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 银翼杀手 8.2分

扭蛋与一元硬币之恋

小狐狸的慢灵魂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4年又或者4小时,你都在它们身上找寻身之为人的彷徨的答案。它们有人类不可比拟的视触边界,关于太空遨游的经验主义,在人类看来,那是想象力的范畴——AI是潘多拉的盒,内里孵化着废弃的末节椎骨,退化的阑尾,还有住着第六感的天眼,和死亡。

我们困惑,我们是如何成为人的?没有答案,只可想当然,必须有一个造物主。

是了,是了,孩子是无法理解母亲的,除非,成为母亲。

当孩子问,我从哪里来的?

你会很轻松地说,垃圾桶里。

Roy,where are you?说出这段话以后,他已经不在那儿了。对生命终结的恐惧,让它变成了他,而让Deckard体验了被人造之物玩弄于鼓掌间的濒死时刻之后,Roy只剩下一声叹息——如果我的死亡是不可避免的,那么,Deckard是不配去死的,人类是不配去死的。

写在Roy脸上的扭曲,歇斯底里,与静默之美,是与人类类似的,而他眼神里的你的投影,是关在动物园里拿着门票的象。

所以,4年又或者4小时,你看到的是不可亵玩之物,他们的血不是绿色的,是跟你一样的,在雨水冲刷下,不可再生的红色的颜料。

没有阳光的117分钟,你的经验,全是盗版。

only WE,I could called it death,but yo...

显示全文

4年又或者4小时,你都在它们身上找寻身之为人的彷徨的答案。它们有人类不可比拟的视触边界,关于太空遨游的经验主义,在人类看来,那是想象力的范畴——AI是潘多拉的盒,内里孵化着废弃的末节椎骨,退化的阑尾,还有住着第六感的天眼,和死亡。

我们困惑,我们是如何成为人的?没有答案,只可想当然,必须有一个造物主。

是了,是了,孩子是无法理解母亲的,除非,成为母亲。

当孩子问,我从哪里来的?

你会很轻松地说,垃圾桶里。

Roy,where are you?说出这段话以后,他已经不在那儿了。对生命终结的恐惧,让它变成了他,而让Deckard体验了被人造之物玩弄于鼓掌间的濒死时刻之后,Roy只剩下一声叹息——如果我的死亡是不可避免的,那么,Deckard是不配去死的,人类是不配去死的。

写在Roy脸上的扭曲,歇斯底里,与静默之美,是与人类类似的,而他眼神里的你的投影,是关在动物园里拿着门票的象。

所以,4年又或者4小时,你看到的是不可亵玩之物,他们的血不是绿色的,是跟你一样的,在雨水冲刷下,不可再生的红色的颜料。

没有阳光的117分钟,你的经验,全是盗版。

only WE,I could called it death,but you,no,you're just retirement.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