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履不停 步履不停 8.8分

平凡生活的本质是隐忍

再会朗西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断断续续地看完了这部电影。即便不太记得前面的剧情,似乎也能顺畅地看下去,如同从任何时候都能把生活捡起来,重新来过。那些我所期待的迷案、剧烈的冲突、爱与救赎,全部都没有出现,整部电影像是随意节选了平凡人家的片段,忧愁和压抑被生活本身不断地拉伸,没有爆发,但却变得稀薄而持久,弥漫在家的空间之中——失修的浴室,老医生父亲冰冷的书房,留声机隔间,长子的牌位——以致在最后良多一家人告辞搭上汽车的时候,我和由加利一起舒了一口气,终于可以脱离这让人窒息的家了。

如果长子没有因为救人身亡,如果父亲和母亲感情和睦,如果次子良多工作顺利,只要其中一个「如果」实现了,这份压抑和哀愁就会淡化许多,但是生活并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良多这次回家,是因为到了哥哥纯平的忌日。这个点切入得非常缓慢,我都快忘记这部电影是要讲什么故事了,只看到了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直到母亲和良多一家人去给纯平上坟,我才忽然明白,纯平的忌日是一个三棱镜,那些混在一起、无法辨认的人性的白光,穿过纯平的忌日,色散出它们本来的面目。

由加利和她的孩子如同山间漫游一般自在行走和笑谈,似乎忘记了他们刚刚为纯平上了坟。因为她与孩子...

显示全文

断断续续地看完了这部电影。即便不太记得前面的剧情,似乎也能顺畅地看下去,如同从任何时候都能把生活捡起来,重新来过。那些我所期待的迷案、剧烈的冲突、爱与救赎,全部都没有出现,整部电影像是随意节选了平凡人家的片段,忧愁和压抑被生活本身不断地拉伸,没有爆发,但却变得稀薄而持久,弥漫在家的空间之中——失修的浴室,老医生父亲冰冷的书房,留声机隔间,长子的牌位——以致在最后良多一家人告辞搭上汽车的时候,我和由加利一起舒了一口气,终于可以脱离这让人窒息的家了。

如果长子没有因为救人身亡,如果父亲和母亲感情和睦,如果次子良多工作顺利,只要其中一个「如果」实现了,这份压抑和哀愁就会淡化许多,但是生活并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良多这次回家,是因为到了哥哥纯平的忌日。这个点切入得非常缓慢,我都快忘记这部电影是要讲什么故事了,只看到了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直到母亲和良多一家人去给纯平上坟,我才忽然明白,纯平的忌日是一个三棱镜,那些混在一起、无法辨认的人性的白光,穿过纯平的忌日,色散出它们本来的面目。

由加利和她的孩子如同山间漫游一般自在行走和笑谈,似乎忘记了他们刚刚为纯平上了坟。因为她与孩子和这家人完全没有关系,良多是她的第二任先生,他们对纯平只有形式的悼念罢了。这和由加利之前处处拘谨、赔笑的形象完全不同。 这才是她和孩子该有的快乐。

而在家中的祭祀,即便获救者非常窘迫,所有人都十分尴尬,一直表现得温婉可亲的母亲却仍然每年邀请他参加儿子的祭祀,似乎有违她的人设——这样一个看似通情达理的母亲,难道看不出获救者的困窘之情吗?她当然看得出,而且她享受他的困窘。因为她的恨和思念无法化解,必须看到获救者的窘迫才能得到些许发泄。而一直冷漠的父亲,终于也说出,像获救者那样的人根本不值得自己的儿子牺牲——他原本指望长子继承家业。

夜晚,一只黄色蝴蝶飞入家中,母亲像着了魔一样呼唤它、追逐它。她相信,那是儿子死去的灵魂所化。即便过去多年,这一只小小的蝴蝶,又引燃了母亲在漫长岁月里发潮的思念。直到良多捉住了蝴蝶,告诉母亲这就是一只蝴蝶而已,母亲才缓过神来。她一定很失望吧——原来只是一只蝴蝶而已。

平凡生活的本质是隐忍,隐忍成一束平淡无奇的白光,没有意义地向前疾驰,直到一头撞进命运中的三棱镜,才倏忽看清了自己本来那些渐变铺陈的色彩。但是生活还是要隐忍而平凡地过下去,就像父亲母亲在旁白中走完了一生。台阶失去了他们的身影,留下了他们的步履。死亡之后,他们的生活成为破碎的镜子,忽明忽暗地漂浮在更宏大的后辈生活里,而那些平淡无奇的生活片段,在回望时,都被死亡烘托成没有来由的隐喻。

就像关于黄蝴蝶的传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步履不停的更多影评

推荐步履不停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