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 新世界 8.5分

给我一个机会,我不想做好人

CFN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姜科长

我是不是对这个年轻人太严厉了点?我时常这样问自己。该是谈情说爱的年纪,我却让他去做卧底。
可是不这样,我又能怎么做呢?不是李子成,就是张子成,刘子成,总要有人去做。黑社会是社会的一部分,法律摸不到的地方,就会有新的强权存在。李子成既然当了警察,就该有牺牲的觉悟。
电影里的警官都有信仰,可我明白,在现实面前,信仰还不如一颗子弹。对这个年轻人,我只能威胁他。卧底十年,这世界上,知道他身份的人也就三个人,他不听我的,还能怎么做?让他恨我吧,我不是一个好的警官,但我做了不得不做的事。
为了控制他,我找到了一个女人。那女人很美,放在李子成身边,金门的人也不怀疑。女人的父亲三年前因为械斗进了拘留所,在里面受尽折磨。为了救她的父亲,这女人受命于我,日夜监视李子成。非常时期,什么样的手段都是可以的。其实这女人不知道,她父亲罪不至死,进拘留所只是我的意思罢了。
金门的石会长不能再做下去了。黑社会不守规矩,就要整治一下。杀人放火不能我们去做,中国有句古话,借刀杀人。
如果石会长死了,谁会继承会长的位置?李仲久?丁青?还是早就被拔了牙齿的张守基?
李仲久之于石会长,心狠手辣更甚...
显示全文
姜科长

我是不是对这个年轻人太严厉了点?我时常这样问自己。该是谈情说爱的年纪,我却让他去做卧底。
可是不这样,我又能怎么做呢?不是李子成,就是张子成,刘子成,总要有人去做。黑社会是社会的一部分,法律摸不到的地方,就会有新的强权存在。李子成既然当了警察,就该有牺牲的觉悟。
电影里的警官都有信仰,可我明白,在现实面前,信仰还不如一颗子弹。对这个年轻人,我只能威胁他。卧底十年,这世界上,知道他身份的人也就三个人,他不听我的,还能怎么做?让他恨我吧,我不是一个好的警官,但我做了不得不做的事。
为了控制他,我找到了一个女人。那女人很美,放在李子成身边,金门的人也不怀疑。女人的父亲三年前因为械斗进了拘留所,在里面受尽折磨。为了救她的父亲,这女人受命于我,日夜监视李子成。非常时期,什么样的手段都是可以的。其实这女人不知道,她父亲罪不至死,进拘留所只是我的意思罢了。
金门的石会长不能再做下去了。黑社会不守规矩,就要整治一下。杀人放火不能我们去做,中国有句古话,借刀杀人。
如果石会长死了,谁会继承会长的位置?李仲久?丁青?还是早就被拔了牙齿的张守基?
李仲久之于石会长,心狠手辣更甚。如果他当了社长,恐怕是没有一天安稳日子。丁青这小子倒是没有太坏,但是做事古怪捉摸不定。倒是隐退的张守基情况不错。不如让张守基制造一起事故,然后让丁青和李仲久鹬蚌相争,消磨双方势力,最后扶植张守基上位。我的心腹李子成再找机会顶替掉张守基。
干完这最后一件大事,我也想隐退了。在警察这行当干了三十年,我又得到了什么呢?有时候不是我坚持信仰,只是我不知道没了信仰我该怎么活。听到李子成的夫人流产,为什么我的心没有一点波澜?我给这个家庭带去了多少苦难,我手下有多少无辜的警察战死在卧底的第一线。唉,难道真的可以因为更多人的利益去伤害这些年轻人吗?有时候想一想,我真的是一具行尸走肉啊。


女人

开理事会前一晚,子成抽了一整夜的烟。我知道第二天会有事情发生,他没有告诉我,我就不应该过问。西装我熨了三遍,每一个角落我都熨的平平整整,他出门前久久望着我,好像在说什么。我不言语,只求他平安。
认识子成前,我在夜总会做小姐。每天都有不同的客人,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他们出手豪放,我也应答如流,说着客套的情话。自从父亲进了监狱,我就没有了经济来源。可惜啊,我没有读过大学,除了夜总会,我想不到别的去处。
有一天,来了一位姓姜的警官,他就坐在远处,静静地看着我。我对警察从来没有好感,他们只保护白天里工作的人。我这样边缘的角色,从来不会得到任何怜悯。妈咪常说,一个警察如果不能拯救一个妓女,那他就会变成一个嫖客。
只是想不到,那天是我命运的转折点。他开了价码,如果想救父亲,我就要去做卧底,监视金门的一位高层。做他的妻子,躺在他身边,记录他的一切。
与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组建家庭,为他洗手作羹汤,固于厨房与爱。我从未想过这样的生活。转而我开始嘲笑自己,一个小姐,还想要怎样?
我接受了条件,销毁了过往的一切。子成认识的我,是一个重新改造的我。那些光鲜的履历,都是我强迫背下来的。
有时候我会想,其实以子成的城府,是可以看穿我话里的漏洞的。可是他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只是像一个真正的丈夫一样拥抱我,当做了接受。
我不了解子成的过去,他也从未对我讲起过。在他工作的间隙,我必须向姜警官报告他的行踪。有时候我会疑惑,明明都是警察,为什么这般不信任?
后来父亲死了。我也怀孕了。我想上天是公平的,带走了一个生命,然后送给我另一个小家伙。子成有一天问我想不想出国生活,我愣了一下。离开这里吗?我当然想的,和你。只是我觉得幸福不可能这么突如其来,想必子成遇到了什么事情。我没有跟这个男人谈过恋爱,跟他的结合纯粹是出于被迫。但是此时此刻,我突然很想抱一抱他,替他分担一些什么。子成啊,你看起来好累。你知道吗,你是我孩子的父亲,也是我此生爱过的最后一个男人。
我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我还是卷入了警局和金门的博弈,那天警局嘱咐我像寻常一样买菜做饭,他们会暗中保护我。我能感觉到,李仲久的人一直在跟着我,我其实不担心自己的性命,我只是希望孩子可以平安。可是我不争气的身体还是没有抗住这巨大的压力,看着手持凶器的黑帮,我感觉每一根血管都在膨胀。糟了,我的肚子好疼,好像有东西流出来了......


丁青

我一直以为,子成是更适合做大哥的人。可是造化弄人,最后我却成了大哥。这么多年来,手上沾的血太多,每一天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
石会长出事之后,我就明白一场帮派内的血雨腥风就要开始了。张守基早已经没了势力,不用担心。可是李仲久就麻烦了,我估计他会跟我斗到底。我是谁啊,石会长钦定的接班人,我会怕他吗?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安抚手下那帮兄弟,他们呀,一到关键时刻就紧张兮兮的。尤其是子成这家伙,天天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看着就讨厌。弟妹都要生孩子了,出这档子事,真是对不起他。给他买一块手表吧,看看这家伙能不能看出来是山寨货。
去上海前,姜科长找到我,想让我指证李仲久。好一招挑拨离间啊,当我是傻瓜吗?可是他拿出了很多金门的内部情报,有一些东西连我都不知道。这老狐狸,怎么知道这么多内幕呢?他是不是安插了卧底在我身边?我知道这是老狐狸给我下的套,但我又不得不咬。我吩咐中国佬去找中国的黑客,是的,我要警局情报科的全部资料,多少钱我都不在乎。中国佬看着比我还要紧张,其实他也明白,能弄到这么多资料,我身边的卧底一定不简单。
那能是谁呢?
拿到的资料的时候,我脑袋嗡的一下傻掉了。
六年前我遇到了你这家伙。一个眼神我就知道,我们两个会成为朋友。真朋友就该这样,腻腻歪歪的像罗密欧与朱丽叶。我想子成可真的是当大哥的料,渔场那天械斗,面对十几个持刀的家伙,他可真是一点都不害怕啊。我想我也不能当烂仔,转头进去就是一顿乱砍。子成一直看着我的后背,有个家伙想偷袭我,他一刀就挑断了那人的手筋。那天是我混混生涯的一个转折点,我第一次发现当我被人当枪使的时候,还有一个兄弟愿意站在我的背后。
李仲久那天开车撞我,阿西吧,子成这个傻瓜,竟然挡在我的前面。我不知道是不是你入戏太深,可是兄弟,你是一个警察诶。
仓库那天子成估计吓傻了吧,当着你的面杀了你的围棋老师,兄弟我真的是心痛啊。你就恨我吧,就像我爱你一样。
中国佬问我为什么一直不杀你,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教育你做人心要狠一点,但我自己却做不到。医生说我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了,想必我如果死了你会轻松许多吧。你坐我近一点,让我再好好看看你。兄弟,你看着好累啊。以后没有大哥罩你了,心要狠一点,才能活下去,你明不明白?


杀手

如果你曾经杀过人,请站在我的身边。如果没有,请躺在我的面前。
人们都叫我们延边的老棒子们。早年我们偷渡过去,阳光之下,无以为生。只剩下最后一门手艺,那就是杀人。生活在文明世界里的人没见过杀手是什么样子的,总是拿我们和美国电影里的穿西装的比较。我想,要真长那么帅,去当大明星好了,还杀什么人。
丁青大哥待我们不错,跟着他混,总是能吃饱。他手下人不少,但是往往最脏的活,还得我们来做,比如说杀警察。
这么漂亮的女警察我还是第一次见,可惜了。这女人是李子成的围棋老师,年纪轻轻的,深藏不漏。
那天晚上我们潜伏在她家周围。我的傻弟弟去撬锁的时候动静大了点,马上就被那女人发现了。可惜了我那个傻兄弟,被一枪爆掉了脑袋。待那女人打光了子弹,我们就全部冲了进去。再厉害的女人,也对付不了我们三个老棒子。
那女人的骨头可真硬,在丁大哥的仓库里,我们用尽了酷刑,她也是不说一个字。有时候我真搞不懂这些条子们,信仰能当饭吃吗?
我本想接着玩死这个蠢女人,丁大哥说等等,有个重要的客人还没有来。我想着是谁呢,原来是李子成理事。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师被杀,丁大哥做事够绝的。果不其然,李理事看着自己的老师被折磨的不成人样,跟脱了层皮似的。我说李理事,你也不要怨我,我这也是奉命行事。
金门这场闹剧我看不太懂,一群抽雪茄带劳力士的家伙们打来打去,把权力看得比命还重要。这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荒诞,人们想要的那么少,又那么多。
做杀手这一行,最重要的是没有感情。有了感情,就做不了杀手。丁大哥后来死于金门内战,葬礼那天,李子成问我想不想活命,想活命就替他杀两个警察。仗义屠狗辈,没有比杀警察更让我觉得刺激了。李理事,以后你就是我的大哥。


李子成

我叫李子成,出生于丽水。10年前我20岁,刚从警校毕业。我的父母是华侨,我也是。在韩国,其实我是一个没有根的人。我想,做警察是一件挺讽刺的事,颠沛流离,却要保护一个没有归属的地方。但又何妨,我一生不过都是在扮演一个角色罢了。
带我的长官姓姜,人们都说他是本地最好的警察。那天雨很大,他让我开车出城,说有重要的事情要交给我。车停泊在隧道里,他透过后视镜望着我。然后,我签下了人生第一张卖身契。做卧底整整十年,你让我怎么用一句话讲给你听?我像一只没有脚的鸟,一生都在漂泊,累的时候就睡在风中。如果有一天我落地了,那请来参加我的葬礼。
姜警官是一个神通广大的人,而我是他最锋利的刀。几年来,警局在我身上花了无数的钱,任何情报都会第一时间送给我,让我在金门社团慢慢崭露头角。
24岁,我遇到了丁青,一个遇到正事就尿频的怂包。他说他一生都要跟随我,然而在四年后,他成了我的大哥。我明白有一天我会和这个兄弟分道扬镳,因为我是一个警察,而他是一个十足的混混。有一次和丁青去一家渔场收保护费,我们只有两个人,对面有十几个人。丁青这个怂包扭头就要走。我掏出匕首冲进去,见人就砍,丁青这小子也只好回来。那场械斗持续了半个小时,我记不清自己砍了多少刀。过了许久,我才感感到肩膀冽冽得疼。出门后阳光正好,我一下子陷入了恍惚,我到底是谁?我从不敢忘记自己是一名警察,但是为什么杀人能令我如此兴奋?
这几年里,负责给我接头的是我的围棋老师。他也是姜科长的学生,大我一届,做情报收集工作。其实我去找她,也并不完全因为工作。至少在她那里,我不需要伪装,下下棋也好,发发脾气也好,她总会平静地坐在旁边。有一次她告诉我,最早做警察是为了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可是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丁青的仓库里,仓库?金门毁尸灭迹的地方。丁青问我知不知道她是警察。我该怎么回答?和她一起去死吗?我认怂了。“我不知道她是谁”。 “那我杀了她你没有意见吧”。她最后久久地望着我,痛苦而安详。这样的命运,他猜到了没有。
我的命运又怎么样呢?姜科长几年前承诺过我,卧底该到头了。可是一年又一年,我依然被囚禁在这里。我不知道是谁设计撞死了石会长,但是也许我终于可以解脱了。可是姜科长再一次食言,而这一次,我的信息被彻底删除,也许要做一辈子卧底。
有时候我会想,脱下这一身警服,我又是谁?如果这些年我不做警察,现如今我也出人头地了吧。至少我可以娶妻生子,过着柴米油盐的普通日子。我的妻子,喔,他们以为我不知道,其实第一眼见到她我就明白她是来监视我的。可正是因为如此,我渐渐爱上了她。人类就是这样孤独,你总会爱上和你相似的人。我们两个行走在黑夜里的人是多么相似,身不由己,带着面具活在人生这一场悲凉的假面舞会里。我多么希望结束这一切啊,至少在孩子降生的时候可以开始新的生活。我想,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唯一的精神寄托了吧。
流产那天我久久站在医院的回廊里,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我从荒芜的顶点滚落,支离破碎的生命在慢慢枯萎。医院的回廊变成了一个黑箱向我无限逼近,直到我再也不能呼吸。命运,如果还有最后一次,请带走我吧。
所以我该怎么做?我恨透了那个软弱的自己,受人摆布,连最爱的人都无力保护。丁青的死是我的启示录,心要狠一点,才能活下去。姜科长,如果你是埃及王,那我只能做一回摩西。如果在过去和未来之间让我选择,我选择销毁过去,那个警察李子成已经死了,你面对将是真正的我。
麋鹿面前我是豺狼,豺狼面前我是猎枪。延边的老棒子们,替我杀个警察吧。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新世界的更多影评

推荐新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