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药丸 红色药丸 8.2分

当我们在谈论麦当劳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木·野狐先生

用中文谈论“女权主义”是一个尴尬的话题,下面我以麦当劳为例,用网络段子手最喜欢的“鄙视链”来不严谨地说明:

A(18线山村娃):吃麦当劳令人艳羡

B(二线小城市学生):吃麦当劳是家常便饭

C(一线大城市小资):吃麦当劳不够笔哥

D(西方某城市苦逼留学党):吃麦当劳最便宜

E(某文科博士毕业华裔准精英):麦当劳的普及是资本主义和西方殖民主义的胜利

F(美国某反精英华裔非主流):麦当劳普及就因为它高糖高脂吃了爽,哪来那么多“大道理”,你们这群生活在文字构建一切的幻想中的政治煞笔

……

当A和F都说麦当劳好吃的时候,他们在称赞一件事吗?

当C和E都在鄙视麦当劳的时候,他们在鄙视一件事吗?

——————————————————

对于一个同时存在着“前启蒙时代”、“启蒙时代”、“后现代主义”、“反后现代主义”的国度,大家谈论“女权主义”,就像ABCDEF……Z吃麦当劳一样众生百态。

更不要说还有各色“5瞄”“煤粉””反智“充斥荧屏,对于这种“舶来品”,不小心就先论阵营再论事实了。

一个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压力中苦苦挣扎的年轻女性,可能会把Jud...

显示全文

用中文谈论“女权主义”是一个尴尬的话题,下面我以麦当劳为例,用网络段子手最喜欢的“鄙视链”来不严谨地说明:

A(18线山村娃):吃麦当劳令人艳羡

B(二线小城市学生):吃麦当劳是家常便饭

C(一线大城市小资):吃麦当劳不够笔哥

D(西方某城市苦逼留学党):吃麦当劳最便宜

E(某文科博士毕业华裔准精英):麦当劳的普及是资本主义和西方殖民主义的胜利

F(美国某反精英华裔非主流):麦当劳普及就因为它高糖高脂吃了爽,哪来那么多“大道理”,你们这群生活在文字构建一切的幻想中的政治煞笔

……

当A和F都说麦当劳好吃的时候,他们在称赞一件事吗?

当C和E都在鄙视麦当劳的时候,他们在鄙视一件事吗?

——————————————————

对于一个同时存在着“前启蒙时代”、“启蒙时代”、“后现代主义”、“反后现代主义”的国度,大家谈论“女权主义”,就像ABCDEF……Z吃麦当劳一样众生百态。

更不要说还有各色“5瞄”“煤粉””反智“充斥荧屏,对于这种“舶来品”,不小心就先论阵营再论事实了。

一个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压力中苦苦挣扎的年轻女性,可能会把Judith Bulter的《性别表演》奉为圭臬;

一个在“我不反对gay,只要我的孩子不是”的论调里惶恐不安的深柜LGBT,可能会把2015年的Caitlyn Jenner捧为超级大英雄;

一个在“Genitals Govern the Country”的氛围里被迫“潜规则”了的女下属,可能会把“sexual consent”的立法视为天降福音;

……

彼岸走得越激进,此岸的愤怒便越强烈;因为它更加印证了“我们”“backward”,更加印证了我们愤怒的合法性与正义性。

这固然令人同情。

尴尬地却是那些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书生。虽然不难想象,一个被horse教统治了课堂上下的学生,猛然来到”自由的国度“,听闻了种种福柯德里达巴特尔,和纷然笼罩着“先进文化”光辉的抽象艺术、运动和主义,当然犹听天籁,怎能不悉数汲取,好全副武装,转身一身凛然地回到母国传”道“授”业“,解救劳苦大众。于是精神上,便和白花花的”文明人“一起,进入了一个似已可完全摆脱生理与物理藩篱的、完全平等的、不需要艰苦劳动便可摘得果实的”天国“,俯身再对比,更觉得众生渺小、拘涩、充满了压迫与不公,实在是时时不如意、事事不称心。——但却怎么会隐约忘记,“太‘进步’”未见得总为好事,“以‘被压迫者’之名行‘压迫者’之实”亦令人警思,“worldview”决定“methodology”也许会失败?

固然不满于内联网的不自由,但也讶异于网民被允许在”无伤大雅“话题里发言所带来的活力。“直男癌”“女权婊”种种title推陈出新、各显风骚,不知西人是否会鲜羡,竟没有PC警察来管。半隔绝的文明国,本是可以提供一些新鲜的素材,却被那些受过正经西方经院教育的”正义之神“们悉数忽略,解救众生时,never question what they‘ve been taught,实在令人遗憾。而对于那些读“书”少的,也许“直觉”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又不忍心破坏“先进文明国”的模范形象,于是诸如“中华田园女权”和“真/假女权”的名号便纷纷出台。

但西人的“真”女权进行地如何?这部纪录片也许可以给你一些启发。当然,如若自己是ABCD……Z哪个还不清楚的,当然,也只能习惯性地得出一个“这个导演压根不懂什么女权便乱喷一通”的主张来。自然不会知,像导演这样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可是浸淫在“真女权”的种种ideologies以至不曾有机会怀疑真理为何的人。”真女权“霸占了学术界,倒是普遍现象呢。

顺便介绍一段的两位罕见良心学者的对话视频,其中Camille Paglia大概是唯一一位在世的让我尊敬的女权家了:

Modern Times: Camille Paglia & Jordan B Peterson

关于女性透明天花板

——————————————

利益相关:

I am female, non-heterosexual. And I am NOT a feminist, NEITHER a LGBT rights activist.

I have some friends who did / are doing Gender Sudy, who don't easily get offended, and who don't force others to be feminists.

https://www.douban.com/note/641920832/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红色药丸的更多影评

推荐红色药丸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