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之树 羊之树 6.8分

【长文慎入】剧透,感想和评论。

三日
2017-10-23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恭喜《羊之木》获得釜山电影节评委会Kim Jiseok奖!

以下是二回观影的剧透,感想和评论。
长文,细细碎碎的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还有些想写的没写上,之后看着再补充吧。



===以下是少量剧透的评论===
*演员部分
#锦户亮
在紧张的剧情之中,突然被完美睡颜心跳暴击出戏两秒钟!
许多小表情好妙,比如对优香第一场的最后一个镜头,比如被北村小哥拍照之后的表情,比如理发店,能乘着他的反应接触这个故事,导演诚不欺我!
Band戏突然锦户亮附体,与月末一判若两人!开始以为是精分,后来觉得别有用意!
虽然一直说“鱼很好吃”宣传小镇,但是和松田小哥第一次吃饭,在小哥大口吃着生鱼片的时候,他不动声色的扒拉着碗里黑乎乎的疑似咖喱盖饭的东西。

#松田龙平
最喜欢的镜头是他第一次围观乐队的时候随着音乐抖腿的动作!
甚至觉得这一个动作根本可以代表人物性格!

#木村文乃
好傲娇又好美,虽然人物最后的选择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

#优香
在这里好美!差点忘记她就是爸爸偶像里的妈妈了!


*音乐部分
很喜欢穿插在故事之中的效果音,像是既有一种黑色幽默的诙谐,又有一种冷寂的恐怖。


*镜头部分
比较喜欢的几个镜头:
最喜欢的镜头大概是北村小哥在船上的时候给他的特写!他的脸在画面上是固定不动的,而背景碧蓝色的海随着船的摇晃上下颠覆。配合剧情,这个画面的表现手法好棒啊!

月末回到家时,镜头没拍脸只拍了腿,狭小的玄关旁边放着一架折叠轮椅,下一个镜头是老爹在修头发。

月末被北村小哥拍照之后骑车离开,小哥说不是他干的,月末停了一下又立刻骑走了。这一停一走的节奏真是绝妙。









===以下海量剧透(和伪剧透)慎入===
灰茫色调的海港小镇。市役所役员月末一接到任务,迎接6名移居者入住这个村镇。

(导演在访谈里说,为了寻找这样的地方,驱车沿着日本的海岸线找了一个月,终于选定在富山鱼津。人们说那里天气不好,总是下雨,可是拍摄外景的时候却总是阴而不雨的绝妙气氛。灰白天空和深色海水营造了一种紧张感,仿佛是平凡的渔港日常,又好像酝酿着什么犯罪气息。)

-六人的故事-

*理发店的小叔叔 #水泽绅吾
在两名护送人的注视下走过检票口,是与月末的第一次见面。做什么都毕恭毕敬、谨小慎微的样子,不知怎的让人觉得有些异样。他给开理发店的大叔当帮工,第一次用电推子给客人理发就剃了两个和尚头回去,开理发店的大叔不禁怀疑起他的理发执照是不是监狱里拿的……
小叔叔察觉到来自大叔的怀疑,叫来月末与他商量。结果顺势而为,他拿着刮胡刀架上了月末的脖子……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因为多年以前,他就是这样一刀封喉,结束了一个人的生命。

*洗衣店的老头子 #田中泯
月末开车到指定的地点的时候,发现停在了荒无人烟的马路边,就对着监狱门口。从里面走出来的老头子,左边眼皮一道狰狞的疤,腰杆笔直眼神锐利。回程没开出多久就被一辆黑车追车。对方一副黑道做派来势汹汹,想要威胁老头子回去组织,却被老头子单手擒下,厉声拒绝。目睹这一切的月末心里又惊又怕,关于6名移居者身份的怀疑几乎落实。
老头子转入一家小阿姨开的洗衣店做助手。小阿姨对待长者并不客气,有一说一,有时候还有点吆五喝六的架势。尽管老头子工作卖力,但是人们害怕他的面相,顾客还是渐渐减少了。

*环卫工人小姐姐 #市川実和子
小姐姐好像永远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怎么与人交流,也不试图融入。
Nororo祭的时候村民们一起宴饮,理发店的小叔叔喝醉闹事,小姐姐逃也似地离开了现场。月末以为她被小叔叔吓到,她却说:我不怕他们,可怕的是我自己。据说小姐姐的丈夫醉酒后总是对她家庭暴力,于是有一天趁他熟睡之时,她拿着2升的酒瓶向他头上砸去。

*养老院护工小姐姐 #优香
充溢着女性色气的小姐姐在养老院形形色色的老爷爷里一眼锁定了他,以暧昧的姿势帮他刷起了牙。两人的激情一触即发,不过几个照面,老爷爷已经把她压在墙上激吻。月末某天回家,突然发现偏瘫的爸爸正在用能用的那只手别扭的修着头发。那时他还不知道,不久后的Nororo祭那个大雨的夜晚,在他家阳台,爸爸被小姐姐挣扎着推开后,一个不稳从阳台上摔了下去。

*渔场工作小哥 #北村一辉
小哥不笑的时候有点狠厉,笑起来又有点邪痞。一到小镇就差使月末去买烟,他的态度让月末没什么好感。6人来到小镇不久后,出现几年未遇的疑似杀人事件。闻讯奔去现场的月末,在人群里就看到了小哥邪气的笑容。据说曾经是道上混的,在监狱里加入了摄影部。作为政策,6人将会在这凋敝的渔港小镇待满10年,这令小哥如坐针毡。工作之余,他带着一个照相机四处闲逛,脸上总是挂着一抹唯恐天下不乱的邪笑。结果,他所期待的,果然发生了。超出他期待的部分,也随之而来。

*快递员小哥 #松田龙平
对于月末而言,快递员小哥看起来是6个人里最好相处的。年纪也差不多,很好说话。小哥也说月末人很亲切,第一次见面时就坦白了他的过去。原来小哥以前在街上被不良缠上,两方厮打,下手没个轻重不小心就死了人。法院判的防卫过当。此后,快递员小哥偶然撞见月末几个的乐队练习,也开始对音乐产生了兴趣。一来二去,他和月末他们走的最近。平时他不受渔场小哥的挑唆生事,专注工作,Nororo祭时则和当地居民一起迎神。他追求小镇上的女孩,参加乐队排练,似乎已经完全融入了当地居民的生活。这时,镇上来了一位关于过去的来访者,打破了这样的平静。


-月末的视角-

*地下乐队
与6人几乎同时来到小镇的还有月末的高中同学Aya。对Aya迷恋未泯的月末邀请她再组地下乐队,于是他们和另一个同学一起在一个车库里开始定期排练。音乐风格奇特强烈(月末:‘算是摇滚...吧’)。在政府工作的时候循规蹈矩,按部就班的月末,脱下制服,放下前发,沉浸在充满破坏感的音乐之中。而从一次偶然的见习开始,快递员小哥走向了他们,这响亮共鸣之中以纤细情感维持的微妙平衡开始崩坏。











===以下是包含透光光的剧透的观后感,真的慎入===


*细节
洗手:松田小哥杀人抛石后,开车来到和Aya约好的地点。下了车,没有径直走向Aya,而是先去洗了手。洗完后湿漉漉的手抚上了Aya的脸,让她有一丝抗拒。也许是因为触感冰凉,也许是因为其间隐然夹杂的海水与血的腥气。

照相机:北村小哥拍下松田小哥杀人的情景,在船上威胁松田小哥的时候说过 “如果我说我要钱,你怎么办?杀了我?”最后月末在松田小哥的车上发现了北村小哥的照相机,问起的时候,他说:“我买下了。”

着装:最初重组band时月末身穿市役所公务员平凡的制服,过了一阵子却穿起了破洞的牛仔裤。试写会上有人提问此举的用意,锦户说那就像是高中时会穿的衣服,月末想对Aya传达:我的心还停留在那时,未曾改变。

*Nororo之一
Nororo原本是大海里邪恶的化身,被村民打倒之后,最后成为了保护神。长久以来,寄居海岸的人们乞求着Nororo的庇护,又订下代代相传的规定:不可以直视Nororo神。对Nororo的信仰,在月末等小镇住民心里根植着这样一种存在,令人畏惧而崇拜,退避而好奇。

整部剧中,月末作为“唯一的普通人”,并不只是观众,也并不只是纯善的。我觉得他最有人性的部分,他对故事最大的推动,体现在他和Aya吵架,情急之下告诉Aya松田小哥过去的监狱经历,又打电话向小哥道歉的这一举动。即使是朋友,也终究有名为犯罪的那隐秘幽暗的一角,让人小心避让,不敢直视,却无时无刻不意识着它的存在,就仿佛在他们头顶俯视一切的Nororo神像一样。

然而对于松田小哥而言,这一句揭秘与道歉,却是在他快要融入的当时轻轻的推拒。即使表面上再相似,而他是越过了线的人。无法责怪月末,他没有说谎,他告密的动机里或许有隐含针对性的怀疑,但更多的可能只是嫉妒与埋怨。但是松田小哥挂了电话,对上仇家,再一次面临过去现实的深渊。既然自己一直是这样解决问题的,这次为什么不继续呢?


*Nororo之二
Nororo祭上北村小哥和松田小哥都参加了游行,北村小哥的目的很直白,就是想试探怂恿松田小哥,达不到目的摘了帽子就走,他一点都没有想要融入当地。而就在我以为松田小哥是真心想融入这个地方的时候,天降大雨,小哥走到Nororo面前,直视着它问“Nororo大人你在生气吗?”

穿着游行服装却违背传统的直视,表面是温顺,内在是反骨。发问是天真,但是这样的天真却隐含着一种不知退却的残忍。温顺与反骨,也与此前祭典宴饮上他制服水泽叔时绕过正面而从背后踹一脚的行为相呼应。天真与残忍,则是最后他拉着月末跳海的一种呼应。走向悬崖前,松田小哥说“别担心,大概你会赢的。”他并非贪生怕死,也不是慨然赴死,只是仿佛感受不到疼痛、感受不到死亡的可怕,在他的字典里面只有想做和不想做,没有‘不可以做的事’这个条目。他从单纯的动机出发,可以做出极端的事情。所以就算他如何隐藏,他和月末等普通人终究不是一路人。


*Band
第一次看到Band戏的时候,让我觉得仿佛是幕间换场一样,摇滚的月末和他平时的形象判若两人。整个小镇平淡的日常,在这音乐下突然露出紧张的獠牙。

导演在采访时说Band是他最喜欢的戏,片里的音乐也是他年轻时代最喜欢的音乐。他很能理解这些小镇年轻人’没有用武之地(やり場のない)’的心情。

剧中最直白的表现这种心情的大约是北村小哥的角色了。他一直觉得小镇的生活太无聊,缺少刺激,于是摩拳擦掌,蠢蠢欲动,仿佛有巨大的犯罪欲望想要宣泄。对于月末他们来说,这种冲动宣泄的出口是无人欣赏的音乐。而松田小哥也是偶然路过,才被乐队所吸引。近结尾处,杀了人之后,他来到月末家练习吉他。月末醒了找到他,他说:“这个年纪了再想学吉他也晚了吧。”月末说:“不晚,我教你。”那欲望的出口不只一种。甚至之后在悬崖边,月末也是同样的态度:“偿清罪恶,再回来吧。我们等你。”
然而罪恶终究太深了,回不了头了。



*羊之木
一直在思索羊之木是如何与故事主体联系在一起。

影片中明确出现羊之木,是市川小姐姐的角色从海边清垃圾的时候捡到一块奇异的铁质画盘,植物的茎叶顶端长出了羔羊的样子,就挂在自己的家里。吃剩下的鱼、垃圾桶边的死麻雀,她都在地上挖一个坑把它们埋进去。小女孩们死掉了心爱的小乌龟很伤心,小姐姐却说这不是告别。埋在土地里,能长出新的生物。

之前有看到影评写道,羊之木既是动物,又是植物,就仿佛动植物矛盾的共存,在这片小镇的每个人身上善恶共存,难以区分。

导演在访谈里说,杀人者与没杀人的人之间有一道线,同是杀人者,根据死人时状况不同,相互之间也是有界限的。

在这难以辨明的矛盾共存之中,试探并描绘着朋友之间,恋人之间,杀人者之间,原住民与移居者之间,那条或微妙或宽广的线,大约是这个电影所做的一种有趣的尝试吧。
45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羊之树的更多影评

推荐羊之树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