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努力了十八年,才有资格跟你谈银翼杀手

墙头麦兜
2002年的一个晚上,路过实习医院旁边的旧书摊,买了一本《微暗的火》——当时我不知道,这已经是自己为看懂《银翼杀手2049》努力的第四年了。昨晚在上影影城的椅子里,看着警官K在头皮屑般的飞雪里阐释废土美学,仿佛有另一个我坐在旁边的位子上,悄声说:你这十八年的努力是值得的;你含化了影片里的各个细节,成功体味到了足够高级的伤感——这高级不是源自猫王的歌声,也不是源自图灵测试的逻辑线,而是从领会老戴克的那一句开场白开始的:你现在身上会不会恰好带着块干酪?
    这句话来自《金银岛》,被放荒滩的倒霉水手本·葛恩与世隔绝三年整,第一次遇见一个绅士,央告施舍一块干酪。我在中学时读到荣如德的译本,这也是我理解《银翼杀手2049》的起点:一个被放荒滩的戴克/本·葛恩,想要从K警官手里要一块干酪。这里潜藏着戴克的逻辑:一个仿生人应该不会对海盗小说的鼻祖感兴趣的;然而偏偏K警官读过这本书,正确应答了“烤干酪”的暗号,还要戴克回答几个问题。老戴克联想起图灵测试,拔枪怒射。
    《银翼杀手2049》首先是文学性&哲学性的,卡夫卡、《创世纪》、《金银岛》都有丰富的压痕;洛杉矶警局拿《...
显示全文
2002年的一个晚上,路过实习医院旁边的旧书摊,买了一本《微暗的火》——当时我不知道,这已经是自己为看懂《银翼杀手2049》努力的第四年了。昨晚在上影影城的椅子里,看着警官K在头皮屑般的飞雪里阐释废土美学,仿佛有另一个我坐在旁边的位子上,悄声说:你这十八年的努力是值得的;你含化了影片里的各个细节,成功体味到了足够高级的伤感——这高级不是源自猫王的歌声,也不是源自图灵测试的逻辑线,而是从领会老戴克的那一句开场白开始的:你现在身上会不会恰好带着块干酪?
    这句话来自《金银岛》,被放荒滩的倒霉水手本·葛恩与世隔绝三年整,第一次遇见一个绅士,央告施舍一块干酪。我在中学时读到荣如德的译本,这也是我理解《银翼杀手2049》的起点:一个被放荒滩的戴克/本·葛恩,想要从K警官手里要一块干酪。这里潜藏着戴克的逻辑:一个仿生人应该不会对海盗小说的鼻祖感兴趣的;然而偏偏K警官读过这本书,正确应答了“烤干酪”的暗号,还要戴克回答几个问题。老戴克联想起图灵测试,拔枪怒射。
    《银翼杀手2049》首先是文学性&哲学性的,卡夫卡、《创世纪》、《金银岛》都有丰富的压痕;洛杉矶警局拿《微暗的火》里的诗句作创伤基准测试,真是一天不读纳博科夫,赶不上银翼杀手;其次也是音乐性的,宏大而冰冷的电子音乐(偶尔觉得聒噪),冷俏的爵士歌者,隐约的勃拉姆斯;再次是电影美学的:什么废土,什么赛博朋克,就是一群高蛋白蠕虫怎样榨取奴隶的故事罢了。以前看《银翼杀手》时就想送导演两个灯泡,这镜头太暗了;然而看续集感觉刚刚好,这种昏黄里走来的,不是票房六十亿的退役大兵,不是手持镇流器嗡嗡作响的日光灯管的绝地武士,而是一个在《黑客帝国》、《真实的人类》、《疯狂的麦克斯》、《普罗米修斯》受过十八年自学教育的“我”。“我”已知自己无辜而且无幸,至于“我”叫警官K还是乔都无关宏旨了。
    昨天我看的下午场,人不多。八号座位是每一排的正中央,我在最后一排,看见其他七个观众跟我选了同一个座号。在虚拟女友“附身”投影女郎的一瞬间,我被这种像素不稳的虚拟床戏感动了。仿佛七个前排影迷也投射到我的身上一样:《银翼杀手》不仅是一部电影,它让我看到我的可复制、可替换、非唯一、非主角属性。这是现实生活早就教给我的,但是经过导演两个半小时的末世美学演绎,我仿佛看到了一群好心人陪我努力了十八年,然后一起感受颓废之美。当世界倒塌时,每一块石头都不在另一块上面;然而还有七个人投射到我的身上,我们各自揣着一块烤干酪,心平气和接受一个事实:这末世不曾许我一个独自赴死的未来,更不曾许我一部可以专美的电影。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