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对决 英伦对决 7.1分

在成龙电影里遭遇爱尔兰人的百年怨恨

大卫·独处尼
2017-10-13 看过
(本文参考了豆瓣网友lightring同学的文章大英帝国与反叛组织的恩恩怨怨;以及豆瓣网友doudou同学的一部爱尔兰共和军的科普片,万分感谢,请原谅我不问自取。)



今年国庆档期,有两部电影堪称惊喜,一部是王晶的《追龙》,一部是成龙的《英伦对决》。相比于《追龙》,《英伦对决》更为独特,因为这部电影很不成龙,也很不香港。如果说王晶是严肃起来了,那么成龙则彻底让出了对电影的主导权。除了成龙主演之外,这部电影可以说完全看不出过去“成龙作品”的痕迹,如果把成龙换成连姆•尼森,我们会以为在看新一集的《飓风营救》。
    
说实话,成龙扮演的关玉明这个角色有点游离于影片整体氛围之外。他只是偶然卷入恐怖袭击事件的局外人,然后一心复仇的他掺和进了一场政治危机与阴谋当中。但他自始至终与这场危机和阴谋毫无关系,也并不知情,他只是执着地想要弄到袭击者的名字。而他本身中国人的身份对于影片的推进也没什么帮助,看影片结尾字幕,这部电影改编自小说《中国





...
显示全文
(本文参考了豆瓣网友lightring同学的文章大英帝国与反叛组织的恩恩怨怨;以及豆瓣网友doudou同学的一部爱尔兰共和军的科普片,万分感谢,请原谅我不问自取。)



今年国庆档期,有两部电影堪称惊喜,一部是王晶的《追龙》,一部是成龙的《英伦对决》。相比于《追龙》,《英伦对决》更为独特,因为这部电影很不成龙,也很不香港。如果说王晶是严肃起来了,那么成龙则彻底让出了对电影的主导权。除了成龙主演之外,这部电影可以说完全看不出过去“成龙作品”的痕迹,如果把成龙换成连姆•尼森,我们会以为在看新一集的《飓风营救》。
    
说实话,成龙扮演的关玉明这个角色有点游离于影片整体氛围之外。他只是偶然卷入恐怖袭击事件的局外人,然后一心复仇的他掺和进了一场政治危机与阴谋当中。但他自始至终与这场危机和阴谋毫无关系,也并不知情,他只是执着地想要弄到袭击者的名字。而他本身中国人的身份对于影片的推进也没什么帮助,看影片结尾字幕,这部电影改编自小说《中国人》,看来这个身份设定在原著中就存在,可能作者认为中国人都很能打,但这身份对故事没什么帮助。
    
同样,关玉明过往的悲惨经历对于故事的推荐也帮助不大,他当年妻儿死于非命,但这笔账算不到影片里的任何一个人头上。如果说有促进作用,就是他格外珍惜这唯一的女儿,这给他执着复仇提供了强烈动机。有意思的是,关玉明是一个前美军特种部队成员,所以他的一身功夫其实是“美国制造”。
    
当然,成龙这个角色对于中国观众意义重大,这是很多中国观众对这部电影感兴趣的原因。如果拿掉成龙和他的动作戏,剩下的就是一部典型的好莱坞政治惊悚剧了。而且这还是一个有门槛的政治惊悚剧,这部电影不像《谍影重重》那样,凭空捏造了一个组织,这部电影,建立在真实历史的基础上。
    
看看皮尔斯•布鲁斯南扮演的北爱尔兰政客汉尼斯的扮相,精心打理的花白头发和胡须,精致的无框眼镜,活脱脱就是现实中的新芬党党魁亚当斯。还有影片中多次提及的军事组织UDI,明眼人都知道,它影射的正是大名鼎鼎的爱尔兰共和军。影片里的汉尼斯,还有与他貌合神离的妻子,分道扬镳的前战友,以及英国国防部长,就这么几个角色之间的冲突,把英国与爱尔兰几百年的恩怨情仇都给勾勒了出来。

而这些历史背景,构成了很多观众的电影门槛,据说看电影的时候,不少男观众都被他的女朋友问得哑口无言。但也因为有了这样的格局,这部电影就不再是一部简单的《飓风营救》,如果把成龙替换成老福特,这部电影看上去就特别像杰克•瑞恩系列,尤其像那部《爱国者游戏》。



    
不如让我们花点时间,把电影里围绕着汉尼斯的这几个人物之间的关系梳理一下。首先是汉尼斯本人,他过去的身份是爱尔兰共和军的头目(电影里改名了,咱们就不用遮遮掩掩了),如今的身份则是北爱尔兰政府高官。这个人的人生轨迹就是放下屠刀,立地掌权。他所代表的,是爱尔兰共和军内部,谋求和平解决纷争的派别。但如果你以为他是良善之辈那就错了,按照影片的塑造,这是一个野心家,把爱尔兰共和军的恐怖力量当成和英国政府谈判的筹码,可以说他是两头忽悠,从中渔利。
    
电影里的恐怖袭击是汉尼斯策划的,但是他原本的方案是不伤人,而只是炸掉几家金融机构。目的是进一步向英国政府施加压力,要求英国政府特赦一些被俘的共和军成员。然而他曾经的一位战友,共和军的另一个领导者则背着他更改了方案,让这场袭击变成了真正的恐怖袭击,关玉明的女儿就死于这场袭击。
    
这位领导者所代表的,是爱尔兰共和军里的激进派,他本来就看不上和平路线,更认为汉尼斯就是个背叛革命的政客。在真实的爱尔兰共和军内部,也发生了类似的分裂,一派主张走和平路线,一派主张走暴力路线。做个类比,这有点类似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里的法塔赫和哈马斯。巴解组织是一个暴力起家的军事组织,但到了后期,阿拉法特所领导的法塔赫转而走上了与以色列和平谈判的道路。而哈马斯,则继续暴力路线。阿拉法特在世的时候还可以压制哈马斯,等他去世了,哈马斯迅速壮大,巴以和解遥遥无期。当然,电影里的汉尼斯,对于组织的控制力远远比不上阿拉法特。
    
而汉尼斯之所以被摆了一道,是因为他的妻子也背叛了他。他妻子对他的背叛是全方位的,不仅出卖了他的计划,还和他的侄子搞在一起。汉尼斯的妻子为什么这么恨他,因为他没有像当初承诺的那样,为他的大舅子报仇。包括汉尼斯的大舅子在内,还有他的父亲、兄弟,都死在爱尔兰与英国的战斗中,而这些“革命烈士”,也成了汉尼斯能够飞黄腾达的政治资本,然而汉尼斯并没有报仇雪恨,反而谋求与英国合作,这是他妻子仇恨的根源。
    
影片里也交代,杀死汉尼斯大舅子的并不是英国政府,而是爱尔兰共和军的死对头——乌尔斯特民兵(UVF)。这个组织源自于爱尔兰独立,原本爱尔兰地区有32个郡,爱尔兰独立的时候带走了26个郡,还剩下6个郡就是现在的北爱尔兰。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结果,和爱尔兰地区的宗教分布有关,众所周知,英国是信奉新教的国家,而爱尔兰人则信奉天主教,这是他们难以融合的根本原因。在爱尔兰地区,新教徒是少数派,但在北爱尔兰地区,新教徒却是多数派,这也是这六个郡没有跟着一块独立的原因。

尽管爱尔兰已经独立了,但是北爱尔兰仍然是双方争夺的目标,北爱尔兰的天主教徒组织了临时爱尔兰共和军,继承爱尔兰共和军的衣钵,而新教徒也针锋相对地组织了乌尔斯特民兵。这两支武装力量经常针对对方平民发动恐怖袭击,并且互相栽赃陷害。尽管双方都声称要通过和平手段推动北爱尔兰的政治和解,但私底下却仍然动作不断。


    
    
这部电影展现出了爱尔兰人残酷的一面(当然英国政府对待恐怖分子也是相当冷酷无情),但说句公道话,如今的爱尔兰人有多残酷,他们的历史就有多悲惨。
    
19世纪早期,一位法国旅行者周游世界,到过美国和爱尔兰,回去之后写道:“我曾见过栖身于森林之中的印第安人,也见过戴着锁链的黑人,当我琢磨他们可怜的处境时,我曾认为,我已经见到了人类悲惨遭遇的极端状态了。然而,我当时并不知道爱尔兰人的不幸处境。”这段描述来自托马斯•索维尔那本著名的《美国种族简史》,索维尔评价说:尽管爱尔兰人在法律上是自由的,但他们是在自己的国土上过着被压迫的生活。定居在爱尔兰的英国人已经没收了大部分土地,并出租一部分给爱尔兰佃户,从而掌握着爱尔兰的农业经济。爱尔兰农民只能在剩下的边边角角的土地上种植土豆。
    
索维尔在书中描述了爱尔兰人的悲惨境地。在爱尔兰历史上,最触目惊心的事件有两个,一个是1641年的造反。先是有成千上万的英格兰新教徒惨遭爱尔兰天主教徒杀害,接着又有成千上万的爱尔兰天主教徒遭到克伦威尔的血腥屠杀。在这场持续了十多年的交战中,有50多万人——约占当时爱尔兰总人口的40%——死于战争、饥荒和疾病。英国战胜爱尔兰之后,颁布了所谓的惩罚性法律,剥夺了爱尔兰人许多基本权利。爱尔兰天主教徒既没有选举权,也不能担任公职和律师,还不准他们上大学或在大学任教。爱尔兰天主教徒的子弟,从法律上来讲,没有受教育的权利。对于这样的处境,英国著名政治家埃德蒙•伯克评价说:针对爱尔兰的惩罚性法律是“自古以来人类凭借着邪念所能构制出的最巧妙而精良的机器,用以使百姓堕落,并进而败坏人性本身”。
    
第二件触目惊心的大事件就是爱尔兰大饥荒。前面我们提到了,爱尔兰大部分土地都被英国贵族占据了,还剩四分之一边边角角的土地都种植了产量大、价格低廉的土豆,土豆养活了450万爱尔兰人。然而成也土豆败也土豆,1843年开始,一场马铃薯晚疫病在北美与欧洲蔓延,引发了饥荒。到1485年,疫病蔓延到了爱尔兰,毁坏了当年以及其后连续几年的土豆生产。这场灾难对于爱尔兰人是毁灭性的,大约有100万人死于饥饿或由饥饿引发的其他疾病。更多的人选择了逃离,仅在19世纪40年代中期的短短几年里,大约有三分之一的爱尔兰人消失了,到了1914年,爱尔兰的人口只有19世纪40年代的一半。
    
当然,将爱尔兰人置于死地的不仅仅是土豆歉收,还有英国人的袖手旁观。英国方面不仅救济款项少得可怜,而且在这非常时期,对爱尔兰农民的地租和税收都照收不误。可以说是雪上加霜。举个灾难期间发生的具体案例,来看看这个时期英国人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当时,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苏丹阿卜杜勒•迈吉德一世宣布,对爱尔兰提供1万英镑作为援助,但维多利亚女王却请求他只提供1000英镑,因为女王自己也仅仅捐赠了2000英镑,如果外来援助比她捐的多,她的面子往哪儿放?碍于女王的情面,阿卜杜勒最终只捐助了1000英镑。但他随后又提供了三艘船的物资援助爱尔兰。而维多利亚女王又从中作梗,阻止这三艘船靠岸。无奈的土耳其人只好再跋涉50公里,停靠在了位于爱尔兰东部的德罗赫达港。
    
这场大饥荒摧毁了爱尔兰人对英国人的最后幻想,独立成为他们唯一的诉求,这诉求之强烈,完全可以和犹太人复国相提并论。



    
就是在这种强烈仇恨和渴望独立的土壤里,孕育了爱尔兰共和军。而面对英国这个庞然大物,爱尔兰人深知正面对抗是没有胜算的,于是爱尔兰共和军走上了以小搏大的恐怖主义道路,为了制造恐惧,达成独立目的,他们绑架、暗杀、发动恐怖袭击,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不惜为虎作伥,在二战时期勾结纳粹。
    
爱尔兰共和军发动的最著名的一次恐怖袭击,是在1979年8月27日,在爱尔兰炸死了著名的蒙巴顿伯爵。蒙巴顿伯爵堪称大名鼎鼎,他是维多利亚女王的增外孙,曾经担任过英国海军大臣,他是二战时盟军东南亚战区总司令,二战以后他出任了最后一任印度总督,主持制定了印巴分治的“蒙巴顿方案”,然而也正是这一草率的方案,导致了印巴之间的大屠杀。高晓松曾经在他的节目里讲过蒙巴顿伯爵的故事,称他是一个妄人。包括这场著名的暗杀在内,从1969年到1982年,爱尔兰共和军一共制造了3000多次爆炸事件,两千多人因此而丧生。而爱尔兰共和军的创建者迈克尔•柯林斯更是被看做是现代恐怖主义的鼻祖。
    
“恐怖主义”作为一个专用名词,最早出现在18世纪末法国大革命中的雅各宾派专政时期,雅各宾派对异己分子大搞所谓的“红色恐怖”。恐怖主义又分为近代恐怖主义与现代恐怖主义。两者最大的不同是:近代恐怖主义往往是个人恐怖行为,暗杀的对象也往往只是有影响的政要个人。近代恐怖主义的口号是“要更多的人看,而不是要更多的人死”。现代恐怖主义则形成于20世纪60年代,恐怖活动已超出国界而具有国际性质。现代国际恐怖主义表现出一些新特点,如恐怖组织集团化、恐怖行动跨国化、恐怖手段科技化、恐怖目的残酷化等。他们提出的口号是“要更多的人看,也要更多的人死”。
    
无论是近代恐怖主义还是现代恐怖主义,都是工业革命之后的产物,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信息革命之后的产物,用自媒体人罗振宇的话说:恐怖主义是一种现代病。恐怖主义诞生最重要的原因,是大众传播的发展,恐怖主义是伴随着报纸、广播、电视、互联网发展起来的。因为也只有在现代传媒技术的帮助下,才能实现“要更多的人看”这一目的。这样的信息传播速度,在古代是办不到的,罗振宇举了个例子,蒙古人在征服世界的时候,要想制造恐怖感,需要用残酷得多的手段,比如说屠城。罗振宇认为,现代传媒成了恐怖主义的放大器,全社会成为他们的“剧场”,他们利用现代传媒传递恐惧,争取同情,激发士气,如果没有现代传媒,他们的恐怖行动将毫无效果、毫无意义,甚至连组织本身都难以维持。
    
然而反过来,也因为现代传媒的存在,让恐怖主义像人类的癌症一样迅速扩散,却又难以根除。罗振宇评价说:“针对恐怖分子的打击,当然很必要,但这只是一个方面。重新思考现代社会的天然缺陷,和媒体的反应模式,可能也是我们不得不做的事。”
524 有用
49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1条

查看更多回应(31)

英伦对决的更多影评

推荐英伦对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