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么庸俗,要么孤独

袋鼠的眼
这是天才的故事。天才大都没好下场,莫扎特病死,兰波早逝,霍金瘫了。而南海十三郎,则在半疯不疯中迎来了生命的终点,死的时候连一双鞋都没有,只带着一身的臭气,和一张洁白的《雪山白凤凰》。

这部电影有着香港电影一贯的特色,尽皆癫狂,尽皆过火。刚开始的时候,那幕荒诞的家庭戏和舞会艳遇,加上普通话配音,差点就让我关掉电影了。然而看着看着,一股凄凉感就慢慢涌上心头,随着故事的进展,慢慢地喜欢上这个恃才傲物又性情洒脱的天才,为他的遭遇而感到揪心,为他的孤寂而感到难过,在这个混浊的尘世里,他始终保持着洁白的心灵,当昔日的伙伴要为他洗澡时,他说:做人最重要的是心干净,给我喝口水就行。

他叫江誉镠,南海太史公之十三子,名门出身,天资过人,聪明伶俐,从小下棋让上几个子都不输给老爸。他积极地接受新思潮,告诉别人自己是接受五四文化的,可骨子里又有一股传统士人的迂腐,看到奢华的舞会,忍不住感叹国家落后而民众却无心报国,然后就被女人给勾走了魂,在舞会上痴缠,一路跟随到上海,耽误了学业,却终究无果。后来,在他潦倒时,那个女孩都认不出他来了。

二十出头,他便以艺名“南海十三郎”给粤剧名角薛老五写了...
显示全文
这是天才的故事。天才大都没好下场,莫扎特病死,兰波早逝,霍金瘫了。而南海十三郎,则在半疯不疯中迎来了生命的终点,死的时候连一双鞋都没有,只带着一身的臭气,和一张洁白的《雪山白凤凰》。

这部电影有着香港电影一贯的特色,尽皆癫狂,尽皆过火。刚开始的时候,那幕荒诞的家庭戏和舞会艳遇,加上普通话配音,差点就让我关掉电影了。然而看着看着,一股凄凉感就慢慢涌上心头,随着故事的进展,慢慢地喜欢上这个恃才傲物又性情洒脱的天才,为他的遭遇而感到揪心,为他的孤寂而感到难过,在这个混浊的尘世里,他始终保持着洁白的心灵,当昔日的伙伴要为他洗澡时,他说:做人最重要的是心干净,给我喝口水就行。

他叫江誉镠,南海太史公之十三子,名门出身,天资过人,聪明伶俐,从小下棋让上几个子都不输给老爸。他积极地接受新思潮,告诉别人自己是接受五四文化的,可骨子里又有一股传统士人的迂腐,看到奢华的舞会,忍不住感叹国家落后而民众却无心报国,然后就被女人给勾走了魂,在舞会上痴缠,一路跟随到上海,耽误了学业,却终究无果。后来,在他潦倒时,那个女孩都认不出他来了。

二十出头,他便以艺名“南海十三郎”给粤剧名角薛老五写了一部《寒江钓雪》,从此一鸣惊人,春风得意,成为影响力十足的名编剧,还一手铺就了侄女的星途。他又恃才傲物,出口便得罪人,才思敏捷,却又不近人情,自己一张嘴,同时写三部剧,手底下笔录他文章的人跟不上他的节奏,一一被他骂走。可他又是爱才的,唐涤生来到他身边,想当他徒弟,他故意羞辱人家,逼急了对方之后,他又说:做人就要真情真性,你以后就跟我学编剧吧。

其实想想,他并无恶意,只不过讨厌他人的愚笨,又不屑于像俗世之人一样“做人”,去遮掩自己的真实想法,而是心直口快地表达自己的不满,当他看到唐身上的天赋与热情时,又倾囊相授,并且告诉对方,将来成就一定会超过他。他的坦荡是令人敬佩,丝毫没有因为对方可能青出于蓝而感到丁点失落,就这份胸襟,也是稀少的。

抗战爆发了,他故意骂走了唐涤生,逼对方逃到香港,自己却到了军队里写戏劳军。看不惯同行靠露肉这类手段博眼球,居然出手殴打,甚至咬了对方。

这份臭脾气,终于让他尝到后果,战后的他无比潦倒,受到同行们的排挤。唯一一个找到他的剧院,要他排一部猩猩强奸少女的戏,他偏偏要改成猩猩和少女同盟,去对付狒狒们,以此来隐喻抗战,这脑洞也真是......

大明星侄女找他编电影,结果他又不满于导演篡改剧本,跟对方起了争执,破口大骂:你根本不懂戏剧,还当什么导演,趁早转行算了!

就在这时,他又遇到了当初苦恋的女孩,可对方却已经认不出他了。失意的江誉镠,从火车上跳下,撞坏了脑袋,从此,便时而疯癫时而清醒,流落街头,从风流少爷变成了落魄的乞丐。

薛五爷要接济他,他便落荒而逃。偏偏唐涤生又找到了他,重新点燃了他对戏剧的热情,那是整部电影里最动人的一幕,两个天才重新相遇,当初是南海十三郎雕琢了唐涤生,现在是唐涤生要重新点燃十三郎。可世事有时候就是这么残酷,唐涤生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心脏病发。于是,江誉镠失去了人世间最后的也是唯一的一个知己。

他被送进了精神病院,侄女信了教,想带着他一起信奉上帝,被他拒绝了。疯疯癫癫的他,却依旧是个天才,精通数国语言,在山上的寺庙里,接待各地来的外宾。人生似乎就要这么平淡地终结在青灯古佛中了,却又得知了父亲在三反五反中被打成大地主,绝食而死.......

影片以一个落魄编剧讲另一个落魄编剧的故事形式,通过一个似乎毫不相关的人讲述了这个天才的落魄一生,讲述者说:千万别以为自己是天才,天才没有好下场,因为真正的天才从不妥协。

十三郎的一生,从璀璨到落魄仿佛转瞬间的事,但他从不因为贪恋风光与钱势而妥协,始终坚持着自己的艺术追求,他的想象力是轻灵的,两次遇到心爱的女孩,都能随时在内心导演出一幕浪漫场景;他的性情是孤傲的,不愿意丝毫迎合这个世界上的芸芸庸众。

而这个混浊的世界也没有给他足够的空间,让他的灵魂去自由飞翔,让他的想象力能够绽发出更璀璨的花火。他把他的天才坚持了一生,就像他随身携带的那张白白的《雪山白凤凰》,沾染了尘世的污浊的人们再也看不出其中的头头道道,只有纯洁的儿童,才能看出那只洁白无瑕的白凤凰。

那是一个天才纯洁的孤傲的寂寥的灵动的灵魂。

叔本华说过:要么孤独,要么庸俗。

大部分人都选择了庸俗,《顽主》里张国立说:我不就庸俗了点吗?

而南海十三郎则说:你们也别可怜我,我不就孤独了点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南海十三郎的更多影评

推荐南海十三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