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宫词 大明宫词 8.9分

从没有人关注过的,慧娘一样的爱情

荆棘

慧娘在《大明宫词》中的第一次出现,是从李治的嘴中。

“薛绍已有原配慧娘,而且从小青梅竹马……我看这门婚事不可能成真……”

这位慧娘也只出现在了两场戏中,其中一场,她同薛绍有着惊心动魄的关于爱情的讨论。

薛绍:慧娘,慧娘,你还在这儿!太好了,太好了,我不会答应的,我哪儿也不去,你别走…
慧娘:嘘!我在这儿,我哪儿也不去,我还在这儿。…你别吓了孩子,咱们儿子刚才又踢找了,好像他也有活要说似的。
薛绍:这不可能,不可能…这是为什么,为什么看上我,我从来没见过她!
慧娘:这有什么不可能的,这世间一切都是可能的。她虽然没看见过你,兴许她梦见过你,就把魂交给了你。她可是皇后的公主啊!天底下最骄傲、最美丽的公主,你应该高兴才是。
薛绍:不!她是公主,与我有什么相干,她凭什么干涉我的生活。我们走,我们离开这儿,我们跑得远远的,再也不回长安!
慧娘:公子,你听我说。薛绍!你住手,你怎么像个孩子?你去哪儿?抗旨吗?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父母,你全家人的命运?还有我的家...

显示全文

慧娘在《大明宫词》中的第一次出现,是从李治的嘴中。

“薛绍已有原配慧娘,而且从小青梅竹马……我看这门婚事不可能成真……”

这位慧娘也只出现在了两场戏中,其中一场,她同薛绍有着惊心动魄的关于爱情的讨论。

薛绍:慧娘,慧娘,你还在这儿!太好了,太好了,我不会答应的,我哪儿也不去,你别走…
慧娘:嘘!我在这儿,我哪儿也不去,我还在这儿。…你别吓了孩子,咱们儿子刚才又踢找了,好像他也有活要说似的。
薛绍:这不可能,不可能…这是为什么,为什么看上我,我从来没见过她!
慧娘:这有什么不可能的,这世间一切都是可能的。她虽然没看见过你,兴许她梦见过你,就把魂交给了你。她可是皇后的公主啊!天底下最骄傲、最美丽的公主,你应该高兴才是。
薛绍:不!她是公主,与我有什么相干,她凭什么干涉我的生活。我们走,我们离开这儿,我们跑得远远的,再也不回长安!
慧娘:公子,你听我说。薛绍!你住手,你怎么像个孩子?你去哪儿?抗旨吗?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父母,你全家人的命运?还有我的家人,他们怎么办?不但我们最终逃脱不了,他们也会为我们成为刀下冤魂!你薛绍难道就自私无情到这种地步?!为了自己一时的冲动而置全家人的性命于不顾吗?!
薛绍:这不是冲动,是爱情!你是我全部的生命,天底下唯一真爱的人,我们有太多的愿望没有实现,有太多太多的本应属于自己的美好和甜蜜没有体验,我们为什么要俯首就擒,屈从于他人的摆布?
慧娘:我们是在听从命运的摆布!也许,这就是你我的缘分。
薛绍:如果这就是我的命运,那我薛绍与它势不两立!我只听从心目中爱情的驱使,那就是长相守,就是永远与慧娘在一起,履行我们相遇时的誓言。
慧娘:可我们也说过要时刻为对方带来快乐,时刻准备着为对方的幸福而牺牲自己的一切,甚至包括……爱情。
薛绍:慧娘,如果你屈服是想以牺牲自己来成全我的幸福,那你错了!慧娘,你是我生命中快乐与幸福的源泉,是我活到今天最大的成就!我决心已定,如果真如你所讲,我们活着在一起为命运所不容,那我们就一起死,在坟墓中兑现我们的誓言!

第二场戏,她已经是将死之人了。

薛绍:慧娘,孩子生下来了!是个男孩儿!
慧娘:太……好了!老天爷公平…有…名字了…吗?
薛绍:就叫慧娘起的名字,“薛崇谏”。
慧娘:只可惜…他生下来……就是……逆…臣之子,不能姓薛……公子,答应我…好好抚养我们的儿子,让他长成一个大丈夫,像他父亲一样坚定耿直的一个好男人!告诉他,他的母亲为他所经受的痛苦,让他永远记住…还有,也是最让我不放心的是公子…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无论遇到什么,我们要长相守,不是肌肤死磨,你心里有你,我们心永远在一起。这就是我们的爱情,崇高真诚,最终,理想,答应我好吗?

薛绍临死之前,是这样述说自己同慧娘的爱情的。

我和慧娘虽从未以采药为生,却真正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我们一同生长在洛阳,后来随荣升的父母来到京都。我们淡泊功名,只盼能手牵着手共度人生。我曾想过让你遭受冷漠,以惩罚你的爱情所犯下的错误,通过折磨你的感情来祭奠慧娘的亡灵,然而我错了,你不是一个我想象中的公主。你不刁蛮,不骄纵,不冷酷,甚至更可怕的是,你忠诚…我担心自己会无法挽回地坠入对你的爱恋,而这种担心已经发生,我爱上了你!我曾用所有的意志抵抗它,但无能为力,我无法抵御纯洁和忠诚!然而我怎么能受上杀害我妻子的仇人的女儿?!我的良心将会遭受正义怎样的谴责?一个人一生能遇到很多次幸福,但只能对其中一桩幸福做出承诺。而我只能选择慧娘的幸福。

无疑,太平一生只爱过一个男人。这个人就是薛绍。薛绍当然也与太平有过关于爱情的讨论。

爱情意味着长相守,意味着两个人永远在一起,不论是活着,还是死去,就像峭壁上两棵纠缠在一起的长青藤,共同生长,繁茂,共同经受风雨最恶意的袭击,共同领略阳光最温存的爱抚。最终,共同枯烂,腐败,化作坠入深渊的一缕屑尘。这才是爱情。她需要两股庞大的激情,两颗炙热的心灵,缺一不可。不论她面对的有多么强大、巍然,是神明,还是地狱;爱情是不会屈服的。因为她本身就是天堂,代表着生命最崇高最健全的境界,是世间最完美的家园。

太平与薛绍的爱情出现在《大明宫词》的开篇,太过凄美,太过刻骨铭心,以至于每次重看,都只是感动于太平对薛绍的感情,却忽略了这个太早就已经出现又消失的角色,慧娘。其实我们已经忘记,薛绍每次慷慨激昂的爱情论调,几乎都是基于对慧娘的爱。我甚至可以想象,在太平出现之前,薛绍和慧娘是怎样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赋诗,弹琴,踏春,赏秋,逛集市,在温暖的体温和柔软的鼻息之中,讲着从老奶奶那听来的故事。“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遇深。” 薛绍甚至把慧娘和自己形容为,世界上最美满的恋人。他们从两个孩子,一同长大。做同样的游戏,唱相同的歌,一起经历着同样的四季风雨,宛如一颗树上同时结出的两颗饱满的果实。当青春像嘹亮清灵的鸽哨唤醒他们稚嫩无知的少年梦境,他们才意识到彼此已经陷入深沉的爱情。他们结婚了,从名义上正式获取了其实早已属于两个人的生活。他们发誓从此相牵的手将永远不再分开,直至死亡。

这样的爱情,当今又有几个人能够相信,能够理解,更别说拥有。然而这位最会耍嘴的薛绍,又怎么值得慧娘这样的爱呢,面对至高的权力他没有勇气反抗,面对纯洁的爱恋他没有意志抵抗,面对自己的内心又没有胆量接受,一个拥有美丽面庞的懦夫。

可以想象,慧娘曾经怎样的善良温柔,她救下饥饿和寒冷中向老天乞求生存的女孩子,对市井小人也恩宠教化,聪慧娴熟,温文尔雅。可她太过完美,终究会早早的凋零。

可惜最后,她的情郎最后还是爱上了别人,这样的爱人,就算最后为你而死,又有什么意义呢。这是曾念平和李少红,对爱情的嘲弄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明宫词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明宫词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