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真是奇怪的物种,左手在撕逼,右手并肩作战。

cristine
艾美奖大赢家,值得每一位母亲观看的年度好剧

刚开始听到《大小谎言》在艾美奖上成为大赢家,还有点纳闷,这么一部鸡零狗碎的妈妈片儿,怎么就得了这么多奖。后来想想,是自己低估了琐碎的力量,看似轻飘飘的一地鸡毛实则拼凑出一副现代女性的浮世绘。无关乎国家、阶层,带有一种普世的现实感。

这些在蒙特利的富人区,住着海边别墅的上层阶级家庭,华丽的袍子下爬满了见不得人的虱子:女性的自我认同、家庭暴力、性、单亲、中年危机、妈妈圈的明争暗斗、小女人之间的猜疑与争吵……从这点来看,穷人与富人的差距似乎都缩小到了极限,仿佛世界大同不再是梦想。

正像这部剧的片头片尾,蒙特利海边那复而平静复而汹涌的海面正是这个小镇的日常。藏在海中的暗礁将浪头击中,仿佛剧中五位女主破碎的人生,细小的水珠惊溅四方。
(以下内容包含剧透!)

                                             &...
显示全文
艾美奖大赢家,值得每一位母亲观看的年度好剧

刚开始听到《大小谎言》在艾美奖上成为大赢家,还有点纳闷,这么一部鸡零狗碎的妈妈片儿,怎么就得了这么多奖。后来想想,是自己低估了琐碎的力量,看似轻飘飘的一地鸡毛实则拼凑出一副现代女性的浮世绘。无关乎国家、阶层,带有一种普世的现实感。

这些在蒙特利的富人区,住着海边别墅的上层阶级家庭,华丽的袍子下爬满了见不得人的虱子:女性的自我认同、家庭暴力、性、单亲、中年危机、妈妈圈的明争暗斗、小女人之间的猜疑与争吵……从这点来看,穷人与富人的差距似乎都缩小到了极限,仿佛世界大同不再是梦想。

正像这部剧的片头片尾,蒙特利海边那复而平静复而汹涌的海面正是这个小镇的日常。藏在海中的暗礁将浪头击中,仿佛剧中五位女主破碎的人生,细小的水珠惊溅四方。
(以下内容包含剧透!)

                                                              甩不掉的女性枷锁
性别的禁锢很多时候是隐形的,却又深又牢,以至于在牢笼之中而不自知。

比如尼克·基德曼饰演的Celeste,拥有绝顶的美貌,为了婚姻与家庭放弃了之前的事业。从Celeste为好友Madeline重出江湖,担任辩护律师那一集中,能强烈的感受到Celeste对工作的享受和渴望。

她掩饰不住的喜悦与骄傲,却终究被社会对女性身份的禁锢所熄灭。

如果不是为了糊口,女性去工作还有何意义?
实现自我价值?不要闹了,女性的自我价值不就是家庭吗?Celeste便是这样成为被关在笼子中的金丝雀。

她对自身价值的不安全感,让她走入了对于自身完美形象的病态追求和维持,让她在两性关系中变得极其自卑,不仅仅是她丈夫的暴力将她锁住,更是她自己将自己锁住。在与丈夫形成的扭曲关系中,她也是帮凶。


相比之下,Madeline是清醒的。正像她第一次见到Jane时所说,“全职妈妈跟上班族妈妈是对立的,他们在董事会上的时间比花在教育孩子上的时间多得多了。”

她一方面瞧不上上班族妈妈无暇顾及孩子,另一方面又对她们的职场带有醋意,所以她选择了去剧院兼职。

她倾尽全力去平衡自我价值与家庭,但她依然头破血流的归来。丢掉了与现任的亲密,失去了大女儿的信任,被生活的平庸杀得体无完肤。

Jane作为一个没有钱的单亲妈妈,因为复仇来到了这个富人小镇。尽管她的过往让她成为受害者,但小镇的流言蜚语让她看起来更像加害者。似乎整个社会对于单亲妈妈存在着天然的敌意。
片中有个耐人寻味的细节,Jane说:“有时当我到了一个新地方,我会一种‘我真希望我在这儿’的感觉,就好像我是一个局外人,从外面看着里面的世界,我看到这生活,感受这一刻,特别的美妙,但它却并不属于我。”

当时Celeste看她的眼神意味深长,仿佛被戳中了,有些不甘心又有些惺惺相惜。
而作为片中唯一一个事业型妈妈,Renata自然成为全镇全职妈妈的公敌。而Renata在职场赢回的自信却在妈妈圈中荡然无存,她时常自责,甚至担心自己的孩子受人排挤。

片中最波西米亚、最自由轻松的当属Bonnie。她似乎无需用力,便成为全镇男性的焦点,当然也成为了全镇女性的眼中钉。那些“天然讨厌”的属性,让Bonnie成为全员女性口中的绿茶婊。

奇怪的是,本应该联合起来对抗性别窠臼的女性们,也不自觉的陷入那些刻板中,女性们内部带着镣铐斗争起来。

                                                                     富人们的育儿观

剧中,四位女性与子女的关系,也展现出养育中普遍存在的问题。

Jane因为被强暴生下了儿子Ziggy。Ziggy既敏感又懂事,尽管Jane一再压抑自己即将崩溃的情绪,Ziggy仍然对妈妈的压力了然于心。他会和妈妈说,其实你并不用为了我找爸爸;他会和妈妈说我对你的爱甚至超过无穷乘以无穷。

但正如《请回答1988》中德善所说,“懂事的孩子,只是不撒娇罢了;只是适应了环境做懂事的孩子,适应了别人错把他当成大人的眼神;懂事的孩子,也只是孩子而已。”

所以,Ziggy的暖格外让人心疼。因为Jane的伪装与自我压抑,让Ziggy无形中承担起了一部分属于母亲的压力。

此外,Jane对待被误会为霸凌者的Ziggy,一直保有最大的信任和支持。这点,值得每一位父母学习。

Madeline与大女儿Abigail,是典型的青春期矛盾。

Abigail正处于看任何事物都不顺眼,渴望自我与自由的年龄,所以她当然更喜欢随心所欲崇尚自我解放的后妈Bonnie。

在Abigail看来,母亲Madeline错在过于“政治正确”,似乎Madeline所做的一切都那么理由充分,那么理所应当,在Abigail心中,Madeline的过于完美让她产生了焦虑与压力。

所以,她用放逐自我去对抗母亲。那个关于出轨的“不能说的秘密”,是裂痕又是粘合剂,Madeline刻意维持的形象撕裂了,但母女二人的裂痕却愈合了。

Celeste的孩子让我们明白了,不论多么努力维持完美的假象,终究敌不过基因的强大威力。

在人前秀恩爱、秀美貌的Celeste,因为继承了丈夫暴力因子的儿子实力打脸。当谁是幼儿园里霸凌了Renata女儿的真凶揭开谜底的那一刻,Celeste的完美被出卖了。那个甚至曾经不惜在心理医生前“死要面子”的Celeste终于醒悟了。她决定逃离。

Renata身为事业女强人,在为人母方面的内疚引起的焦虑,深深的影响了自己的女儿Emmabella。

她与几个全职妈妈们的明争暗斗,也让女儿成为了牺牲品。女儿与其他小朋友之间纯真的友谊,变为妈妈们争斗的筹码。似乎Emmabella被欺凌隐隐带着宿命的味道。

整部剧的高潮全都集中在最后一集的最后几分钟。当我看到曾经大吵大闹心生芥蒂的五女子,联合起来反抗恶人,特别是众矢之的的Bonnie那致命一击,我震惊得张大了嘴巴。

想来,女人真是奇怪的物种。左手在撕逼,右手已经勾肩搭背并肩作战。她们为了赢得生活中的鸡零狗碎而撒下数不尽的little lies,她们因为这些little lies而撕,却因为将她们推入地狱深渊的罪恶而结盟,共同撒下big lie。

皆因,我们生而为女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小谎言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小谎言 第一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