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对决 英伦对决 7.1分

一个小说读者和亚裔观众的失望

苏拾遗
2017-10-25 02:45:00
关于影片的表达倾向的一些非常个人化的观点。

本来我对这个电影的期待值是五星,因为小说主线就是阮先生这边(对应影版的关),我以为如果电影按着小说拍,以阮先生这个小人物普通市民的视角展开,把重心放在他的遭遇上(并由此顺带着引出郑智斗争的部分),有始有终地讲好他的故事,基本就不失为一部出色的、讲述海外移民生存状况和郑智斗争在普通人生活层面上的体现的电影了。可是影版的重心反了过来,把郑智斗争的一面作为重点,原著中比较有人文关怀色彩的阮先生的故事反而被弱化,甚至在情感铺垫和事实铺垫上都孱弱无力,我个人角度其实是有点失望的。

结合小说内容和影版宣传上的倾向,我以为影版会强化小说的大主题(阮先生的遭遇),引出一个亚裔移民在英语文化世界作为局外人多余人的格格不入感,突出个人和体制甚至国家机器和主流郑智对抗的无力感;再加上他是以一个外来人的身份卷入英国爱尔兰的本土矛盾,就更能突出他作为少数族裔在英国本土社会文化面前的迷茫和疏离。其实小说的落点不光是郑智斗争的荒诞和黑暗,郑智上的争权夺利给平民带来的灾难,也触及了“外来者”的生存境遇。小说的巧妙之处在于郑智斗争这一层的揭示完全是以阮先生的遭遇作



...
显示全文
关于影片的表达倾向的一些非常个人化的观点。

本来我对这个电影的期待值是五星,因为小说主线就是阮先生这边(对应影版的关),我以为如果电影按着小说拍,以阮先生这个小人物普通市民的视角展开,把重心放在他的遭遇上(并由此顺带着引出郑智斗争的部分),有始有终地讲好他的故事,基本就不失为一部出色的、讲述海外移民生存状况和郑智斗争在普通人生活层面上的体现的电影了。可是影版的重心反了过来,把郑智斗争的一面作为重点,原著中比较有人文关怀色彩的阮先生的故事反而被弱化,甚至在情感铺垫和事实铺垫上都孱弱无力,我个人角度其实是有点失望的。

结合小说内容和影版宣传上的倾向,我以为影版会强化小说的大主题(阮先生的遭遇),引出一个亚裔移民在英语文化世界作为局外人多余人的格格不入感,突出个人和体制甚至国家机器和主流郑智对抗的无力感;再加上他是以一个外来人的身份卷入英国爱尔兰的本土矛盾,就更能突出他作为少数族裔在英国本土社会文化面前的迷茫和疏离。其实小说的落点不光是郑智斗争的荒诞和黑暗,郑智上的争权夺利给平民带来的灾难,也触及了“外来者”的生存境遇。小说的巧妙之处在于郑智斗争这一层的揭示完全是以阮先生的遭遇作为引子的,而不是像影版一样被理所当然地一开始就摆上台面。影版对于两条线之间的因果关系处理得并不好。除了成龙线和Hennessy线之间因果性互动性体现得不明显以外,影版的郑智博弈线也就是主线,更是一种从上到下视角展示的郑智斗争,直接打开郑智黑箱给人看的,而不是小说那样从下到上的、草根视角逐渐揭秘,并在揭秘的同时提出问题和表达意义。我个人认为后者更有亲和力和现实感,毕竟郑智内幕和高层之间的利益交换就算对于研究者来说经常都是黑箱,更别说普通人。直接告诉大家高层官员如何互相掣肘,如何讨价还价并对此仅仅流于现象层面的展示的话,就相当于打开黑箱给大家看,连探讨的意味都有点失去了——换句话说影版在我眼中更像郑智纪实片或者纪录片,它的表达跟倾诉很弱。的确影版跟小说版的视角立意立场都有根本差别,表达重心不一样。但就算影版的立足点是郑智博弈,博弈线本身也有点粗糙,更减分的是影版的成龙复仇线没以简练的方式说圆,经常缺乏必要的交代和合理的铺垫,总令人觉得意犹未尽。而且对成龙线的交代不足造成的效果就是影版的重心成了Hennessy郑智线,成龙身上附加的那些个人VS体制、外来者异乡人(The Foreigner)的他乡境遇之类的命题都被弱化甚至隐藏。换言之,我个人的观点是,影版为了讲一个粗糙而略嫌直白简单的郑智博弈故事,牺牲了对一个普通人的生存境遇的挖掘和表现以及其中蕴含的更为复杂深刻宏大的命题的探讨,实在舍本逐末。

换个角度言之,我个人总觉得影片对郑智斗争的展示,总是有一点高高在上的视角跟自以为是的态度,导致影片讲述的故事总是有那么一点缺乏亲和力。影片大部分时候在近距离地透视乃至平视郑智斗争真相,但对观众造成的反而是俯视效果,毕竟观众绝大多数都是关先生一样的普通人,关先生的生活乃至遭遇跟大家更密切相关,观众更容易成为KB袭击的受害者而不是操纵者和知情人。影版反而着重体现了处在这一系列KB活动核心的Hennessy是多么被动多么受钳制,却不给KB活动的受害者关先生同等的关注,反而弱化这个个体的抗暴行为的意义;影版看起来是在挑战郑智正确,在试图讲述“不可说”(英爱矛盾以及其中的小九九),但是这种讲述的落点在哪里呢,这个事件作为一种噱头以外更多的意义在哪里呢?影片最后警方放了关先生一马,这种“法外开恩”又是想表达什么呢?虽然我看到这部电影在尽力解释每个人物都有不同的动机,但我还是觉得它骨子里缺乏真正的人文关怀——它并不是一个“站在鸡蛋一边”,以鸡蛋的视角看待它与高墙的对抗的故事,更不是什么关于“鸡蛋”的共同命运的故事,更多的却是高墙内部的自怨自艾自说自话,实在浪费了故事的格局。

我承认我是有站在自己的预期上指责影版的情绪在,因为我自己的预期,一方面是作为小说读者对小说改编的预期,另一方面则是作为生存在英语世界的中国人对“边缘人”亚裔群体的生存状态得到表达的预期。所以我对影版的判断不可避免地受到以上两方面的影响。但这个影片的前期宣传,尤其是国内宣传,让人以为成龙线是重头,成龙的角色为了女儿单挑体制,但正片似乎呈现出相反的情形.....我一开始热切地期盼这个电影会是一次依托成龙形象为亚裔发声的机会,然而事实证明,相比说出英爱矛盾这个不可说,口头上小小地挑战一下这个郑智正确,影片却在更大的郑智正确上进行了妥协,那就是站在西方的立场上对亚裔境遇保持缄默一言不发,使边缘化的更边缘化,透明人更透明。

从这个角度,影版关先生最后的结局就更耐人寻味。难道关先生活下来只能靠最后那施舍一般的枪口抬高一寸式的“赦免”?Bromley警官说“I believe we owe this chap something, this Chinese man won't give up. Keep back for now, No point waking the dragon.” 影片中关先生明明已经是英国公民,却仍旧说“I'm Chinese”;Bromley警官上面的一段话里也把他称为Chinese man;全片对关先生的称谓里出现得最多的也是Chinaman。关先生心里认为自己就是个foreigner,一个生活在英国土地上的外来者,是有名无实的英国人;黑人警官Bromley和爱尔兰人也称他为Chinese man,把他标记为一个外国人。或者说他本来就是应该是这一切——英格兰爱尔兰矛盾——的局外人,这段历史本该与他无关,他却不巧地又不幸地被卷进了这段历史造就的现实。这是他的故事,却又不是他的故事;这种尴尬的身份,自我身份认同和他人对他的身份标记,以及影片中的主导利益关系(英-爱高层间的交易),导致没有任何一方可以真正为他主持正义,他只能主持自己的正义。而影片最后Bromley对他的“赦免”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是出自职责和道义因为没能及时阻止爆炸导致他失去女儿而亏欠他,是因为他客观上帮助警方除掉KB分子而感激他,还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个无关矛盾核心(英爱问题)的不情愿地卷进来的局外人而放过他?影片虽然没有着重表现关先生的身份困惑,但也没有突出“他究竟是谁”或者“他认可自己是谁”这个问题,至少我个人觉得,一些原本在关先生身上可以得到有力表达的主题,在本片中都流于晦暗不明。

就算说除了关先生以外,Hennessy先生作为一个爱尔兰人也算是对于英格兰来说的Foreigner,那么Hennessy这个Foreigner的这层身份及其附加含义似乎也没有得到有力的表达,甚至比关先生的还模糊。打着The Foreigner的旗号/顶着The Foreigner的标题,却没有有力阐释好这个主题和围绕它的命题,更规避了其中一些核心问题,使得本片实在有文不对题和避重就轻的嫌疑。

我并不是期待影版把关先生塑造成一个英雄。我也不认为按照影版或小说关先生/阮先生可以被称为英雄。我只是觉得,对于这样一个个体以及他所代表的群体的共同命运可以给予更多的关注,可以依托他这个个体对于一些更抽象的命题比如个体尊严比如道德和正义展开更深入的探讨。而这个小说的题材恰恰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契机,成龙又是一个合适的依托。影片创作者有他们的意图,OK,我也尊重他们的创作,但我个人仍然会忍不住感到可惜。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英伦对决的更多影评

推荐英伦对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