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怪物来敲门:走吧,人总要学会自己长大

苇杭

大学时候的好友喜欢看恐怖片,区分过三个单词:Spirit、Ghost、Devil,然而那时候遗落了一个,就是Monster。Spirit在电影中很多时候会指向那些存在于我们周边无伤害的魂魄,他们生活在人间,只是默默地注视着我们,当然,在《招魂》中对一些不清楚来源的Ghost或者Devil也会用Spirit;而Ghost到了电影中就可以很确定是一种会对人造成一定影响的鬼魂了;Devil是不可以杀死的,只能用来驱散。不同于这三个,Monster是一种实实在在我们可以看见的生物,他们普遍长得很丑,就像《西游记》里面的很多动物或者植物变成的可以行动的物体一样,包括孙悟空、猪八戒都可以算入Monster的行列。

虽然看了很多电影,却对这位来自西班牙名叫胡安·安东尼奥·巴亚纳的导演并不熟悉,看他的资料才发现这是《孤堡惊情》和《海啸奇迹》的导演,甚至《侏罗纪世界2》也被他拿到了手里,对此充满了期待。胡安的电影中充满了惊悚和恐怖,但是在这之外总是止不住的温情,就像《孤堡惊情》从孤儿院不可言说的秘密出发,讲述一个女孩儿离奇消失的故事,险情比比皆是,最后还原到故事的结局,观众却能发现故事的核心却是一个温暖人心的母子情深的故事。同样,《当怪物来敲门》也是这样的设置...

显示全文

大学时候的好友喜欢看恐怖片,区分过三个单词:Spirit、Ghost、Devil,然而那时候遗落了一个,就是Monster。Spirit在电影中很多时候会指向那些存在于我们周边无伤害的魂魄,他们生活在人间,只是默默地注视着我们,当然,在《招魂》中对一些不清楚来源的Ghost或者Devil也会用Spirit;而Ghost到了电影中就可以很确定是一种会对人造成一定影响的鬼魂了;Devil是不可以杀死的,只能用来驱散。不同于这三个,Monster是一种实实在在我们可以看见的生物,他们普遍长得很丑,就像《西游记》里面的很多动物或者植物变成的可以行动的物体一样,包括孙悟空、猪八戒都可以算入Monster的行列。

虽然看了很多电影,却对这位来自西班牙名叫胡安·安东尼奥·巴亚纳的导演并不熟悉,看他的资料才发现这是《孤堡惊情》和《海啸奇迹》的导演,甚至《侏罗纪世界2》也被他拿到了手里,对此充满了期待。胡安的电影中充满了惊悚和恐怖,但是在这之外总是止不住的温情,就像《孤堡惊情》从孤儿院不可言说的秘密出发,讲述一个女孩儿离奇消失的故事,险情比比皆是,最后还原到故事的结局,观众却能发现故事的核心却是一个温暖人心的母子情深的故事。同样,《当怪物来敲门》也是这样的设置。

摇晃不止的镜头、快速的剪辑以及暗淡的电影色调是惊悚片的不二法门。《当怪物来敲门》的大部分实景是在下雨的白天中进行的,导演却一点都不吝惜给光,无论是得了癌症的母亲还是康纳,他们的脸总是能清清楚楚地展现在观众面前,相比类似的很多惊悚片,从这一基调上便奠定出这个故事的核心并不是要吓唬人,而是要感化人。

这里不能不提的是高中的时候学到超现实主义的时候书上有一个印象深刻的画作,叫做《时间的永恒》,画面是画面展现的是一片空旷的海滩,海滩上躺着一只似马非马的怪物,它的前部又像是一个只有眼睫毛、鼻子和舌头荒诞地组合在一起的人头残部;怪物的一旁有一个平台,平台上长着一棵枯死的树;而最令人惊奇的是出现在这幅画中的好几只钟表都变成了柔软的有延展性的东西,它们显得软塌塌的,或挂在树枝上,或搭在平台上,或披在怪物的背上,好像这些用金属、玻璃等坚硬物质制成的钟表在太久的时间中已经疲惫不堪了,于是都松垮下来。作者是西班牙著名的画家,叫达利。

在电影《当怪物来敲门》当中,最大的特色莫过于每次怪物出现,用三个故事交换康纳的故事时候总会用水墨画的方式对过去进行讲述。导演在这里一定是有着自己的考虑的。这部电影它是派给孩子去看的,用水墨画的形式更能走进儿童观众的心,别具吸引力;另外一点便是对西班牙传统的考虑,艺术是这个国家的一种表达方式,伊比利亚半岛的人们慵懒地生活在地中海气候下的温暖阳光里,战争或者政治离他们都很远,而人成了他们思考世界的出入口。电影在最初的画面中一抹抹水墨出现的时候给我的第一感觉是,确定这不是一部中国电影?直到慢慢解开谜题——这里的水墨画更像是康纳和母亲之间的一种传递方式,母子都是喜欢画画的人,他们愿意在艺术的世界里构建自己的价值观,并且找到出路。

无论胡安怎么样去解构和安排电影,《当怪物来敲门》都必须用到套层式的叙事结构。套层外面是康纳对自己绝症母亲的不愿离去,却是重要放下的心理斗争,即怪物要康纳说出来的真相。套层之内是怪物讲给康纳的三个故事:王子弑后母,药商坑主教,隐形暴走。如果我们分析这三个故事,其实都是曾祖父讲给康纳母亲的故事,也是经历成长、经历生离死别以后痛苦的蜕变中必须学会的东西——有时候谎言是善意的,是需要存在的;如果没有信仰,那就啥都没有了;隐形人被人看见以后同样孤独。

这部电影不是李安拍出来的,但无论怎么看胡安在一定程度上都有着李安电影的某些东西,特别是与《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相对比,我们都会发现,其中很多都是对自我的认同与否定。拉康把人格分为实体界、想象界和象征界三层,在《当怪物来敲门》中,康纳绝症的母亲即将离开世界,但是康纳却不愿意面对这种离别,与姥姥的关系不和,希望父亲带走自己,却发现父亲在异国也有了自己的家庭,不愿意带着他离开,瘦弱的他每天还会受到校园霸陵,现实中的他可以说是绝望的,从不愿意表达这一切。

到了想象界,由紫杉树变成的怪物可以在生气的时候有火山焰火一样的眼睛和血脉,它能摧毁一切,比如房子,比如让隐形人不再是隐形人,面对那些对自己视而不见的人,可以打出拳手,而树怪,用拉康的理论来解释,其实就是康纳的一种镜像,是对自我内心的一种观照,处于想象界的康纳实际上是一个总想让自己强大起来的人格,同时他也通过怪物的方式开导自己,实现自我成长。

象征界是拉康人格理论中的最高境界:语言符号编织的世界认知、语法、规则、文化逻辑、文学理论,用语言符号(能指)来表达和管束协调"主体"在想象界对所指"客体"产生的无尽的自恋情绪反应和本能欲求。在电影的最后,康纳看到母亲依然没有好转,他找到怪物,愤怒、抱怨、说谎,这其实都是他的最后一道防线,直到站在悬崖边上,母亲掉进了悬崖,怪物救了他,叫他说出真相——是他放弃了母亲,他不想让母亲再痛苦下去。也正是这种时候他开始正是母亲的离开,毕竟人世间有些东西作为一个孩子是不能扭转的,任何人都不能扭转,何况是生老病死这样的自然生长的事情。

电影中的康纳几乎没有笑过,就像电影中几乎没有过得晴天一样。从孩子角度讨论沉重的死亡话题是一个难题,但是导演却用一个温情的有性格的怪物告诉我们必须经历这一切才能学着成长。在无可挽回的死亡面前,唯有心平气和的随遇而安;当它降临的瞬间,除了放手,我们能做到就是去接受这个事实。当终于能体会这份绝望中无奈的释怀,就意味着成人的世界已经向你缓缓打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当怪物来敲门的更多影评

推荐当怪物来敲门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