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分析为何此剧并非韩版《逃避虽可耻但有用》(更新至第十话)

精分人仕
2017-10-23 看过

(2017.11.12更新至第九、十话细评,内有剧透)

已经看到很多评论都把《今生是第一次》(以下简称《今次》)”称作韩版《逃避虽可耻但有用》(以下简称《逃用》),但是经过细节分析(暂时只用今次的前十话和逃用的全集对比),我觉得其实两剧差别还是很大的,编剧的立意也是完全不同,如果只是走马观花的话,确实很容易觉得两剧相似。以下是从各方面细节的非严谨分析:


******所谓的“抄袭”与“借鉴”******(11.12更新)

不可否认的是,除了第八话末尾的帅气反转之外,第七、八话相比前六话,很多铺垫比较冗长,一些细节设定看起来也有一些瑕疵,从一定程度上来看,这可能是编剧迫于压力必须要拉一波收视率的结果,这个我在过后第七、八话细评里会继续分析,此处只是想谈一下所谓的抄袭和借鉴,理由是因为最新两话的走低,很多人把原因归结为前六话就是借鉴甚至抄袭《逃用》,现在抄完了,要编剧自己写就写不好了。我觉得有必要掰扯一下大家常挂在嘴边的“抄袭”和“借鉴”这几个字眼。

借用知乎上ID“鬼木知”写的比喻来说,这几个词可以这样理解:

“几百年前吴承恩写了一部《西游记》,将神魔小说写火了以后,市面上又出现了《东游记》、《南游记》、《北游记》等神魔小说,这是跟风

后来有人根据书中师徒四人过火焰山的情节拍出一部叫《大话西游》的电影,塑造出至尊宝这一角色给大家带来一个前半节让人爆笑,后半节让人唏嘘感慨的故事,这是改编

同时在日本,有本叫《龙珠》的热血格斗漫画的主角也叫孙悟空,同时他也有金箍棒和筋斗云,但漫画的故事却是发生在另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线和背景设定之中,这是致敬

看到电视上神魔题材大火,于是有人“原创”了一个剧本,说是一个道士带着三个徒弟受皇帝之名前往兜率宫求取长生不老药,期间他们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曾伏妖葛老庄,横渡流沙湖,平息火焰岭,留情女儿寨,最后师徒四人得道成仙,这是抄袭

有个女生因为害羞不敢表白,于是在男生生日那天送了他一本《西游记》,然后又在他头上敲了三下,这是借鉴~”

那么我们先来看一看《逃用》和《今次》的要素区别在哪里,相同又在哪里,由此来确定两剧该以什么词来定义。如果大家周围有任何故事创作人士,你们可以问问看,他们在构思大纲的时候会确定哪些要素。据好莱坞的一些编剧写作培训学校公认的总结,故事创作可大致分为五大要素和五大结构,请看下图:

故事的五大要素和五大结构

五大要素有:

(1)Setting(设定):故事在何时何地发生

《逃用》和《今次》的故事发生地点和社会背景显而易见是不一样的,时间可姑且都算作“现代”。

(2)Characters(角色):人物、动物或其他在故事中出现的物种

角色上可大致分类为 Protagonist(第一主人公), Deuteragonist (第二主人公), Tritagonist(第三主人公),Supporting Charactors(辅助角色),Antagonist(反派),Archenemy(宿敌/BOSS)。《逃用》有第一主人公森山美栗和津崎平匡,第二主人公是同事风见、姨母百合子,其他角色都只能算辅助角色了,反派只有小猫两三只,并没有BOSS类人物。《今次》有第一主人公尹智浩和南世熙,第二主人公禹秀智和马相九,第三主人公杨浩朗和沈元锡,最近风头很盛的延福南其实只能算辅助角色,同样,《今次》暂时并无BOSS类人物。

两剧的第一主人公对比之下,只有男主的背景相似(IT程序男,生活简单),男主的性格、女主的性格、女主的背景都完全不一样,具体细节可看后面的男女主人设分析。女二姨母百合子和禹秀智都是事业型女性,但是年龄和性格完全不一样,百合子快五十岁的人了感情方面还像小女生一样青涩,而禹秀智完全属于成人豪放派,抽烟喝酒玩一夜情是家常便饭。男二当中,风见是不婚主义风度翩翩的程序员,马相九是成功有为处事圆滑的花花公子CEO,重要一点是,不婚主义和花花公子还是有很大区别的。风见先对女主有些暧昧,过后转向了更成熟稳重的姨母百合子,而马相九从头到尾就只与禹秀智有瓜葛,对男女主的关系推动主要起到正面作用。《逃用》并无第三主人公,所以杨浩朗和沈元锡算是独有创新人物。

与女主有纠葛起到助攻效果的人物分别是风见和福南,但是助攻形式完全相反,同事风见是在怀疑并确认男女主的契约结婚关系后,光明正大地提出要女主也去他家中作家事担当,由此才与女主有轻微的暧昧,推动了男女主的关系,风见属于一般套路型助攻。相比之下,福南算是一个反套路的助攻,但是福南相关的整个人设和事件都太过刻意和跳脱,编剧最后没有把坑填好,其实真的很可惜。具体分析可以看我下面“第九、十话细评”。

(3)Plot(主线):故事中发生的事件与行为

主线中最相似的事件是“契约结婚”,但是《逃用》男女主结婚是为了逃避(男主是从与人相处的自卑当中逃避,女主是从职场上的挫败逃避),《今次》男女主结婚是为了独立(男主为了不再相亲和让父母安心,也为了有稳定的月租收入来付房贷,女主为了留在首尔有一个稳定的居住环境,借机寻求一个能帮助自己自立的机会)。

因为性格和背景的不同,两剧男女主各自对待“契约结婚”此事件的行为完全不同,这个是很容易看到的,在此就不再具体分析了。

围绕着各自不同的核心矛盾点,《逃用》和《今次》的主线中其他事件都完全不一样,过后在五大结构中会一一列出。

(4)Conflict(冲突):故事的核心矛盾或冲突点

《逃用》的核心矛盾在于价值,在职场中的价值,在家庭中的价值,如何衡量?如何计算?又如何公平?

《今次》的核心矛盾在于梦想,在与现实的激烈碰撞中,如何在黑暗冗长又孤独的隧道中,找到通往梦想的荧荧之光。

(5)Theme(立意):故事的中心思想、要传达的信息或教训

按题可见,《逃用》要传达的信息就是《逃避虽可耻但有用》,在自己的价值不被认同之时,不妨另找一个安全的地方逃避吧,虽然可能被别人说可耻,但是只要能有效地保护自我,又有何不可呢?

《今次》要传达的信息还不能说完全明确,因为剧还只播了一半,但是我猜是与第一话当中南世熙说的“新皮质”理论有关,换句话说就是“活在当下”,不论是梦想如何失败也好、人生如何丢脸也好,下一刻又是人生的另一个“第一次”,要像猫一样活得自由自在。

五大结构是指:

(1) Exposition(起因):故事是如何开始的。

《逃用》里,女主在职场中连连失败,机缘巧合在男主家当一周一次的家事担当,而后为了不跟随父母搬到乡下,也为了不再在职场中挣扎,提出与男主契约结婚,把婚姻当做职场来经营。男主觉得两个失败的人可以在一起倚靠生活,同意了契约结婚的协议。

《今次》中,女主阴差阳错与男主成了租客和房东的关系,后来因为拒绝差点QJ她的导演助理,不得不放弃好不容易当主编剧的机会,退出编剧界。男主为了不再相亲,也为了稳定的月租来还贷款,提出与女主契约结婚,女主不甘心受专制父亲的控制,也为了再次在首尔独立,最终同意了男主的提议。

(2) Rising Action(铺垫):渐渐走向高潮的一系列事件与矛盾

把《逃用》渐渐推向高潮的事件包括:两家相见谈事件,同事面前假装夫妇事件,风见分享女主事件,每周一次拥抱事件,在百合子面前演戏事件,温泉旅行事件,女主献身事件,回娘家事件。

《今次》还属于铺垫未完状态,现在已经发生的有:互相拜访父母事件,办婚礼事件,“我们”的称呼事件,福南跟踪事件,所属感事件,善良媳妇病事件。

(3) Climax(高潮):故事中重大的转折点

《逃用》和《今次》的高潮都应该是男女主心心相印,决定真正成为夫妇的时候,这个是根据“契约结婚”的走向必然既定的高潮,过后就会转为婚后生活的矛盾了。

(4) Falling Action(收尾):高潮后一系列指向结局的事件

《逃用》的收尾事件包括:平匡下岗事件,美栗打工事件,爱的榨取事件,共同经营责任者事件,职场与家庭平衡事件。

让我们拭目以待《今次》的收尾事件吧。

(5) Resolution or Denouement(结局):能解决故事核心矛盾的最终结论

《逃用》的结论是,生活就是很麻烦的,价值也是无法一点一点计较或精确计算的,只要两个人一起互相扶持,没有过不去的坎,也就不需再逃避了。

《今次》的结局如果收得好就是与“梦想”相关,收得不好我就要来降分了。 %%要素总结%%

由以上分析和《西游记》的比喻作对比可结论:两剧真正相似的只有男主的背景,主线中的“契约结婚”事件,还有因此既定的的高潮点。这些可算作《今次》是借鉴和跟风了《逃用》。除此之外,绝大部分的其他要素并不雷同,是编剧自己的创作,特别是《今次》前六话那么多金句,没有一句是从《逃用》那里借鉴抄袭过来的,因为两剧的立意本质就不同,根本没法抄。

如果在此分析下还要说《今次》是抄袭的话,那只能说世上绝大多数爱情剧都是抄袭了,因为创作的要素也就这么多,观众喜欢的花样也就这么几样,身世、误会、嫉妒,虽然狗血,但是经久不衰,而且高潮部分一定是男女主如何排除万难在一起,几个要素的相似之下就是所谓的“套路”。如果是清穿爱情剧就更是100%抄袭了,因为设定都是清朝,女主都是傻白甜美妞,男主都是霸道高富帅,绝对会有身世和误会之类的狗血桥段,男二甚至男三都是对女主莫名痴情不已,故事主线也是“夺嫡”相关,立意估计就是“如何成功地钓上清朝的高富帅”。

这年头能玩出新花样观众还能喜欢的毕竟是凤毛麟角,绝大多数编剧在现实的压力下,只能走狗血道路来争收视率,这也是本剧女主的无奈之处。再说韩国和日本对于版权的看重不是我们能比的,像于正这种无节操的抄袭神在日韩是绝对没有生存空间的。如果《今次》是抄袭的话,《逃用》的原创组肯定早就起诉了。

确实借鉴多了也就是抄袭,关键问题是如何定这个度。我对于这个问题其实思考了有一段时间了,并不只是从分析这两剧开始,我上面讨论的五大要素和五大结构是我觉得现在对于我来说最有用的衡量标准,一句话来概括:结构可以模仿,要素不能抄袭。

这句总结其实在美剧中更常见,因为美剧大多以类别为分的剧,比如犯罪剧或律师剧,相互之间结构都很相似,但是架构中的要素,特别是铺垫和收尾的具体事件,是完全不同的。这就是所谓的“老梗新用”。所谓的“梗”,其实就是相似的主线结构。如果拿人体比喻,主线结构就是骨骼,其中的要素是血与肉,人与人可以身高体型相似,但是血肉都一样的话,必然有一个是克隆人。

其实现在国内抄袭成风,特别是创作界和学术界,几个著名的官司的维权过程其实寒了很多人的心,因为绝大多数创作人是不可能投入如此精力和财力来维权的。很多人对于此事很敏感我也完全能理解,从长远来讲这是件好事,这样也可推动知识产权的保护。但是同时国内律法在此方面定义太松泛,社会大众没有一个普世的衡量标准,一些受此害的人们也缺乏一定的理性分析,这就是为什么经常有矫枉过正的情况。很多人自己都说不出来抄袭和借鉴的定义,只是凭着缺乏逻辑的直觉断论,这样是很片面也很不尊重创作者心血的。

我写此长评的原因,就是希望借由论述我的逻辑分析方式,看看对大家鉴定其他作品抄袭与否有没有理性的帮助。逻辑与理性分析才能指向真实的正确方向,而不是随意敲几个字当键盘侠就能从根本改变抄袭的风气。


以下是其他具体细节分析


******剧情发展****** 两剧在剧情上最大的共同点肯定就是各种无奈下的“契约结婚”了,但是其中最大的区别就是: 《逃用》的婚姻是为了男女主各自对现实的逃避而制造的港湾(男主是从与人相处的自卑当中逃避,女主是从职场上的挫败逃避) 《今次》的婚姻是为了男女主有各自独立的生活而制造的掩护(男主为了不再相亲和让父母安心,也为了有稳定的月租收入来付房贷,女主为了留在首尔有一个稳定的居住环境,借机寻求一个能帮助自己自立的机会) 换句话形容,《逃用》的男女主就像两只受伤而敏感的刺猬,希望依偎在一起度过这冰冷的冬天,但是不小心总会被对方的尖刺戳进心中。而《今次》的男女主更像是屋檐下一起避雨的行人,暴风雨来时可以客气地用言语温暖对方,一起打发这无聊又难过的时光,暴风雨过后,很难说大家不会只握握手就各分东西(当然编剧大人肯定是不可能让他们就这样分开滴~)。 从中心话题上来看,《逃用》主要探讨的是女性在职场和家庭中的定位与价值,从职场的挫败逃避到婚姻中的女主,从失败的婚姻中又被迫重新就职的闺蜜,还有牺牲了感情婚姻一直在职场中拼搏的姨母百合子,从不同的角色,编剧描述和讨论了现代社会女性对自己定位的迷茫和价值上的不被认同感。 《今次》女主与她的两个好朋友的故事,更多是从各个角度来看梦想与现实的剧烈冲击,特别是处于三十岁这个门槛的女人们,到底是要坚持自己的梦想呢,还是回归现实早点放弃?不论是希望事业有成而早晚奔波的秀智,或是期望结婚做一个好妻子好妈妈的浩朗,还是在梦想的道路上磕得头破血流的智浩,青春不等人,也许错过了这个“第一次”的机会,梦想也就只是一场梦了。从女主和她朋友们的身上,更能看出《今次》编剧想讨论的话题。

******男主人设****** 两剧男主人设其实只有男主的背景相似,都是程序猿,IT公司,工资不错,生活上不怎么愁吃穿但也很简单。但是两男主的性格还有单身的理由是南辕北辙的: 《逃用》男主是逃避现实,有严重的自卑心态,消极地觉得自己只能一辈子母胎单身,与女主结婚前后也基本上是都是被动的。其实他同意结婚的理由只因为觉得女主也是象他一样是个loser,两个loser可以互相凑合过日子,结果发现女主还是很受欢迎的时候自卑情绪就火速飙升,还给女主造成了各种困惑和麻烦。但是这种男主的自卑性格正好点题“逃避”,对于无奈的现实,如果无力去改变的话,消极地逃避也无不可吧,就如受伤的动物,只是本能地想保护自己罢了。 《今次》男主是自主选择单身,思想上觉得没有必要也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建立一个正常的家庭。他有各种相亲的机会,相亲对象(黄老师)甚至在他提出征求月租的非常规要求后,还希望与他继续谈下去,说明男主本身还是很受人青睐的。这样的男主单身的出发点是极度现实主义和实用主义,男主本身暂时(到第六话为止)还未看出任何自卑迹象,甚至在很多方面表现得极度自信:比如随时挑战公司CEO的权威,这个是完全自信自己在公司里的不可替代价值;或者是可以在随口让女主保持距离后,第二早还能理所当然地与女主说话并自动坐下要早饭吃。这样的性格让男主从来没有机会(也没觉得必要)去实践很多东西,这个也是点题了与女主遇到后,会有很多“第一次”的经验。 到第六话为止,南世熙的“梦想”已经明确:不受任何人的管制和打扰,安静地与猫猫在自己付完贷款的房子中,按照自己既定的algorithm(数学和编程中的演算法)生活下去。其实深层来看,这何尝不是另外一种对自我的保护?在这纷扰杂乱的现代社会,父母的期望,社会的期望,既定的习俗,强加的责任,都是套在每一个人脖子上的枷锁,只是有些人渐渐也就习惯了,而另外一些人一辈子也摆脱不了那窒息的感觉。虽然南世熙是个很自我的人,他也敢于去挑战世俗的偏见,却最后不得不为父母的纠结而剑走偏锋,演了这么一场契约结婚的大戏。 总结: 因为两男主的“自卑”和“自信”性格两极端化,造成两剧的相关设定和发展完全不同。只希望接下来《今次》的男主人设不会崩塌,当我看到《今次》男主那冷面却无法对猫猫的预算消减的时候,那呆萌的性格可列为我心目中韩剧日剧男主排名的前三了。相比之下,《逃用》男主的性格并不那么讨喜,实际生活当中,与这样自卑的人一起生活是很痛苦的,这男主仔细算来除了老实过分之外也没什么特殊优点。

******女主人设****** 两剧女主人设和背景都完全不同,唯一的共同点是“突拍子”,有时会有让所有人侧目的奇思妙想,并大胆付诸行动,这个特点也是两剧情节最大共同点“契约结婚”的主要推动要素。下面主要分析不同点: 《逃用》女主是心理学研究生毕业,在职场中总是不顺。被作为派遣社员(临时合同工)开除后,机缘巧合之下开始在男主家一周一次打扫清洁赚点零钱,最后因为不想跟随父母到乡下生活而提出与男主结婚。很明显这女主跟《今次》男主一样是现实实用主义,她把婚姻看做职场,把从男主那里拿工资当做理所当然,当两人要真正入籍的时候又因为男主要停发工资而指责男主是“爱的榨取”。女主的脑洞演示与周围的事件都代表了时下一些热门的社会性话题,比如刚刚提到的“爱的榨取”,如何能公平公正地看待主妇对于家庭的贡献和价值?是不是真的给主妇发工资就能圆满解决这个问题?如何把婚姻作为一个共同经营公司来运营?剧中人物很多的纠结点其实是现实中很多人遇到过的,这也是为何《逃用》如此受欢迎,引起了巨大的讨论的原因。 可惜败笔是女主的人物塑造有些过于苍白,在处理与男主的感情问题上也超现实,太过主动且生活感不够,新垣结衣与星野源看着也真不搭配。《逃用》在很多男女主互动感情细节的表现上给人感觉这剧跟当年的“电车男”一样,是给草食男YY“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的美梦。相比之下《今次》的故事更象是为了女观众而写的,叙事角度更偏向女主。 《今次》女主是首尔大学(相当于我们的北大)国文系毕业的高材生,当年为了当编剧的梦从家乡半夜出逃到首尔读书,而后十年拼搏,长期过着不稳定却又极度辛苦的生活(在剧作家的家中连续加班加了三个月,剧作家却都一直忽视她),不管怎样她都没有放弃,直到她差点被本来心仪的导演助理QJ,触碰到了她的底线,她情愿把自己逼到角落,毅然决然地放弃常年的梦想而退出编剧界,不接受任何虚伪的道歉。这点我是很佩服的,说明这女主虽然是理想主义,但是在大事上非常果敢有决断,大多数人在现实生活中是做不到的。女主而后被男主的“我需要你”而突生感触,继而决定与男主结婚,其实还是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现在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不是回到家乡受专制父亲的控制,而是通过这婚姻创造真正掌握自己人生的机会。相比《逃用》的女主,《今次》的女主更加倾向于独立而不是逃避。 总结: 两女主一个是现实主义,另一个却是理想主义,各自对契约结婚推动的根本原因也由此不同。《逃用》女主是为了逃避,而《今次》女主是为了自立。 值得一提的重要一点是《逃用》女主是从男主那里拿工资做家务,所以才做得尽善尽美,后来她说如果按她自己的标准,很多家务她也是得过且过的。而相比之下《今次》女主是清洁整理习惯非常好,自动自觉地做了很多男主并没有要她做的事情,在此之上还给男主交月租。虽然《逃用》女主也尽量在契约婚姻中争取自己的权益,但是《今次》女主的独立性是《逃用》女主不能比的,如果两个人换一下剧情,我相信“爱的榨取”是不会存在于《今次》女主身上的问题。 很喜剧的是,我觉得《逃用》的女主与《今次》男主性格上的实用主义非常相似,《今次》的女主在对感情的消极态度上又与《逃用》的男主一样,两剧人设和背景都非常巧妙,可谓是韩剧日剧里的良心之作。

******其他总结****** 总而言之,虽然《逃用》很多梗用得绝佳,也带有更多的社会性话题,我自己却更喜欢《今次》的喜剧氛围,毕竟这还是电视剧,博人一笑的目的还是很重要的。 音乐方面《今次》各种跟随剧情而变的猫狗音效简直是画龙点睛,最绝的就是第四集男主去拜访岳父的各种音效,配得非常巧妙。相比之下,《逃用》只有一首“恋”作主题曲,虽然星野源唱得很好听,片尾新垣结衣的配舞更是有意思,但其他音效更多是借用各种梗的代表音乐,原创性和巧妙性要差一些。 当然,《今次》萌翻天的大猫也是最大的加分项,《逃用》的小鸟只有象征意义,并没有真正深入人心。 且看接下来“今生第一次”还有何出彩的段落,希望人设和剧情一定不要崩坏,不然我铁定降分给编剧寄刀片。 最后贴一个第四集南世熙穿西装的截图,李民基走向巴士站那一段简直是太帅气了,果然是做过模特的范,看来我还是对任何禁欲正装系没有任何抵抗力啊。。。


#####第五、六话细评##### 《今次》男主与父亲对吼还有对女主说你让我“不便”,都是《逃用》男主一辈子也做不出来的。在此之上,从《今次》男主与女主妈妈的对话上可以看出,他虽然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心思却是很细腻的,他觉察出了女主的果断、坚强和自立,所以他安慰女主妈妈“我不会妨碍她做出的选择”。还比如他对女主说从此以后这都是“我们的事”,出发点也是希望两个家庭之间能和睦相处。相反的,《逃用》男主表面上是很细腻的人,关键时刻却因为自卑原因总是掉链子,比如在女主准备献身的时候居然会完全不顾女主的心情而推开女主,我当时只想大吼一句,“你他么是男人吗?!” 《今次》第六话的开头,借用了“请回答1988”的梗,但是也明确了本剧的立意:对三十岁门槛上的女人,除了爱情之外,“梦想”在何方?韩国有“88万圆世代”,日本有“宽松世代”,我们呢?更加迷茫的一代?就算有飞速增长的经济基础,但是年轻人大多为了生活只能妥协,并没有资格谈所谓“梦想”,80后的女人们更是如此。在此不对“梦想”相关的话题做过多探讨,有很多其他的长评关于此问题写得非常精彩,请各位看官有时间可以读一读。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今次》女主妈妈对为什么一定要办婚礼的解释,可看作编剧在通过妈妈的口告诉所有的女孩子婚姻中如何“自重”:有些看似不必要的程序,却是体现婆家人是否尊重人的表现;有些看似动听的称赞,却可能是要控制你的前奏;最重要的是,结婚不代表你应该放弃生活中其他的一切,因为你手中保有立足的根本,才能真正在婆家直得起腰来,而不像是女主妈妈那样,在家庭中几乎再也没有任何地位。 “独立”,这依然是两女主之间最大的区别。因为《今次》女主在经济上和精神上都是独立的,所以她可以在男主言语伤害她的第二早就直接怼回去,甚至没收了男主吃早饭的权利,还光明正大当着男主的面告诉别的男人,“我没男友那种东西”。你能想象新垣结衣在《逃用》里面这样怼星野源吗?事实就是,因为《逃用》女主把男主当上司,经济上不独立,连坐沙发的位置都要因为地位不同而纠结半天的时候,她就不可能有那个气性去直接怼她的衣食父母,从她身上,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传统女性的优良品质,比如“恭顺”,比如“忍让”。 时代和年龄的不同,女人们也该为自己做不同的打算。我并不是要论证哪一条路是真理,因为合适自己的才是真理。我且罗列和分析两剧的不同、两种性格与人生的不同。如果有些人总觉得两剧雷同,其实可以理解为他人的人生,总像一串葡萄,表面上看着真相似,要剥开细细看来才发现每一颗籽的形状和脉络都不一样,但不是每个人都有那种闲心和机会去细查他人的葡萄籽。走马观花也是一种愉快的人生,不是吗?

######第七、八话细评######

为何众所周知韩剧有所谓的“第八话定律”?这个定律本来是指的男女主一般在第八话会有亲密行为,这个并不适用于本剧,因为第一话他们就亲了。从第一话到第六话,本剧打破了很多一般韩剧的套路,这个估计是很多人(包括我)喜欢本剧的原因之一。很可惜的是,“第八话定律”的存在是反映了一个很现实残酷的韩国电视剧界,对于绝大多数长度为16话的迷你剧来说,其本质就是为了争取剧集过半的收视率冲刺,《今生是第一次》也逃开不了这个魔咒。因为这些迷你剧大多都是边拍边写,电视台提前投入和拍摄的最多只有前几话,广告也是厂商在看过前几话的收视数据之后,才会下决定要不要投入,也就是说真正能让电视台赚钱的,是大概从第七、八话开始的广告植入和插播,而第八话作为剧集中点,直接影响着投资商接下来的信心。那么电视台可不可能为了拍出好的作品而赔钱呢?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编剧必须得按需写作,死死地卡住第八话这个点。

相对于其他韩剧非要在第八话安排个男女主亲亲的场面,本剧编剧还算反套路,但是也不免生硬地来安排第八话最后世熙帅气的逆袭。虽然这个反转让老夫少女心爆棚,但是理智上来分析,从第六话就开始铺设的这个“福南事件”,最大的问题是影响了本剧故事的流畅性。一些本来应该埋好的暗线,还有福南的人设,却很突兀地让观众摸不着头脑,使第七、八话有一些支离破碎的感觉。虽然世熙一些细腻的心理活动改变和表现绝对是这两话的亮眼之处(赞一下李民基良心好演员),但就算是需要世熙嫉妒来推动情节,一些桥段和时机的安排也让人感觉编剧把醋瓶子堵在世熙嘴边说“你强行吃吧”。再加上主角与配角的戏份和时间上安排失调,就更让人觉得两头都想顾及,但是最后两头都没顾到。

拿第七话做个例子,第二和第三主人公的戏份时间表大概是这样的

11:06~13:30 (3分24秒)浩朗向朋友们自述要如何对待元锡

17:30~21:04 (3分34秒)浩朗和元锡第一次床上事件

32:58~35:02 (2分04秒)浩朗和秀智在车上讨论相九

37:38~39:43 (2分05秒)秀智和相九在酒会正式开始前的对话

39:43~43:07 (3分24秒)浩朗和元锡第二次床上事件

43:07~47:59 (4分52秒)秀智酒会上受辱事件

51:14~55:35 (4分21秒)酒会后秀智与相九在车上的谈话

配角戏份共计23分44秒,第七话总计66分31秒,配角戏份妥妥地超过三分之一,这个其实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从37:43一直到47:59,足足10分16秒只有配角戏份,这又不是50集的家庭剧,我很奇怪这到底是编剧的排时还是导演故意的,十分钟见不到主角的这是什么意思?而且这么多配角的戏份每次都超过了3分钟是为什么?还嫌现代人的注意力区间不够短吗?(Attention Span, 有兴趣的看官可以自己搜一搜相关的调查,据微软最新调查,人类平均的注意力区间只有8秒了,甚至少于金鱼的9秒。)《逃用》在这方面就做得很好,主角配角戏份和时间排得很合理,每话各种事件和情节安排得紧凑,不会让大家开始喊“我们要看主角啊”。

确实,秀智和马相九在酒会上遇到的事件是非常符合本剧关于“梦想”的核心矛盾:如果梦想与你的底线严重冲突了,你是会为了梦想放弃你的底线,还是为了底线而放弃梦想?第七话着重笔墨通过秀智的事件又强调了梦想与现实的矛盾,这点是非常好的,但是为什么会在秀智的事件之间再强加一个浩朗的事件呢?而且浩朗的事件时间还拖这么长!编剧你赔我世熙的戏份!说好的脸要打红打肿啊?看起来还是不够红不够肿啊!还能不能在一起好好地玩耍了?!

关于助攻,正如我在上文“要素分析”的“角色分析”中提到的风见和福南作为助攻的区别,《逃用》的风见作为一个典型套路助攻是起到了有效作用,而且又如润物细无声一般退出了男女主之间的关系,转到了其他情节需要上。虽然《今次》编剧想要福南走不平凡助攻路线,小心挖坑填不上把自己埋了哟!

黄牌警告一次,本周暂不扣分。

还有补充一点, 第七话南世熙指责福南的“逃避”与《逃用》的“逃避”是完全不一样的,《逃用》这剧表现的是对现实无力改变的一种自我保护式逃避,而福南YOLO的中心哲学是一种享乐主义自我麻醉式的逃避。假设如果福南出现在了《逃用》的剧情当中,对于整个剧的立意肯定是起反作用的,因为福南的逃避恰恰就是日本人觉得最可耻的一种逃避。在责任感过分强的日本,《逃用》的巨大作用就是重新定义了“逃避”,这对很多定位迷茫的人们是一种阿Q式的精神安慰。

######第九、十话细评######

本周很可惜只能降分了,主要原因还是第九、十话中编剧的逻辑混乱造成“梦想”相关的命题冲突。正如我在讨论区里阐述的,第十话开始智浩高中时代对“梦想”的自述,还有第九话开头智浩对世喜在电话里说的那番话,这两处跨度超过十年的自述双重否定了“写作是梦想”这个命题,并确立了“爱情是梦想”的唯一性,而智浩在前六话的多番自述中多次强调了“写作是梦想”这个命题。这里编剧的逻辑混乱造成了命题的矛盾,这是个客观存在的创作上的冲突,非主观情节理解能解释的,前六话多处的铺垫和金句因此变成了无根的浮萍。 女主是可以有两个梦想,爱情和编剧的梦想当然可以并存,但是编剧写剧本应该保持连贯性和逻辑性,如果设立了一个具有唯一排他性的定义,朝秦暮楚只能造成逻辑混乱、前后不搭,这里可算是《今次》开播以来最大的败笔,围绕着“梦想”这个核心矛盾点而塑造的女主人生轨迹和背景故事出现了难以自圆其说的冲突和裂痕。相比之下,《逃用》的编剧做得很好,整部剧的连贯性和逻辑性都非常强,人物的背景故事并没有任何明显裂痕,中间穿插的各种梗大多都与剧情很贴切,这个是《今次》编剧需要学习和改进的方面。

另外一个大问题就是福南事件的收尾有很多瑕疵,如我之前预测的,编剧挖坑太跳脱,填不上最后自己掉进去了。从第六话福南突兀的出场开始,强制接近女主,强制让男主吃醋,然后因为各种太过巧合的线索被男主误解为跟踪狂,让男主的逆袭了一把,强制拉了一波收视率,最后再在第九话澄清误会后转为“洞悉一切”的路人甲,中间有太多的漏洞和逻辑问题编剧没有处理好。其他很勉强的细节也罢,但最大的逻辑问题就是,如果福南在婚礼上与世熙、智浩还有普美都说了那么多话,按世熙智浩高智商和普美高情商的设定,怎么可能三个人对福南一点记忆都没有?编剧在这里当观众是弱智吗?

除以上两点硬伤之外,第九、十话其他的铺垫和细节《今次》编剧还是做得非常好的,加上李民基细腻的演绎,我完全可以感受到世熙冰山下汹涌的熔浆暗流,就等下一话遇到某个契机,让熔浆冲破冰山爆发出来!值得一提的亮点还有第九话中,几处情节表现世熙和智浩之间理性思维和感性思维的差异和代沟,这点是《逃用》中没有体现出来的。虽然《逃用》也是理科男与文科女的生活与爱情,但是却很少明显表示两种思维之间戏剧性的差异,可能因为美栗是现实主义者,思维方式更多偏向理性一方的缘故。

第十话末尾世熙在智浩近乎告白的驳斥后,把钱递给智浩作为对智浩去他父母家帮助祭祀的补偿,讨论区很多人对此表示:世熙太冷漠了。我的感觉是:人性太复杂了。《逃用》里美栗强烈谴责的“爱的榨取”,在《今次》的智浩眼中变成了“因为爱,当善良媳妇也是应该的”。其实真的很难说哪一个观点是“正确的”,女人在婚姻中的价值衡量是现代东亚三国男权社会中最难解决的一个问题。世熙的做法到底是因为他冷漠呢,亦或是他对智浩的劳动价值的一种尊重?我个人在此是偏向美栗的观点,虽然没有美栗那么极端,但是爱确实不应该成为被丈夫和婆家免费榨取劳动的理由。

而且我很肯定的是,如果世熙是把钱给美栗的话,美栗一定会怀着感激之心并且毫无任何心理障碍地收下吧。这样看来好像确实世熙与美栗更配啊?!是吧?

337 有用
48 没用
今生是第一次 - 豆瓣

今生是第一次

8.5

10563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13条

查看全部113条回复·打开App

今生是第一次的更多剧评

推荐今生是第一次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