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有话说,在下认错,求高抬贵手

治史者艾柯
2017-10-1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饮湖上初晴后雨》上线第三天了,B站从9.7分上升到9.9分,比在下喜欢的《夏目友人帐》(9.2)和《狼的孩子》(9.5)还高,真是出乎意料。不过在下心里明白,这应该是导演、监制、美术和配乐的功劳,在下是无足与焉的。要想让自己清醒清醒,回到现实,最好是来豆瓣上看看,果然目前只有7.9。短评里有一位说“很适合在cctv1播放”只打了两星,唯一的一条影评还是指责这部片子不接地气的(当然,责任还是在编剧)。因此估计可能还会有下降趋势。微博上的数千条评论上,尽管点赞的居多,但也有不少人提出了问题,尤其是一些“错误”。在下向他们许诺,一定会在豆瓣上一一解答,这篇小文章,便是践约来了


娄坚像
娄坚像


 
苏轼像,这两个人长得还真有些像





...
显示全文
《饮湖上初晴后雨》上线第三天了,B站从9.7分上升到9.9分,比在下喜欢的《夏目友人帐》(9.2)和《狼的孩子》(9.5)还高,真是出乎意料。不过在下心里明白,这应该是导演、监制、美术和配乐的功劳,在下是无足与焉的。要想让自己清醒清醒,回到现实,最好是来豆瓣上看看,果然目前只有7.9。短评里有一位说“很适合在cctv1播放”只打了两星,唯一的一条影评还是指责这部片子不接地气的(当然,责任还是在编剧)。因此估计可能还会有下降趋势。微博上的数千条评论上,尽管点赞的居多,但也有不少人提出了问题,尤其是一些“错误”。在下向他们许诺,一定会在豆瓣上一一解答,这篇小文章,便是践约来了


娄坚像
娄坚像


 
苏轼像,这两个人长得还真有些像
苏轼像,这两个人长得还真有些像


首先,是有很多人觉得为何用苏轼的诗配一个嘉定的故事,而且看不出来这个故事跟苏轼的诗之间有何关系。前一个很好回答。《中国唱诗班》不是先有动画再有诗,恰恰相反,是先有诗才有动画。而且这是一个嘉定区政府的项目,所以当监制大大拿着这些诗找到在下时,在下忖思再三,与监制大大商量,决定用与这些诗意境、内容和主旨贴切的嘉定本地历史故事改编剧本。
如此,就出现第二个问题了。哪儿这么巧嘉定的史事就和古诗中的意境、内容和主旨相合?所以在下写起来其实非常费劲,不仅束手束脚,而且还要考虑到“正能量”的文宣效果问题。不过幸好,仔细找的话,还是能找到一些的。目前来看,《相思》《元日》《游子吟》都比较贴合诗境和诗意,而这部《饮湖上初晴后雨》,除了雨后天晴(原诗是初晴后雨,为了剧情特意颠倒了一下儿)泛舟水上和饮酒这一点还有点关系之外,好像和诗本身就没啥关系。但玄机隐藏在细节里,关于这一点,应该说是中学语文老师照本宣科的结果。
按照教科书上的解释,《饮湖》的“中心思想”是“诗人抓住夏季时晴时雨的特征,描绘了西湖的风采神韵,表达了诗人对西湖的热爱与赞美”。不过现在,在下要告诉诸位的是另外一个故事:关于这首诗背后真实的历史。
语文老师也许会告诉你,这首诗写于熙宁六年苏轼任杭州通判时,但不会告诉苏轼为何会到杭州任通判,在写这首诗之前又发生了什么事。在这里,在下恐怕又要得罪一下儿诸位的历史老师。那就是诸位中学时被捧到天的王安石变法,不仅不是一桩好事,更是一场灾难。
熙宁二年,王安石以富国强兵为口号,怂恿神宗皇帝开始变法。不过他的变法主旨,就像他的政敌司马光所一语道破的那样,不过是聚敛之法。司马光认为天下财富是有数的,不在朝廷,就在百姓。因此,司马光一派的主要政见按照现在的理解来说,就是藏富于民,与民休息。如果老百姓偷税漏税,那肯定是朝廷苛捐杂税太多,民不堪负。但王安石的想法,却是以国家的力量用民间聚敛更多的钱财,这样朝廷就有钱可以办大事。这两种政见自然完全相左。而当时神宗一心想要富强,所以王安石大权在握,不听话的人当然是纷纷排挤出朝廷。苏轼就是其中之一。熙宁四年,他本来已经是殿中丞、权开封府推官,只要他攀附王安石一党,做到参知政事都没有问题,但苏轼却上疏奏称王安石变法所用非人,疲力劳民。这样的话,王安石一党肯定要群起攻之。当时反对变法的人已经被纷纷弹劾出京,苏轼为了避免成为众矢之的,也自请外放,于是在这一年四月,苏轼出任杭州通判,十一月上任。
苏轼是个心有抱负,想要济世救民的人。但王安石的变法在他看来却是误国害民,他的心里自然非常愤懑。而他在杭州任通判的时间里,更是看遍新法如何搞得民不聊生。比如科举考试,以前考试以明经诗赋为主要内容,着重考生对儒家经典的理解和诗词歌赋的才华,但新法改革后的科举,主考时务策。名义上是让考生对国家大事提出自己的见解,但所有考生都心知肚明,如果不按照王安石一派的思路答题,答得再好也会落选。
再如食盐专卖,也就是政府对食盐统购统销。大家可以想到,生活必需品一垄断,肯定是抬高价格牟取暴利,官盐从盐民手里强行以低价收购食盐,再高价卖出,但老百姓日常用盐又不得不买。因此民间出现了很多贩私盐的,私盐价格便宜,质量不比官盐差,甚至还好很多。稍微有良知的地方官员因为深知官盐对百姓的弊害,允许盐户亏欠上缴官盐数额,对地下私盐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新法之后,朝廷为了敛财,严厉打击私盐。不仅如此,熙宁五年,朝廷派来掌管两浙盐事的官员卢秉是新法积极分子。他一到浙江,就派兵剿灭私盐贩子,又强制盐户执行新的盐法。更让下属将浙江盐户历年亏额统计出来,逼迫这些盐户按期清偿,不然就打入大牢,逼得各家盐户走投无路,家破人亡。
而这一年雪上加霜,以往国家收税,百姓可以选择纳粮或是纳钱。百姓当然会选择粮贵时纳钱,钱贵时纳粮。但新法的目的是充盈国库,所以这一年粮贱钱贵,执行新法的收税官员只要钱不要粮,百姓无奈,只好将手里粮食半价出售,等于整整多交了一倍赋税。
国家有钱了,百姓却遭殃了。苏轼自然忧虑万分,但身为一个被排挤的地方官,他又无能为力。《饮湖上初晴后雨》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写成的。尽管看起来诗人心情舒畅,写美景赏心悦目。但其实也是一种自我宽慰。既然无能为力,只能寄情山水。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在“丧”中给自己找一个不那么“丧”的理由。
明了了这一点,也就会明白为何在下会选择娄坚科举落第、心情颓丧的故事来配合这个诗意了。明代科举乡试的时间是农历八月初八,初十、十四日三天,刚好考完就是中秋节。一个前一年落第的人,自然一到中秋节,心里就是说不出的苦楚辛酸。娄坚这一天也会很“丧”,但就像苏轼一样,总有好友能为他解开“丧”的心结——虽然他来年还是没考生,并且一辈子也没考上


其次,豆瓣友人“海德文”君提到这部片子不接地气,因为它里面传达的人情与当下正相反,在下承认,如今人情凉薄,所在皆有。回想半个世纪前那场浩劫,一个人落了难,不仅要“打倒在地”,还要“踏上一万只脚”。以至于流传有所谓“笑贫不笑娼”之类的俗语。不过说起来,这句很多人以为“自古以来”的俗语,在下查考,也就不过三四十年的光景罢了。如果我们回首传统时代的中国,就会发现,那个时代中的人情况味,确实不乏暖心的温情,而且不是现在的那种“鸡汤”文学。科举下第,是人生一大悲事,其他同年,往往都会设宴宽慰,赠诗鼓励。这在传统时代是人之常情,更况且那个时代录取率很低,百中三四,数年不中很自然。诸君可千万别把“范进中举”那样趋炎附势的极端例子当成是当时的常态。(顺便说一句,我们的语文课本选择这类文章也是有目的性的,如果不把旧社会说得惨绝人寰,怎么能教导学生死心塌地的热爱新生活?)在下在给“海德文”君的回复中引用了自唐至清宽慰落第者的诗句数句,虽然不过是沧海一粟,但也可以窥见大概。如果想宽慰四级没过的,或是考研考公务员失利的朋友,下面这几句诗可以拿来用啊:
“文战偶未胜,无令移壮心”,
“莫便五湖为隐沦,年年三十升仙人”,
“汉诏年年有,何愁掩上才”,
“莫羡长安占春者,二月东风便到家”,
“匣中宝剑光长在,梦里朱衣兆欲临。拟看雁行相续起,庭阶玉树喜森森”,
“归帆风正饱,祖席酒微醺。十二汾河策,重来献圣君”



最后,有微博上的朋友指出了片子中出现的一些错误。第一个错误是片中“小曼”自称“小女”和“小女子”。抓住这个错误的微博网友“傲娇图家的小陶子”可谓慧眼如炬。不过,这其实是个万般思虑下故意犯的错误。古代女性自称有很多。我们所熟悉的“妾”“臣妾”“贱妾”和“妾身”在先秦时代就已经成为女性自称。有时也用“我”,但极少见,譬如敦煌变文中的《叶净能诗》(斯.6836)不过自唐以降,女性还有一个自称,就是“奴”。清代考据学家钱大昕(哈哈,又是个嘉定人)在《十驾斋养新录》里有“妇人称奴”一条,言“妇人自称奴,盖始于宋时”,但这个自称大抵起于晚唐,譬如唐肃代间《王昭君变文》(伯.2553)里“听奴一曲别乡关”。这个自称衍生出来的称谓有“奴家”“奴奴”“阿奴”,读明清话本小说,这个自称很常见。那么放在这部以晚明为背景的动画里,小曼也应该自称“奴”或者“奴家”比较合适啊。
可是有个小小的问题,虽然我们的创作团队基本都是男性(唯一的女性是监制大大林旭坚的太太大人吴丹女士,她可是后期宣发的主干力量,让我们都佩服得五体投地)但我们也都是女权拥护者。前天,在下在跟导演大大讨论一个新动画剧情时,说想设计一个高傲、冷漠,令人生厌、不食人间烟火的女性的角色,马上就被导演大大给否决了。也是,这世界上怎么会存在这种女性啊?肯定都是被男人逼得带坏的。比如武则天(剧透一下儿,明年推出的一部新动画《龙女》里会有她出场,不过时间上也说不定)
在下在写台词时,总觉得这个“奴”字很别扭。弄不好被女权者打上门来就不妙了,之前被仇辫子帮围攻,就够让人心悸的。鄙团队都是不大会应对猛烈攻击的人,所以宁少一事,勿多一事。思前想后,考虑到船上还有她的义父徐学谟,还是把“奴家”全改成了“小女”,这个错误以为一般人不会太注意,不过还是被逮出来了,在下先钻到地缝里惭愧一下儿
另一个是豆瓣朋友青鸟指出来的,说“一船人举止太不符合身份,小曼尤其,她的设定最好改为歌姬而不是养女”。她算是发现了第二个问题,没错,小曼在原剧本里的设定就是歌姬,历史上也是歌姬,但出于同样的原因,改为养女了。至于一船人的举止,大概青鸟君认为古人在夜饮时都是君子样正襟危坐的,有这种感觉却也正常。不过,事实上,在有佳人侍酒时,往往会有很多浮浪举止。冯梦龙《谈槪》里曾讲过一个故事,正可以引用一下儿:
三杨当国时,有一妓名齐雅秀,性极巧慧。一日,命佐酒,众谓曰:“汝能使三阁老笑乎?”对曰:“我一入便令笑也。”及进见,问何来迟,对曰:“看书。”问:“何书?”对曰:“《烈女传》。”三阁老大笑曰:“母狗无礼。”即答曰:“我是母狗,各位是公猴。”一时京中大传其妙。
而娄坚这个故事的原版是小曼在船上唱弋阳腔,不知如何惹恼娄坚了,娄坚趁着酒性,侮辱了小曼(怎么侮辱的,史料没提),酒醒后又向小曼道歉——这个史实是不是很让羡慕古代文人雅集的人大跌眼镜?
第三个是片中的字幕“端的是儒官多误身”,很多人指出来“儒官”应作”儒冠“在,这一点挑的很对,因为它是化用杜甫《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原句“纨绔不饿死,儒冠多误身”。但是我们使用的《破窑记》戏本,是明代刊本,上面写的就是“儒官”。这可能是刻印错误,但也可能是明代俗字,因此考虑到尽量贴合史实,就照用了这个版本上的“儒官”,为此,监制的老婆大人吴丹女士还特意打了两个电话确认此事。在下坚持还是用“儒官”,而不是大家习以为常的“儒冠”
明刊本《破窑记》内页,请注意里面写的是“儒官”
明刊本《破窑记》内页,请注意里面写的是“儒官”

第四点是片中人物用的酒盏,制作时,我们参考的原物是明代乌金釉盏的文物制作的。但片子播出后,上海博物馆的一位研究员发来信息,说这种酒盏在明代其实是“短衣帮”才用的酒盏,里面露出的黄色泥圈是因为烧釉不透的缘故。按照船上人的身份,应该用细瓷碗盏才是,而且倒酒也不该用小坛子直接倒,而应该用木勺来提。这两点确实是我们没有考虑到。按理来说,还应该有个竹制的酒筛子专门用来筛酒才对。这两大错误,确实是我们没有注意到,理应认错的。
明代乌金釉盏
明代乌金釉盏



最后再问诸位一个小小问题,虽然《相思》下的剧本即将写好,但如果《相思》没有下集了,诸位可以接受吗?
178 有用
1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8条

查看更多回应(58)

饮湖上初晴后雨的更多影评

推荐饮湖上初晴后雨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