式“自由与平等”的信念,一直在拷问着科技的良知。

被称为年度最强科幻电影的“银翼杀手2049”,就像是成熟版的“AI”,同时可以找到“人猿星球”,“我,机器人”,“攻壳特工队”等同类科幻片的影子,很难跳出之前的轨道。
所以,曾经看过三次三个多小时“AI”,每一次都不觉得长,甚至还可以看第四遍。但就算“银翼杀手”的故事够曲折、演员够精彩、摄影够壮观、音乐够震撼,看一遍很值,也不准备看第二遍。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看过两次“星际穿越”之后,汉斯季默的配乐一听就可以辨认出来,加上两次“敦刻尔克”的熏陶,再到“银翼杀手”,那富有张力的魔性旋律简直在耳边挥之不去。

不过真心困惑:这些科幻影片的高智能新物种都那么渴望生而为人,当人就真的那么好?
作为被统治阶层的“它们”总是不甘人下,也想“翻身农奴做主人”,这也许是人类统治阶层的永恒焦虑——没当皇帝的都知道当皇帝爽,当了皇帝的都怕被推翻。
即使拥有思想感情也被认为没有“灵魂”的“它们”,似乎也总在追求“生命的意义”,能够具有真实的自我、感知真实的世界成为真正的人;而真正的人在创造出“它们”之后,俨然以造物主自居,在追求成为耶稣一样头顶光环、摆脱生老病死和情感困扰的神。
写到这里,我笑了。得去洗洗睡了,梦里,我想成为超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长生不老永生不死,没有焦虑没有烦恼没有痛苦......没有感情,似乎也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