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刘跃进》:过渡与转变

把噗
2017-10-26 10:26:4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叫李跃进》在马俪文的电影中处于中心位置,显得与众不同。它可以看成刘跃进这个虚构人物的个人传记,既不发生在两个人物间(《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与《我们俩》),也非个人组合成逻辑或事实上的群体(前者是《桃花运》,后者是《巨额交易》)。电影因而可以以刘跃进为中心、将其抛入复杂的社会情状中,通过他与其他人发生的网络关系,以及与环境间产生的碰撞,揭示出社会中形态各异的人物形象和环境状况。这是唯一一次现实的物理环境与社会环境出现在马俪文的电影中。

作为过渡,《我叫李跃进》表示出马俪文创作中寻求的转变:划开了前两部文艺片与后两部商业片,虽然这种转变是必然的。《我叫李跃进》这部电影本身便是一部类型元素十足的作品,这一点已然反映在最初的两部文艺佳作中,并延续到后来的商业作品。这不是别的,正是富有情绪感染力的镜头处理和在不断转换的场景中快速推进的剪辑。这是马俪文电影最基本的手法,隐隐地掩藏在《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与《我们俩》中,并发展到《桃花运》和《巨额交易》的商业制作,到后两者时此意图将暴露无疑。

刘跃进这个人物的形象比起马俪文其它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具有更为强盛的丰富性。电影改

...
显示全文

《我叫李跃进》在马俪文的电影中处于中心位置,显得与众不同。它可以看成刘跃进这个虚构人物的个人传记,既不发生在两个人物间(《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与《我们俩》),也非个人组合成逻辑或事实上的群体(前者是《桃花运》,后者是《巨额交易》)。电影因而可以以刘跃进为中心、将其抛入复杂的社会情状中,通过他与其他人发生的网络关系,以及与环境间产生的碰撞,揭示出社会中形态各异的人物形象和环境状况。这是唯一一次现实的物理环境与社会环境出现在马俪文的电影中。

作为过渡,《我叫李跃进》表示出马俪文创作中寻求的转变:划开了前两部文艺片与后两部商业片,虽然这种转变是必然的。《我叫李跃进》这部电影本身便是一部类型元素十足的作品,这一点已然反映在最初的两部文艺佳作中,并延续到后来的商业作品。这不是别的,正是富有情绪感染力的镜头处理和在不断转换的场景中快速推进的剪辑。这是马俪文电影最基本的手法,隐隐地掩藏在《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与《我们俩》中,并发展到《桃花运》和《巨额交易》的商业制作,到后两者时此意图将暴露无疑。

刘跃进这个人物的形象比起马俪文其它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具有更为强盛的丰富性。电影改编自刘震云的小说,并由小说家亲自操刀改编。这保证了人物在形象上的丰满,刘跃进虽然看似呆板,骨子里是则有着一种精明,但这种精明又让他诸事倒霉,就在此般黑色幽默浓厚的笔触中,卷进了越多越多的事情。这不是马俪文做出的改变,因为编剧不是她本人,人物形象的立体在刘震云的小说中本来就具有。我们会发现,马俪文在《我叫李跃进》后将再次回归人物脸谱化的尴尬局面,只是此刻已经没有情感的真实来弥补这层缺陷。

《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和《我们俩》

《桃花运》与《巨额交易》

1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叫刘跃进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叫刘跃进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