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与肉体,意识与载体(愿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的梦想又破灭了)

杯具的诞生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只是趁热打铁记下感想,涉及1982版电影和三部短片,以及异形:契约,普罗米修斯。有剧透。

Joi——华莱士公司的全息女友,谐音Joy。我开始一直以为是华莱士公司的奸细来着,他们不能远程控制她么……然后开始那段特别像Star Trek VOY里的Doctor…——开始只能待在医务室,后来可以把发射器装身上随便走。当然2049里的Joi只能看不能摸……

里面有四种女性:女变态、女Alpha、帅T、男性视角的女性(玩物与完美幻想,高塔里的公主)。

我还期待了一下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来着……怀疑真是双胞胎的可能性,只是一个更接近仿生人,一个更接近人,于是仿生人的那个就化作春泥更护花了……(仿生人: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我以为最后会有雪枭(海德薇:咕?)

银翼系列里的仿生人和异形里的很不一样,就是他们最多算作生理强化人,如果X光片拍拍是看不出的,他们体内没有机械(当然,强化人理论上骨骼肌肉密度应该不一样,所以DNA也应该不一样,抽血可以查出)。在眼珠子上刻序列号这种,如果不在骨头上也刻的话,照这个设定无法靠DNA检测识别仿生人的“真理”,像8系独眼女首领一样摘了眼球岂不是无法判别了?所以说它硬科幻,其实并不那么...
显示全文
只是趁热打铁记下感想,涉及1982版电影和三部短片,以及异形:契约,普罗米修斯。有剧透。

Joi——华莱士公司的全息女友,谐音Joy。我开始一直以为是华莱士公司的奸细来着,他们不能远程控制她么……然后开始那段特别像Star Trek VOY里的Doctor…——开始只能待在医务室,后来可以把发射器装身上随便走。当然2049里的Joi只能看不能摸……

里面有四种女性:女变态、女Alpha、帅T、男性视角的女性(玩物与完美幻想,高塔里的公主)。

我还期待了一下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来着……怀疑真是双胞胎的可能性,只是一个更接近仿生人,一个更接近人,于是仿生人的那个就化作春泥更护花了……(仿生人: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我以为最后会有雪枭(海德薇:咕?)

银翼系列里的仿生人和异形里的很不一样,就是他们最多算作生理强化人,如果X光片拍拍是看不出的,他们体内没有机械(当然,强化人理论上骨骼肌肉密度应该不一样,所以DNA也应该不一样,抽血可以查出)。在眼珠子上刻序列号这种,如果不在骨头上也刻的话,照这个设定无法靠DNA检测识别仿生人的“真理”,像8系独眼女首领一样摘了眼球岂不是无法判别了?所以说它硬科幻,其实并不那么硬。

安娜(亲生女儿)的身份被推断出也有点牵强,不是说她身份牵强,而是问题在于她是在所有经手的仿生人体内都注入了这段记忆么?独眼女首领又是如何找到他们的呢?她的那句“我们都希望自己是她”也比较奇怪,女首领可是比安娜年龄大很多的,见证了安娜诞生的仿生人,她是不会有那段记忆的。看了一篇同人,思路不错,但依旧没有解答这个问题——大意是安娜负责9系银翼仿生人K系列的记忆开发,然而所有的K在杀了一两个同类以后再测试就无法达到标准线了不得不强制退役,所以安娜在他们的记忆力埋了这个属于自己的真是记忆,他们便稳定下来。

K无法通过测试和1982版是有个对应的,第一部里泰瑞尔说只要瑞秋这个级别的仿生人不怀疑自己的身份,他们就无法被移情测试检查出来。这一部里K则是反过来,他怀疑自己实际是个人类(至少不是仿生人),他的测试就开始出错了。

脏弹(核弹)有那么脏吗?戴卡德可是在那里隐居许久了。另外,我们依旧不知道戴卡德是不是仿生人。就我们看到的,瑞秋因为难产死于2019年,她在第一部里也并没表现出6系仿生人那种强悍的身体素质,所以戴卡德是不是和瑞秋一个系列的仿生人呢?这一部又在扔烟雾弹,华莱士和上一部里的泰瑞尔等人一样再一次往他脑袋里灌迷魂汤。之前看过一篇同人也巧妙地探讨了这一问题,里面假设第一部的罗伊的灵魂随着鸽子飞走了,并没有消逝,他4年的身体到期了,但他的记忆换了个身体,继续存在。而戴卡德也是类似,他的身体是再造的,他的初始身份的确是银翼杀手,只是某次任务他的身体死了,记忆则被存储到另一具身体里。两人的身体都不是原装,而记忆都属于一个经历了一切的灵魂,只不过一个用四年不到的时间见证了宇宙的奇迹,一个灵魂在污浊的地球跌打滚爬了三十余年。(好吧,我知道这段走题了,戴卡德真的不是这一部的主体人物,真的很客体)

2049里华莱士公司的乐芙(Luv,谐音Love)所追求的(或者是她瞎眼的老板所追求的)是凌驾于人类之上,而破解这个难题就需要子宫的孕育。这个概念跟其他科幻片都不一样,好像定义一个种族的终极在于性繁殖。我怀疑乐芙也有他人的记忆,而那个他人就是他的老板华莱士。她的冷血、高傲、虐待狂性格简直是她老板的翻版。她的老板被困在一个残缺的肉体里,但掌控者她的一切——我们看到她害怕“老板的悬浮眼”对自己的审视,生怕下一个被处决的就是她自己(和第一部一样,我们看到了仿生人对死亡的恐惧)。个人觉得她的两次流泪原因是不一样的,但都出于情绪波动——杀死K的上司是她虐待狂本性的释放,而看着华莱士杀死次品时流泪则是恐惧。另外有一点,乐芙是我们在这个系列里看到的对自己仿生人身份最为骄傲的一个,不是出于苦难磨砺的骄傲,而是纯粹的骄傲。证据就是她精准的步伐,精致的妆容,在K面前打开仓库大门时毫不在意地彰显力量等,后来她的一些话更是证实了这一点。在K调侃她“你有名字哎,你老板肯定很重视你”的时候她相当不快,因为K把她当做一个次等的仿生人,而她早就觉得自己比普通人类和其他仿生人高人一等了——我怀疑她唯一恐惧的就只有她老板。

提到乐芙,就要提到2049里让人细思恐极的“殊途同归”性。华莱士公司在追求的是仿生人的生育权,其实是一种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态。双目残疾得依靠工具视物的华莱士追求的是造物。和第一部泰瑞尔的追求是仿生相比(泰瑞尔的追求总有一种温暖的艺术性,他给瑞秋注入的是自己侄女的记忆,尽管他后来下令追杀瑞秋,但我觉得与华莱士相比,他是相当感性的),已经变得更为高傲了。他制造的不是一个产品,而是一个种族,可是他对待他的造物(尤其是残次品)就像对待一个无生命物体一样(一刀捅死新生产品)。之前说乐芙和华莱士都有虐待狂性格可能并不准确,华莱士并不从杀死仿生人,命令他人杀人里得到快感,他超脱了这种低级趣味,但是乐芙没有。再看看独眼女首领那一系列会自然老去的8系仿生人,他们的追求是自下而上的起义,初级目标无疑是反抗人类暴政(…),但如果他们达到目的,谁晓得接下来会是什么呢?我不觉得两者会和平共处,力量不对等的双方从来没有办法真正的平起平坐,总有一方处于弱势。所以其实正反双方达到的结局是一样的,即便人类和仿生人在人性上没有差别(很多人说1982版体现出仿生人更有韧性,我觉得仅仅是因为环境不同,如果2049里的仿生人自下而上的起义成功,仿生人又可以正常生育了,那他们在人性上与人类并没有差别),力量和思维速度是不一样的,终极依旧是仿生人统治/怜悯/奴役人类。

银翼系列(既然它极有可能和异形系列同属一个世界)优秀在于它其实并没有泛泛而谈,一直把握的是人性的命脉,关于灵魂与肉体,或者说意识与载体。它从各个角度谈的都是这个问题。尽管它涉及了种族对立、亲情爱情、文明扩张等问题,但它们并没有喧宾夺主,吸引观众的依旧是人性这一核心——当然,用人性这个词来形容或许是人类的傲慢了。

乱七八糟的感想,明天大概就全忘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