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我也想有个家。

allyou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对演员背景没有了解,对一部跨越性别的影片没有了解,只知道是一如既往地日剧风:片名、海报、剧情......对这种家庭剧、暖心之作没办法抗拒。风景还是这么令人心驰神往,有的桥段对话没想到会很直白的出现,但应该是要这样的自然而然地对话,晦涩难懂才是无味且冗长。片中时不时透露着每个人的生活处境,各自有各自的纠结,各自在自己的路上挣扎、追忆、向前。人生,应该就是在不断缝补着的吧,正是你我的交织才让这个家更像个家,才让烦恼又少了一点。

友子。伦子。政男。

“她这次又去哪了”

“不知道”

“对方是谁”

“不知道”

“你有个没用的妈也是不容易”

“小友,你长大了啊”


“上次她是什么时候走的”

“三年级暑假的时候”

“是吗,反正她很快就会被人甩回来了”

“无所谓”


友子被妈妈三番五次的独自丢在家里,妈妈要么是宿醉回来,要么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一些时日才回来,要么直接不见踪影,丝毫不关心家里的状况,女儿是不是很需要我。让友子在这个年纪稍微独立的不是因为别的,是失去了妈妈的关怀和支撑。而妈妈只知道从便利店带饭团给友子,晓之以情的说只要...
显示全文
对演员背景没有了解,对一部跨越性别的影片没有了解,只知道是一如既往地日剧风:片名、海报、剧情......对这种家庭剧、暖心之作没办法抗拒。风景还是这么令人心驰神往,有的桥段对话没想到会很直白的出现,但应该是要这样的自然而然地对话,晦涩难懂才是无味且冗长。片中时不时透露着每个人的生活处境,各自有各自的纠结,各自在自己的路上挣扎、追忆、向前。人生,应该就是在不断缝补着的吧,正是你我的交织才让这个家更像个家,才让烦恼又少了一点。

友子。伦子。政男。

“她这次又去哪了”

“不知道”

“对方是谁”

“不知道”

“你有个没用的妈也是不容易”

“小友,你长大了啊”


“上次她是什么时候走的”

“三年级暑假的时候”

“是吗,反正她很快就会被人甩回来了”

“无所谓”


友子被妈妈三番五次的独自丢在家里,妈妈要么是宿醉回来,要么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一些时日才回来,要么直接不见踪影,丝毫不关心家里的状况,女儿是不是很需要我。让友子在这个年纪稍微独立的不是因为别的,是失去了妈妈的关怀和支撑。而妈妈只知道从便利店带饭团给友子,晓之以情的说只要给友子一个饭团就没脾气了。但她从来都不知道友子不是喜欢吃便利店的饭团,甚至是讨厌极了,友子只是把这当作妈妈对她唯一的关怀,仅靠此来获得从妈妈身上的感受到的“温暖”。妈妈离开家的日子,友子每天吃着饭团,上学,对有偏见的男同学不理不睬,甚至是傲慢,在堆满杂物的房间睡觉,格外珍惜宿醉回来的妈妈一同睡去的夜晚。第二天只有妈妈留在桌上的纸条,大抵也就是妈妈又再次出走的话,友子愤怒的揉碎纸条,眼里满是失落。大概,去找她叔父政男之后才能有一点点家的气息吧。

“对了,等到家了我想玩Wii游戏机”

“好啊”

“有人打破我之前的记录了吗”

“嗯...你猜”

“我说啊,其实,有个人和我一起生活...”

“什么”

“我很珍视她。我说了你的事,我告诉她我外甥女要来,她很欢迎。但是...有点...该怎么说呢,她有些不一样。不,这样说不太合适。我觉得得在你见到她之前,最好先告诉你”


“我的事,小牧告诉你了吗”

“诶”

“我啊,生下来是个男孩子”

“呃...哈...”

“虽然身体已经改造完成了,但户籍上还是男性”

“哦...”

“你知道世界上有我这种人吧”

[友子点了点头]

“每个里面注射了200CC,变成了E罩杯”

[友子凑近看了看]

“要摸摸吗”

“诶”

“来吧”

[友子摇了摇头]“不用了”


政男在带她去家里的路上告诉她他与一个很特别的人一起生活,他不知道怎么形容伦子。友子自然是很吃惊,她不知道怎么看待变性人,也不确定这样是否正常,是否能接受,最开始一直保持着距离。但是伦子是养老院的一个护工,很温柔善良的人,心思细腻,很会做饭,且居家,家里的一切都打理的干净整洁。伦子不是为了自己而活,也不是为了别人而活,而是因为大家一起生活让他勇敢且坚定的与世界“对抗”。伦子虽然性别天生改变不了,但她似乎天生就是一个贴心的爱人,称职的母亲,做了一个女人会做的一切事情。伦子对友子很坦白,不怯于让友子知道自己的事情,而正是这种坦白一步步消除了友子对她异样的看法和距离。

“你就不该勉强自己吃下去的。抱歉,我逼你太紧了,明明你都说不要便当了”

“不是的,小章鱼肠上有眼睛,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可爱的便当,立刻吃掉太可惜了,我想放一会儿再慢慢吃,就已经坏了。可我,就是很想尝尝”

“你真可爱,真是可爱的不得了”

友子告诉伦子说明天不用上学,去家里拿些行李过来,伦子说给友子准备午饭便当,友子说不用,但伦子还是准备了。第二天友子醒来便看到桌上的便当。友子发现政男家里有很多毛线手套样的织物,那时候的友子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些,可能以为只是手套而已。中午的时候友子就在公园坐了会准备吃伦子准备的便当,打开的时候,友子很惊喜,因为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美味、可爱的便当,她舍不得吃,想着能多留一会是一会。友子在家门口又碰到这个男同学,态度还是这么的傲慢,友子莫名的很抵触别人谈及她妈妈的事情,所以就索性抵触一直想要跟她做朋友的同学。等到回到政男家吃了便当,因为便当放的时间长了已经变质了,开始不停的拉肚子。伦子回来发现友子泄气的躺着,问她怎么了,喂她吃药。伦子想要抱抱友子,但友子似乎有点反感又起身去厕所。伦子在这之前不知道友子对这些看起来很美好的食物很惺惺相惜吧,心疼她,也开始慢慢喜欢这个女孩了。

友子在学校图书馆看身体与性的书时,那个男同学进来了,说了一些他对一个男生有点心动的感觉,友子觉得他很恶心。之后这个男同学看到他心动的男生和一个很漂亮的女生走在一起,他心里大概很失落吧,但也知道自己不会被他理解的,像画个圈圈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在伦子中学的时候总是逃体育课,柔道课也经常逃掉,老师把伦子的妈妈叫到学校,妈妈说孩子可能有他自己的原因,学校可不管他有什么原因,逃课就是不对。妈妈回到家里伦子跟她说她想要胸,是呢,伦子是女孩子呢,伦子你并没有错。妈妈后来买了一些文胸给伦子当作礼物,伦子很开心,妈妈看到她这么开心也很开心。对妈妈来讲,孩子没有错,反而出生的时候生错了伦子的性别,是她的错,她不想伦子因为这个受到伤害,所以想要尽她所能让伦子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外婆是不是很讨厌我妈妈呀”
“恩...倒也不算是讨厌,不过,从前妈就对姐姐特别严厉,爸去世之后更严厉了。父母和孩子之间,就是人与人的相处,总有些亲子互相看不顺眼。不过,这和讨厌还是有区别的,不如说,就是因为爱着,结果才会这么不和睦”

“我妈妈说她已经抛弃外婆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这样的。可是,不这样做,你就不会出生了。把妈送到这里,我也松了口气,姐姐离家出走之后,妈每天都给我做便当,无论多晚,都要等我回家,说实话,这感情太沉重,让我无法喘息,虽然说这话不太好,可是住在一起的时候,我一直在想怎样才能离开她”

“妈妈她,是不是也抛弃我了”
“恩...小友的妈妈呀,是个分不太清亲疏远近的人,虽然这么说有点伤感,但还是有这类人的”

“牧男,对你来说,最爱的人是谁”

“那当然是伦子了,这还用问吗”

“你和伦子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这个嘛,说起来,我算是对她,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

“嗯,在我第一次见到,为母亲轻轻擦拭身体的伦子时,哦...怎么说呢,那画面太美了,我竟然流下了泪水。当然,在知道她原本是个男孩的时候,我也不知所措过,但我还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被伦子的心灵所折服,此后的一切都变得无所谓了,男人、女人,统统都无所谓了”

友子吃了饭团就想吐,夜晚还会做梦梦到妈妈,但很折磨,像是做了噩梦一样,妈妈用过的毛巾友子也一直留着,做梦惊醒后友子不停的抽噎着,而伦子适时的安抚让友子觉得很安稳,体会到了一种说不出的爱。

“哎,我想,摸一下你的胸”

“可以啊”

“好像比真正的胸,要稍微硬一点,怎么样?”

“嗯,好像是硬一点,但是,手感还挺好的”

在这之前一切都好像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果不其然要来烘托一下。友子和伦子去超市买东西,被那个男同学和他的妈妈看到,他妈妈认为友子和不正常的人一起,还告诉她你妈妈不在家,如果有困难,可以随时来我家,但是你不要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友子很生气,拿洗洁精泼了他妈妈一身。去警局处理完之后,伦子不停地道歉,友子低着头一句道歉的话也没说。

“对不起”
“别对我说,你为什么没向那个阿姨道歉呢?阿姨跟你说什么了?难道是我?小友,不论发生了什么,不管别人怎么说你,你都不能那么做,不要做声,咬咬牙,忍一忍,静静等待怒气散去”

“怒气无法消散的时候怎么办”
“我呀,一直以来,不管是悔恨至极,还是痛不欲生,都会选择无视,我没有向别人泼洗洁精,但我会念着,你开什么玩笑,讨厌、该死,然后一针一针编织,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我的心情就平静了”


“需要织108个,然后烧掉”

“108个?”

“附加消费税了?”

“傻瓜,108是人的烦恼的数量,除夕的钟声不是也敲108下吗?念珠的珠子也有108颗,等供奉完成了,我就把户籍上的性别变成女性”


伦子觉得友子实在是太招人喜欢了,她跟政男说如果友子的妈妈一直没有回来,可不可以收养友子。伦子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可能她也没想到友子的妈妈会回来的,她不能确定友子会接受,也不能保证友子离得开母亲的襁褓,但她想要一个家庭,她可以倾尽全力去爱护这个家庭,但事实伦子可能要伤心了。友子可能真的无法真正脱离自己的母亲,即使她的这个母亲屡次丢下她,但友子还是很想念她。在友子“羞辱”了男同学的母亲,在学校里也受人排斥,黑板上写着羞辱她的话,她很生气,他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男同学干的事,她跑去桥上和以前一样,释放自己,恍惚中她看到妈妈在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友子飞奔起来跑回家里,才发现是自己的幻觉,妈妈并没有回来,房间里一切都是妈妈走的时候那个样子,友子开始发疯似的撕扯妈妈的衣服,痛哭起来。可能到这里,友子对妈妈的依赖性很大,她很想要妈妈的爱。她也不知道怎么办。回到政男家已经很晚了,政男和伦子一直在等友子回家,伦子很担心友子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友子不想搭理任何人,她说伦子又不是她的母亲,然后自己躲到橱柜里。伦子很会解友子的心结,不一定要去追问她发生了什么,但是试着让她慢慢放下一些。在伦子受伤医院不给伦子换到女病房,友子哭着说她不甘心。

“小友,咱们来聊聊小秘密吧。那个,那我先说一件事吧,我原来的名字,叫伦太郎,好羞耻呀。虽然改变了名字和身体,却无法改变手的大小,就如同我手的大小,有的事我无论怎么努力,靠我自己的力量怎么也做不到,不能给牧男生个孩子。小友你呢?”

“我昨天,见到妈妈了”

而在后来友子慢慢接受这个男同学,和他像朋友一样相处,也邀请他去政男家玩游戏,伦子提议去吃蛋糕,在蛋糕店他们玩的很开心,这一幕被男同学的妈妈看到,他妈妈不允许儿子这样,也对上次友子的行为十分不满,居然在后来向儿童收养中心举报说友子的成长环境不健康,在儿童咨询所的相关人员去政男家检查友子身体有没有伤痕的时候,一幕幕很是让人心疼又气愤,在检查完,友子蜷缩在伦子的怀里的时候,儿童咨询所的人大概也看出了这个家庭并没有什么不正常,似乎更能让人心生爱怜,不好意思的走了。男同学的母亲接受不了这样的人的存在,她何尝不知道他的儿子在过着怎样的生活?在她儿子准备把情书给他心动的那个男生时,被他妈妈发现了,他妈妈制止了他,并撕掉了情书,男同学很绝望,就像陷入了地狱一般,导致了他想要自杀的念头。在医院被抢救过来后,友子去医院看望他,他说他妈妈说他时罪孽深重的孩子,友子告诉他绝对不是这样。

在伦子完成供奉后,友子、伦子、政男三个人就像一家人一样,过着平静而欢乐的生活,而这平静在友子妈妈回来后一切都被打破了。伦子想要一个家庭的愿望没有了,友子埋怨妈妈说,伦子会做饭给我吃,做卡通便当给我,给我扎好看的辫子,教我织东西,陪我一起睡,为什么妈妈不能为我做这些事?你为什么不早点来接我?而友子并不是不想和伦子在一起生活,只是他的母亲始终是她的母亲,她想要依靠的母亲,她也想要她的母亲和伦子一样照顾她,但此时此刻这些好像都不重要了,她只想要和母亲在一起。而伦子,此时此刻就要放手了,虽然这一切不可能了,但是忍不住痛哭一场。生而为人,我也想要一个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生密密缝的更多影评

推荐人生密密缝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