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你真的作为国民生活过吗?

温元征
2017-10-12 10:51:15
北京和上海是中国近代的两极,两地的人既互相重视,又相互鄙视。
这已经不仅是南北差异,而是中国的政治中心与经济中心,主义与实际的差别。
然而,编剧完全没有抓到精髓,而只是用南北差异啊,或者是一语避之的北方豪爽南方精细来体现。
真的是很无语,那为何不用苏州杭州,沈阳西安这种南北差异更大的地区。
北京爷们儿,首先应该是心忧天下,不会有安贫乐业的一面,这不符合北京的特点。你去北京的串吧逛逛,哪个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世事偕通的样子。即使眼高手低,但哪个整天自轻自贱,偏安小窝的?而北京作为首都,四面八方的人都有,所以对结婚的礼仪,也受了各种影响,反而对老礼没那么重视。相对河北山东,彩礼下聘之类的并不是很重视。
而上海妹子,则是嗲妹子,心目中是衣着光鲜,高跟短裙的。然后走进弄堂,悄悄脱下鞋子,光脚走进家,爬上阁楼安寝。一句“女孩子,光鲜比性命都重要。”才是精髓。哪有女主这种,上场就躺人家怀里的。但上海丈母娘,是中国丈母娘的代表,姑娘风光大婚是仅次于自己大婚的第二大事。
最后在演员方面,袁姗姗虽然襄阳人,但在北京上的大学。行动间处处透着北方人的大气豪爽,而郑凯在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则充满上海男





...
显示全文
北京和上海是中国近代的两极,两地的人既互相重视,又相互鄙视。
这已经不仅是南北差异,而是中国的政治中心与经济中心,主义与实际的差别。
然而,编剧完全没有抓到精髓,而只是用南北差异啊,或者是一语避之的北方豪爽南方精细来体现。
真的是很无语,那为何不用苏州杭州,沈阳西安这种南北差异更大的地区。
北京爷们儿,首先应该是心忧天下,不会有安贫乐业的一面,这不符合北京的特点。你去北京的串吧逛逛,哪个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世事偕通的样子。即使眼高手低,但哪个整天自轻自贱,偏安小窝的?而北京作为首都,四面八方的人都有,所以对结婚的礼仪,也受了各种影响,反而对老礼没那么重视。相对河北山东,彩礼下聘之类的并不是很重视。
而上海妹子,则是嗲妹子,心目中是衣着光鲜,高跟短裙的。然后走进弄堂,悄悄脱下鞋子,光脚走进家,爬上阁楼安寝。一句“女孩子,光鲜比性命都重要。”才是精髓。哪有女主这种,上场就躺人家怀里的。但上海丈母娘,是中国丈母娘的代表,姑娘风光大婚是仅次于自己大婚的第二大事。
最后在演员方面,袁姗姗虽然襄阳人,但在北京上的大学。行动间处处透着北方人的大气豪爽,而郑凯在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则充满上海男人精细浪漫的特点。和人设正好颠倒,看起来正好啼笑皆非,北京闺女碰上了上海姑爷的样子。
———————————————————————————————————————————————————
又看了十几集,情节紧凑了一些,但是我说的问题一点没改,如果不强调双城。你说袁姗姗演的是个西安人、郑州人,郑恺演的是个广州人、重庆人,同样有人相信。因为他们身上失去了文化符号。看看小品、话剧,上场三句话或者一个动作,马上大家可以看出他是哪个地方的人。因为文化符号、地域特点体现啦。“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苏东坡)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卓板,唱‘大江东去’。”这就是文化符号的力量。但是这部戏,却完全无视这些。虽然现在陕西人也不是《平凡的世界》那样,带着白羊肚毛巾蹲在板凳上。但地域差别仍然存在,否则这部主打北京上海婚姻的戏,就没有冲突点。
从此引出一个很可怕的问题。现在的所谓新编剧,到底有没有去实地走访,去生活。还是坐在家看看互联网小说,就开始动笔创作。确实现在的老作家,那些文化符号有点过时,感觉都是老套路啦。但不意味着,我们要不重视生活,架空一个世界来创作。十几年前,确实韩国日本有过一阵谁都来编剧,家庭妇女职员都写剧本。那是因为他们都比当时的专业编剧有生活经历,写的也是他们的工作生活状况。拍出的剧真实可信,贴近生活。而这部戏的编剧,估计和她写出的女主陆露一样。以为有个狗血的人物关系,编点冲突就是一部戏。缺乏专业编剧,对于时代形势、地域特点、人物性格变化的理论知识,以及大量的高级文学作品的阅读,就开始下笔编啦。这是彻彻底底的空想主义,比一部两部烂剧更可怕。
如果觉得我说的空泛,请看看狄更斯的《双城记》。书里既有在法国大革命风起云涌的形势,又有男女主人公跌宕起伏的命运,还有巴黎与伦敦这两个当时欧洲最大城市的风土人情的描写。没有这些,就谈不上“双城”记。
希望陆露编剧,赶紧回炉学习学习吧。
ps:我本来是因为袁姗姗来看这部戏的,不是特意来黑的。
57
7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2)

查看更多回应(22)

国民大生活的更多剧评

推荐国民大生活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