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与内心的对话

江南小乖兔
一只虎,一个人,一条船,完成了一趟伟大的旅程,与其说是旅程,不如说是与内心的一场对话,派说漂泊中,只有他会语言,与上帝的对话,与虎的对话,其实也是与他自己灵魂的对话,为什么要让我来遭受这一切,虎就相当于一种潜在的未知的不明敌友的那样一个存在,派离不开虎,但他也时刻保持警惕,这就是我觉得这个电影与其他流亡系列很不一样的地方,一般流离,只要是两个有生命的东西,作者大多会把他们写为相依为命,然后最后依依不舍,但是这里就很矛盾,派与虎大部分时间是对立的,就是喂食,派也是小心翼翼,不让虎近身,接近结束时的浮尸岛,派内心其实已经对它有很深的感情了,但是吹哨时手中仍然持刀,就像派说的,他以为虎走时会回头看他一眼,但是其实没有,这也是很奇怪的一个设定,后来我对他有了一个比较勉强的解释就是,派父亲教他畜生和人不同,他不会有友谊,有那种相依为命,依依不舍的情感,从一开始作者就很明确的传达了这个想法埋下线,最终通过老虎的离开来完整这一条线,当然,更深层次的情感就是人必须学会离别,有时候你以为永远不会离开你的其实最终可能会发现他已不在,告别?不存在的,大多数的离别,从来不告别,就像派和虎一样。
 &nb...
显示全文
一只虎,一个人,一条船,完成了一趟伟大的旅程,与其说是旅程,不如说是与内心的一场对话,派说漂泊中,只有他会语言,与上帝的对话,与虎的对话,其实也是与他自己灵魂的对话,为什么要让我来遭受这一切,虎就相当于一种潜在的未知的不明敌友的那样一个存在,派离不开虎,但他也时刻保持警惕,这就是我觉得这个电影与其他流亡系列很不一样的地方,一般流离,只要是两个有生命的东西,作者大多会把他们写为相依为命,然后最后依依不舍,但是这里就很矛盾,派与虎大部分时间是对立的,就是喂食,派也是小心翼翼,不让虎近身,接近结束时的浮尸岛,派内心其实已经对它有很深的感情了,但是吹哨时手中仍然持刀,就像派说的,他以为虎走时会回头看他一眼,但是其实没有,这也是很奇怪的一个设定,后来我对他有了一个比较勉强的解释就是,派父亲教他畜生和人不同,他不会有友谊,有那种相依为命,依依不舍的情感,从一开始作者就很明确的传达了这个想法埋下线,最终通过老虎的离开来完整这一条线,当然,更深层次的情感就是人必须学会离别,有时候你以为永远不会离开你的其实最终可能会发现他已不在,告别?不存在的,大多数的离别,从来不告别,就像派和虎一样。
    然后是关于人吃人的情节安排,我这里没有提到信仰,因为这整片文章其实都是在讲信仰,而我认为,所谓信仰,其实就是跟自己内心的一个对话,就像派问苍天问大地,最终能救他的还是他自己,人吃人的情节其实影片前面部分就影射了,斑马,猩猩,哈里(布吉岛它是啥姑且这么叫吧)还有老虎的厮杀影射了水手,厨师,母亲,和我(并不是对号入座,只是说这两个情节有呼应)。
    这部电影很巧妙地以动物来写人,包括船遭遇暴风雨其实我们没有看到几个人出场,反而是很多动物乱糟糟鸡飞狗跳的逃亡,斑马甚至跳到小船上,这如果放在人身上大概也差不了多少。
    如果世界上只剩了你一个人,请学会与自己对话。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更多影评

推荐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