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念白作为表演的一部分,那,台湾口音真的只适合小清新。

飞是飞翔的翔

结构过于松散,探讨所谓真相套用了罗生门式的戏剧结构,但是过于松散。谈话与谈话之间松散,并彼此互相之间没有压迫感。而且谈话中对戏剧的铺陈没有做到叠加效应。因此作为事件中心的王主任并没能让人信服他被裹挟或者是身处漩涡中的压迫感。撞车作为偶发事件衔接了两个事件,但是偶然又没有做到。例如《撞车》,一次偶发事件波及到了与事件相关联的所有人,并使得所有人的生活轨迹随着那一次碰撞发生了改变,并涟漪了很久,涟漪了很深。

罗生门的结构,套用最好的,除了罗生门本人之外,就当属塞缪尔杰克逊的《基地疑云》,事件中的每一个人都看似无辜,调查下去,又好像每一个人都有很充分的嫌疑。在这个前提之下,罗生门的谈话才有意义。影片过半,调查人,作为事件中心人也被裹挟进去,生命受到威胁,出于职业要求或者说出于生存本能,事件中心人物强力推进调查的进度,最终水落石出。

而在本片中,事件中心人物受到的威胁并不来自于罗生门的结构中,而是作为副线的绑匪线。这样就使得罗生门本身的张力不足,其最有看点的结构沦为了一个炒作的卖点。

再说说男主人设的问题,整个故事中,作为一家报馆召集人的职业身份对他推动故事没有起到任何作...

显示全文

结构过于松散,探讨所谓真相套用了罗生门式的戏剧结构,但是过于松散。谈话与谈话之间松散,并彼此互相之间没有压迫感。而且谈话中对戏剧的铺陈没有做到叠加效应。因此作为事件中心的王主任并没能让人信服他被裹挟或者是身处漩涡中的压迫感。撞车作为偶发事件衔接了两个事件,但是偶然又没有做到。例如《撞车》,一次偶发事件波及到了与事件相关联的所有人,并使得所有人的生活轨迹随着那一次碰撞发生了改变,并涟漪了很久,涟漪了很深。

罗生门的结构,套用最好的,除了罗生门本人之外,就当属塞缪尔杰克逊的《基地疑云》,事件中的每一个人都看似无辜,调查下去,又好像每一个人都有很充分的嫌疑。在这个前提之下,罗生门的谈话才有意义。影片过半,调查人,作为事件中心人也被裹挟进去,生命受到威胁,出于职业要求或者说出于生存本能,事件中心人物强力推进调查的进度,最终水落石出。

而在本片中,事件中心人物受到的威胁并不来自于罗生门的结构中,而是作为副线的绑匪线。这样就使得罗生门本身的张力不足,其最有看点的结构沦为了一个炒作的卖点。

再说说男主人设的问题,整个故事中,作为一家报馆召集人的职业身份对他推动故事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只是在一些故事的转折点上才硬掰到了上面,比如调查车辆信息时利用职业身份通过警察的老关系调用到了一些关键资料。如果换一个身份,强加一些主角光环,那么王主任不一定非得是报馆的新闻人,这个故事也讲的下去。如果加这么几场戏,凸显新闻人的职业病,也能弥补硬掰的尴尬。比如,王主任在调查卡壳的时候,在纸上预演推测事件的前因后果,并在与人讨论的过程中,向观众透露,这种看似荒谬的推演,其实在新闻人平常的工作中也经常会运用的到。我揣测导演在立项的时候,可能本意就是在讨论所谓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而作为以追究真相为己任和生存根本的新闻界,如果也有臆造真相的时候,这种荒谬感会更强。但是,本片男主的职业身份在故事推进过程中,仅仅就是一个职业身份而已。

作为副线的绑架团伙的出现,突兀,极其突兀。撕票的段落,也就是撞车之前的段落出现的太晚。绑架、撞车或者再挑出一条线,凑齐三条故事线,参照《敦刻尔克》,这样故事推进起来,感觉上会舒服一些。而不是现在,每当主线故事推不下去就请绑架线出来弥补。

唯一我比较喜欢的,就是看似一切都风平浪静之后,王主任的手表又恢复正常,开始工作。这个看似的闲笔对我来说倒是精妙的很。时间本身是没有尽头的,但是属于每一个人的时间却是有终点的,王主任的手表恢复正常了,不过也可以说,属于他的时间终点也在开始正式的在等待他了。如果放大这个点,也要与此配合铺下一个点,专门为王主任铺一个隐患,而且是他知道,大家也知道的隐患。因为在这个事件当中,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当然包括了男主王主任。这样一来,可能也更契合本片这个比较阴冷的主题。

最后我想说,台湾的口音真的不是很适合拍这么一个悬疑的题材。即便男主很愤怒的念白“干”这类的脏话,也是每每都让我想到了“道明寺”之类的花美男人设。画面应该是粉红色的,旁边应该有一个大饼脸的长发披肩、穿花裙子的姑娘,这个姑娘后来还得嫁给大陆的一个富二代,最近还得生个儿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目击者之追凶的更多影评

推荐目击者之追凶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