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9已经超越了前作

Void Dasein
我叫K,称呼什么的并不重要,因为仿生人只需要能够识别的标志。但,正因为如此,才更要选择这个字母,这里没有城堡,没有诉讼等着我,我也不叫约瑟夫,我只是一名银翼杀手,负责消灭威胁到人类的仿生人。

在《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中,对工作厌烦透顶的里克 德卡德曾经说过“让仿生人干吧,他们干的更好。”不想一语成谶,在影片的2049年,为了消灭老旧型号的仿生人,人类真的广泛地将仿生人应用到猎杀工作中。新的枢纽九型在各方面都比老型号更完美,不再受4年的寿命限制,也更能——至少在表面上——与人类社会融洽相处。但人类与仿生人之间仍然存在着不可避免的巨大鸿沟,仿生人是工具,记忆可以凭主人喜好植入、更改。此外,仿生人需要定期做基准测试,来确定其心理没有偏离一个仿生人、一个唯命是从的奴隶的标准。讽刺的是,在银翼杀手1,也是小说原著的时代里,银翼杀手们用移情测试来分辨仿生人,仿生人想尽办法让自己表现的更像人类以免遭杀害;而在2049,一切都颠倒了过来,仿生人不仅要公开身份,还要尽力去扮演一个合格的仿生人。

在2049年,天空一如既往的灰蒙,永远是雨加雪,林立的摩天大楼,随处可见的立体广告,只是对世外殖民地的宣传...
显示全文
我叫K,称呼什么的并不重要,因为仿生人只需要能够识别的标志。但,正因为如此,才更要选择这个字母,这里没有城堡,没有诉讼等着我,我也不叫约瑟夫,我只是一名银翼杀手,负责消灭威胁到人类的仿生人。

在《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中,对工作厌烦透顶的里克 德卡德曾经说过“让仿生人干吧,他们干的更好。”不想一语成谶,在影片的2049年,为了消灭老旧型号的仿生人,人类真的广泛地将仿生人应用到猎杀工作中。新的枢纽九型在各方面都比老型号更完美,不再受4年的寿命限制,也更能——至少在表面上——与人类社会融洽相处。但人类与仿生人之间仍然存在着不可避免的巨大鸿沟,仿生人是工具,记忆可以凭主人喜好植入、更改。此外,仿生人需要定期做基准测试,来确定其心理没有偏离一个仿生人、一个唯命是从的奴隶的标准。讽刺的是,在银翼杀手1,也是小说原著的时代里,银翼杀手们用移情测试来分辨仿生人,仿生人想尽办法让自己表现的更像人类以免遭杀害;而在2049,一切都颠倒了过来,仿生人不仅要公开身份,还要尽力去扮演一个合格的仿生人。

在2049年,天空一如既往的灰蒙,永远是雨加雪,林立的摩天大楼,随处可见的立体广告,只是对世外殖民地的宣传更多地换成了全息投影女友。看以后谁还敢说我老婆是纸片人(滑稽)。回到正题,全息女友和小说中的电子宠物可以说有异曲同工之妙,而这一点在银翼杀手1中体现的不够充分,小说中由于核战后动物几乎全部灭绝,人们对宠物有着近乎偏执的喜爱,而买不起真动物的人只好——比如德卡德,就买了一只电子羊照顾。在迪克的那个年代人们还想不到全息投影,甚至还没有普及PC,但在今天就显得恰到好处。而且,有意无意地,导演回答了那个问题,德卡德那个问题的真意是:仿生人不会对人类或动物产生移情,但是——从未被测过——会对电子宠物产生移情吗?

何谓真实?从《冒名顶替》到《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从《死者的话》到《尤比克》,菲利普 迪克的作品,无不反应了他对这个问题的思索。在《流吧,我的眼泪》中,艾丽丝的大脑产生幻觉,但这幻觉却反过来影响到现实,把整个世界拉入进来,明星塔夫纳一夜之间变得没人认识,甚至成了没有档案的黑户。如果有一天世界变成了自己不认识的模样,那么到底哪边是真实?哪边是虚假?对K来说,对前任主角德卡德来说,何谓真实?假人和真人到底有何区别?成了自己不断探索的内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