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不是一部基因机器

圈儿

这是一篇想到哪里写到哪里的影评,毫无逻辑可言。

今天我看完电影出来,正好是在商场7楼,商场中心是天井结构,我在东侧,正对着我的是三四层楼高的大LeD显示屏,播放着一个明星在播广告。今天周末,周围人群熙熙攘攘,玩游戏机的,吃冰淇凌的,孩子们在小型室内游乐场喊叫着跑来跑去,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寂寥喧闹又空洞的世界。我就是戴着斗笠在雨中骑着自行车路过的人,就是那个站在路边吃快餐的人,就是那个以为自己很特别实际上是nobody的人。而我们就是那四个字母排序组成的“人”

赛博朋克的题材,最早是被推荐看《攻壳机动队》。这样一种完全架空的社会背景,十分便于讨论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存在的意义,这类哲学问题。

最早笛卡尔在自己的身心二元论里,也探讨了,机器人,意识,的问题。身体和意识是可以分开的吗?

这一命题被应用于《黑客帝国》系列。

美剧《西部世界》也展开了探讨。

而《攻壳》这部经典作品,电影上的社会架构则完全来自于《银翼杀手》。赛博朋克最大场景特色,借鉴了当年的香港九龙寨城。巨大的垄断型科技公司,强烈的两极分化,无政府主义状态,仿生人与人类永不停歇的斗争,人...

显示全文

这是一篇想到哪里写到哪里的影评,毫无逻辑可言。

今天我看完电影出来,正好是在商场7楼,商场中心是天井结构,我在东侧,正对着我的是三四层楼高的大LeD显示屏,播放着一个明星在播广告。今天周末,周围人群熙熙攘攘,玩游戏机的,吃冰淇凌的,孩子们在小型室内游乐场喊叫着跑来跑去,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寂寥喧闹又空洞的世界。我就是戴着斗笠在雨中骑着自行车路过的人,就是那个站在路边吃快餐的人,就是那个以为自己很特别实际上是nobody的人。而我们就是那四个字母排序组成的“人”

赛博朋克的题材,最早是被推荐看《攻壳机动队》。这样一种完全架空的社会背景,十分便于讨论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存在的意义,这类哲学问题。

最早笛卡尔在自己的身心二元论里,也探讨了,机器人,意识,的问题。身体和意识是可以分开的吗?

这一命题被应用于《黑客帝国》系列。

美剧《西部世界》也展开了探讨。

而《攻壳》这部经典作品,电影上的社会架构则完全来自于《银翼杀手》。赛博朋克最大场景特色,借鉴了当年的香港九龙寨城。巨大的垄断型科技公司,强烈的两极分化,无政府主义状态,仿生人与人类永不停歇的斗争,人是来自于记忆吗?记忆可靠吗?等等问题。其源头便是一部科幻作品《仿生人会梦到电子羊吗?》

其实关于自由意志到底是否存在,存在主义哲学,人应该怎么证明自己的存在。被历代哲学家们激烈的探讨过。

理查德·帕菲特曾经这样论证,说今天的你是你,大概源于记忆和行为的延续性。举个例子,三胞胎中,若一个人只剩下大脑,另一个人只剩下躯体、我们把他们组合起来,那这个人到底是谁呢?或者说,我把我自己的躯体换掉,我还是我吗?

如果不是,那十年前抢银行的我,十年后是不是可以不为十年前的罪责受到处罚,因为我已经不是我了。

于是帕菲特说,因为记忆和行为有延续性,才能判定,你还是你。

这样浅显的描述无法涵盖他的理念。

那么问题来了,无论是少佐,瑞秋,还是电影男主,他们的记忆,是真实的吗?是存在的吗?那么他们到底是谁?

正如电影的结尾,戴克问他,你是谁?

我们又回到了另一个问题上,当电影里说,爱是不是一种设定时,也在提问我最近一直困惑的问题。

《自私的基因》这本书,让人背脊发凉。

如果真的有一天,你发现你只是基因的搬运工具,你跟那些10代码编写的程序一样,只是AGCT基因代码编写的人呢?

我们是不是造物主创造的“仿生人”,用基因的画笔勾勒了我们的一生。

造物主,又真的存在吗?

我们已经开始有与神经系统相连的义肢,有纳米技术可以让我们有可能实现永生,有无论在体力还是脑力上都大大超越我们的人工智能。

人类在不断追问中前进

逼近着电影里的世界…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