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 8.7分

想一念迈克尔

Silence
2017-10-27 15:35:28
早上起来听了一期《矮大紧指北》,本来是讲明星宠物的,他没忍住讲了很多迈克尔·杰克逊本人的事儿。于是后面的内容我全没听进去。
 
我最早对迈克尔·杰克逊的理解非常偶然,小学快毕业的时候,我哥霸占了我家新入的播放机,有一盘他去复刻的磁带被翻来覆去地播放,我听到时而猛速时而悠扬的旋律里面会常常冒出来一声尖嗓子“噢~~”,绝大多数是语速很快的节奏和词。用我妈的话说:“太难听了,这哪是唱歌,明明就是念歌啊。”
 
初中以前我还没有进入叛逆期,加上小时候和我哥异性相排斥的同血缘体质,虽然我对小虎队这一类的没啥兴趣,但也觉得妈妈的话很有道理,那些语速极快听不清楚的叽歪歌太难听了。不过不管我妈怎么说,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家里响起的就是这些调调。再之后我发现,好像没那么难听了,加上熟能生巧,后来每一首歌前奏一响,我就不由自足地能跟上哼哼起来,哪怕完全不知道那些词儿是什么意思,更不觉得难听了。
 
直到过了几年,我去初中同学家玩,她偷偷跟我使眼色说:“我偷来了我哥最喜欢的天皇巨星的磁带,咱们来听歌吧。”我本以为就是张国荣、谭咏麟一类的,结果音乐响起,我就能跟着一起哼哼,一看磁带封面,我第一次知道,这位天皇巨星的名字叫迈克尔·杰克逊。
 
很多年过去了,这位巨星早已仙逝,高晓松认为他已经是一位神,他在艺术、音乐、时尚等各领域都登峰造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是作为一位神,也是极致和孤独(我更愿意是独善)的化身。
 
迈克尔·杰克逊最后的全球巡演演唱会《This Is It》因为他的逝世而如影梦幻,我听闻包括自己朋友的很多粉丝所购买的天价票都没有退还,而作为一种纪念。《This Is It》被制作成了一部纪录片,我看过两次,每次都很感慨,高晓松说他看着从开始哭到结尾。
 
这么多年以来,我都算不上一丁点儿合格的迈克尔·杰克逊粉丝,就像我那些年不是很理解哥哥们为什么那么迷他,也许他的出现满足了当年青春期的哥哥们张牙舞爪的活力释放,这是一个极具时代性的烙印:刚开始开放文化的中国所遭遇到的外来最强音。最早有一位表哥,比我大十岁左右,他当年给我推荐的第一位偶像,是徐小凤,而我的第一印象是这人不好看、歌一般好听,另外深深记得四姨说徐小凤的牙又整齐又白,一定是假的。所以后来大我四岁的亲哥迷上了迈克尔·杰克逊,我心里多少会暗暗觉得好像上了一个档次,这叫做相对论吧。
 
迈克尔·杰克逊于我就好像一个幻影,活在我哥哥辈当年谈及他时眼睛里放的光彩里,活在KTV里面看到的那些他所开创先河的史诗般的MV里,活在天神降临般的超级碗中场表演中,活在各种匪夷所思的新闻里,活在这个纪录片里。自己越是年长,仿佛他的印象却越是清晰。
 
我第二次看《This Is It》的时候,特别注意到有一段挑选舞者。来自全球顶尖的舞者,都竭尽全力地表演,为了成为迈克尔·杰克逊的伴舞。每一位舞者,真的是镜头中我看到的每一位,都是个中翘楚,却甘愿成为神光芒之旁的一线光彩。成功入选的喜极而泣,看着他们的眼神,我能感受到什么叫做:偶像的吸引力是致命的。一场演唱会可以招募到如此大体量的优秀舞者,这也是前所未有吧。
 
在影片中,排练的每一场迈克尔都展示了他极尽完美的态度,而他的专业度、把控度、精准度让现场所有配合的顶尖团队点头称是,不断地重复、再来,我稍微有点担心他的体力。当他不小心来了一遍完整的《Thriller》后,全场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尖叫,我眼睛也湿哒哒的,还凭空生了一点气,过去看那些演唱会所花的钱仿佛都喂了狗。
 
有很多歌很多创作,人们喜欢改编让人耳目一新,但每一个想致敬他想模仿迈克尔·杰克逊的人都不能企及到他的六分。
 
是的,不会再有人会超过他了。
 
十一年前,我在圣塔芭芭拉步行,同行的朋友指着我们的前方说:看,那就是迈克尔·杰克逊的梦幻庄园Neverland。我说“哦”,觉着太阳真火辣。如果我此刻再去,我可能默默在他门前待一会儿,希望他在他的新空间里能活得更如他所愿。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就是这样的更多影评

推荐就是这样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