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园追放 乐园追放 8.2分

人之所在

Starry Hevn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想科幻的意义当在于此,不是预测下个世纪自然科学走向的投机活动,而是出于作者讨论问题的尺度与深度现实题材往往捉襟见肘,故而不得不跳出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超越当下的物质基础,将现实中人类文明面对的隐忧,经过假想技术的引申发展,再放置于将时与空推向极限的设定之下,使当下尚且模糊的忧患显现为具体而确切的问题。 一言蔽之,科幻是为了展开并讨论终极问题而采取的极限手段,好的科幻应是哲幻。 乐园追放无疑是一部优秀的哲幻,作品一开始就摆出一副要让人格党和肉体派互掐出“人类本质”的老架势,让我止不住想起雪莱.卡根骑在桌子上二三十集的喋喋不休,而两位主角在机甲大战和卖萌卖肉之余的互相质问也始终推进着这一主题不断深入。 只是在这个过程中老虚的态度始终暧昧着,我们虽然能从字里行间的设定中了解到乐园体制所谓的超脱之下到底是怎样的虚伪和压迫,然而“爱的战士”用以否定这个“美丽新世界”的理念以及在剧情中的承担者确是隐而未现的,即便老虚赋予野狗的台词犀利的刀刀见血,但他面对安杰丽卡洋洋得意自夸时的沉默也好爆发也罢,都只是就否定而否定,野狗的存在只起着阐释、推进、深化主题的作用,演对手戏的他本...

显示全文

我想科幻的意义当在于此,不是预测下个世纪自然科学走向的投机活动,而是出于作者讨论问题的尺度与深度现实题材往往捉襟见肘,故而不得不跳出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超越当下的物质基础,将现实中人类文明面对的隐忧,经过假想技术的引申发展,再放置于将时与空推向极限的设定之下,使当下尚且模糊的忧患显现为具体而确切的问题。 一言蔽之,科幻是为了展开并讨论终极问题而采取的极限手段,好的科幻应是哲幻。 乐园追放无疑是一部优秀的哲幻,作品一开始就摆出一副要让人格党和肉体派互掐出“人类本质”的老架势,让我止不住想起雪莱.卡根骑在桌子上二三十集的喋喋不休,而两位主角在机甲大战和卖萌卖肉之余的互相质问也始终推进着这一主题不断深入。 只是在这个过程中老虚的态度始终暧昧着,我们虽然能从字里行间的设定中了解到乐园体制所谓的超脱之下到底是怎样的虚伪和压迫,然而“爱的战士”用以否定这个“美丽新世界”的理念以及在剧情中的承担者确是隐而未现的,即便老虚赋予野狗的台词犀利的刀刀见血,但他面对安杰丽卡洋洋得意自夸时的沉默也好爆发也罢,都只是就否定而否定,野狗的存在只起着阐释、推进、深化主题的作用,演对手戏的他本身却并非答案之所在……《EFP》的第一个亮点是拓荒者:高超的技术手段,严密的组织,强大的行动能力,跨越数代传承不息的理念信仰……在主角带着观众接近真相的过程中,这样一个代表梦想与希望,集聚精英与智慧,矢志不移追求自由与远方的群体作为“乐园”的对立面逐渐丰满起来……而故事也眼看就要落入正邪两立和机甲大战的俗套。 情节急转,拓荒者以出乎预料的方式登场了,没有伟大组织,也没有英雄传承,甚至没有一个真正的人,“拓荒者”只是一段本来早已死去的命令代码,是被抛弃遗忘的星际飞船控制中枢,酷爱着音乐,在坚守遗志数百年的远航筹备中诞生了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浩瀚星空下的三个“人”,在感受这份精心营造的温馨时,也读懂了老虚的用意,他通过这样一个巧妙的安排,把一名困居于末世文明的谋生者、一台远远超越图灵测试的无机智能“生命体”,和一个抛弃了肉体作为纯粹人格存在的“人类”(呵呵,老虚一贯的“用心险恶”啊,安杰丽卡真的是人么?)…… 开篇预设问题——“什么才是真正的人类?”,或者确切的说,“从本体论的角度出发人类的本质是什么?”,通过这样的聚首:一个熟悉但即将衰败的人,一个模糊暧昧的“人”,和一个既无法证明也无法证伪的人,老虚把问题推向极致,推向虚无,推向毁灭…… 故事到这一步我心怀明悟却也略感失望,走到尽头的讨论只能到此为止了吧,剩下的任务就是让男女主角珠联璧合阻击大军上演炫酷机甲大战,最后在千钧一发之际登上飞船,让钉宫理惠附身的究极萝莉和大叔带着机器管家去流浪,老虚言下之意难道是:别想了,这问题无解,是时候把手从下巴处抽出来解除思考状态,开袋爆米花吧! 然而情节再次出乎预料,安杰丽卡和野狗无法赶上即将启动飞船了,拓荒者原始代码赋予的根本任务“将人类送往太空”彻底落空…他也失去了启航的意义,僵局。 “没有人类,我无法完成使命,已经不能启程了……” “爱着音乐、贯彻仁义,能够梦见星空的你的话,不已经是人类了吗?将我们失去的以及忘记的东西比起谁都更坚强地继承下来的,是你。所以,踏上旅程吧!无论在宇宙的哪个角落,你都可以昂首挺胸自报家门!你就是地球人类的后裔!” 这就是老虚的答案,最纯粹而彻底的,无法被混淆的答案——自我束缚沦为或自身或彼此或它者奴隶的生命,无论再怎么像“人”也不过行尸走肉:爱着音乐贯彻仁义追求自由与远方的精神,无论栖居何物,哪怕只剩一堆废铜烂铁,那也是“人”之所在。 人类,从我们开始“认识你自己”起直到现在而穷极未来,从根本上能够以本体论的方式定义吗?在这个意义上对“人”的追问被老虚导向极致后自我消解了,然而他并没有抹杀这个问题,他升华了问题……他这样问了,无论可否定义,这样的定义对我们重要吗?人类存在的意义能脱离存在而存在吗?如果可以它比存在本身更重要吗? …… 这份不安与焦虑在人类文明的每一时刻都不断被体悟思考着,但也被认为毫无意义,因为无论渡过了怎样的困境威胁文明与存在,曾使得二者不可得兼,我们都能将二者调和到一个合适比例来应对危局,开启下一个纪元…… 然而这份不安绝不能从幸存者的心中熄灭,逃避了这份痛苦的我们将会失去复苏它的力量,在自保本能的驱使下日复一日此消彼长,直到一天,人类终于得以长久的存在着,人类却也彻底的死去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乐园追放的更多影评

推荐乐园追放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