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魅浮生 鬼魅浮生 7.5分

《A GHOST STORY》|不一样的鬼故事

小飞侠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大卫.洛维(David Lowery)的新作。说一下对这部电影主题的认识过程吧。
因为有了床单鬼的印象,所以一开始就没有把影片当做一个恐怖片来看。影片初始,便伴随着带有神性色彩的背景音乐,以及光影与迷雾转换下的宇宙星空,使电影有着一种浓浓的悬疑感。而屏幕上直接交代出来的伍尔芙的《鬼屋》,又给影片披上了一层意识流的色彩。
看到十分钟的时候,就知道这绝不是普通的故事片,也绝不是一个普通的鬼故事了。

影片中,卡西·阿弗莱克(Casey Affleck)饰演的男主人公和鲁妮·玛拉(Rooney Mara)饰演的女主人公是一对爱侣,两人住在一所郊外的大房子中。不久,男主人公因车祸离世,女主人公独自一人生活在两人之前生活的房子里。
看到这里的时候,还以为这部电影的主题是在探讨死亡。这让我想起了黑泽清的《岸边の旅》。同样的境遇,同样琐碎的生活细节,同样悲伤地站在水槽边洗碗……不同的是,《岸边の旅》的丈夫变成鬼魂后与妻子可以共处一个时空,而本片中的男主变成鬼魂后,虽然与女主共处一室,却隔着死亡所划分开的无法逾越的时空。

即使,死去的男主只是身披一层简单的床单,但正是那层床单,意味着生者与逝者之间的区别(看到有些小伙...
显示全文
大卫.洛维(David Lowery)的新作。说一下对这部电影主题的认识过程吧。
因为有了床单鬼的印象,所以一开始就没有把影片当做一个恐怖片来看。影片初始,便伴随着带有神性色彩的背景音乐,以及光影与迷雾转换下的宇宙星空,使电影有着一种浓浓的悬疑感。而屏幕上直接交代出来的伍尔芙的《鬼屋》,又给影片披上了一层意识流的色彩。
看到十分钟的时候,就知道这绝不是普通的故事片,也绝不是一个普通的鬼故事了。

影片中,卡西·阿弗莱克(Casey Affleck)饰演的男主人公和鲁妮·玛拉(Rooney Mara)饰演的女主人公是一对爱侣,两人住在一所郊外的大房子中。不久,男主人公因车祸离世,女主人公独自一人生活在两人之前生活的房子里。
看到这里的时候,还以为这部电影的主题是在探讨死亡。这让我想起了黑泽清的《岸边の旅》。同样的境遇,同样琐碎的生活细节,同样悲伤地站在水槽边洗碗……不同的是,《岸边の旅》的丈夫变成鬼魂后与妻子可以共处一个时空,而本片中的男主变成鬼魂后,虽然与女主共处一室,却隔着死亡所划分开的无法逾越的时空。

即使,死去的男主只是身披一层简单的床单,但正是那层床单,意味着生者与逝者之间的区别(看到有些小伙伴不明白为什么要弄一只披着床单的鬼魂,忍不住解释一下)。
如果说《岸边の旅》是从生者的角度主动去观察逝者的生活,从而让生者得以释怀,那么《A GHOST STORY》是想从逝者的角度去观察生者,最后让逝者得到释怀吗?
不是。
男主人公的鬼魂归来后,成为一个有着忧伤空洞眼神的床单鬼,看着女主人公沉浸在往日的悲伤当中,看着她渐渐恢复,开始新的恋情,看着她一如故事开始时曾经说过的那样在墙缝中留下一张纸条,看着她搬离两人共同住过的旧居,看着这所房子住进新的住户……
悲伤吗?愤怒吗?焦急吗?不甘吗?然而又能怎样?

这样的事情只会发生在他们身上吗?
不是。
这是横亘在整个人类面前的命题。所以床单鬼隔着玻璃,看到了另一个同样正在等待的鬼魂。他问他在等什么?他说他忘记了。他等太久了。这所房子,这一处空间,不只有现在和未来,还有过去。另一个床单鬼所等待的,无疑是在更早的过去。

仅仅是在讨论逝去的永不再来吗?
不是。
床单鬼在苦恼于这一难题时,编剧将其所面临的难题再次推高到另一个维度——影片中威尔.奥德哈姆(Will Oldham)在喧闹的派对上,非常纯粹地阐述宇宙终将消亡,这一已被科学证实的残酷现实。有一天,星球毁灭,宇宙终结,所有一切你曾经为之努力奋斗,所有你认为重要和伟大的一切,所有构成你梦想的一切,都会消失。
没有什么是永恒的,一切都只是时间流逝的片段。
嘣!所有你曾经为之自豪、痴狂、在意的一切,都将毁灭殆尽,消散成为微小的颗粒。
该怎样面对这种巨大的虚无?
在这样巨大的虚无面前,生活的意义是什么呢?

为了让人们更直观地感受到这种毁灭,床单鬼目睹了昔日的房子在拆迁机下被夷为平地,然后在这里重新盖起陌生的高楼大厦。物不是人亦非,绝望至极的床单鬼站在新建的高楼之上,纵身而跃,却回到了更早的之前。以鬼魂之眼,看到了生前自己与爱人之间的过往,甚至更早的以前。有甜蜜,有争执,自己往日的思考,所写的歌……这些,都是回忆,也是漫长时间流逝当中的一个小片段。
要停留在这一回忆,这一时间片段当中吗?
床单鬼在这里终于取出了爱人离开房子之前所留下的纸条。打开纸条的那一刻,鬼魂消失了。正如另一个鬼魂的消失,那个鬼魂在房子被拆毁时说到,他们不会回来了。

纸条上写着什么内容呢?
这也是男主人公所创作的那首歌里所怀的疑问:
Am I runnin' late?
I get overwhelmed
All the awful dreams
All the bright screens
Is my lover there?
Are we breaking up?
Did she find someone else?
And leave me alone?
Alone?

三种答案。
第一种,回到故事的最开始:
两人的交谈,女主人公说自己每次搬家,都会在房子里留个纸条,上面可能写一些诗歌,押韵的句子,或者是自己居住的感受。男主人公问她有重回过老房子吗?她说没有,因为她没有选择。
还有一种答案,就是伍尔芙《鬼屋》中最后所说的:
“save,save,save”the heart of the house beats proudly.“Long years--”he sighs,“Again you found me”.
最后一种,因人而异。正如威尔.奥德哈姆(Will Oldham)在电影中所问的一样:
写剧本和往花园的泥土里插入木栅栏有什么区别?
在这种虚无下,生活的意义是什么?
这需要每个人向生活要属于自己的那部分答案。电影中的床单鬼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终于释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鬼魅浮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鬼魅浮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