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是现实哪里是幻想

杯雪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有一种说法说树先生娶小梅是树的幻想,这种说法存在很多漏洞,比方说中间树的母亲哭着离开村子和他弟弟去城里,后来就剩下他一个人在家。当时他妈妈肯定是知道他已经疯了。
我倾向于在他结婚的时候和他弟弟打了一架变得彻底疯了,但是这时候他仍然会在现实和幻想中切换,在洞房的时候镜头在树和洞房场景之间来回切换,其实树先生像死猪一样躺在那里因为他已经进入了自己幻想的世界也就是他爸爸在树上吊死他哥哥的世界,而现实是他在洞房。他跑去和二猪说要出事还有说要停水应该是真实发生的,这一点可以从后面一群小孩儿戏谑的问他“树先生,你又在给谁算呢?”这一句上得到印证。后边二猪下跪和矿业老总秘书找他算卦是幻想,因为二猪下跪那一段之后镜头切换到他坐在树上傻笑,而矿业老总秘书那段中间穿插他坐在树上对着空气说“镇阴”则表明也是他幻想的。
注意他母亲是在70分钟的时候哭着去的城里,而上一个镜头是小孩儿们戏谑的和他说话,这表明全世界都知道树已经精神分裂了。
但是最后经历了那一段红色的镜头,树先生已经完全进入自己幻想的世界难以出来了,最后幻想小梅怀孕回来并开口说话,其实也可能象征着树从此内心幸福了。
这个结果也许对树先生来...
显示全文
有一种说法说树先生娶小梅是树的幻想,这种说法存在很多漏洞,比方说中间树的母亲哭着离开村子和他弟弟去城里,后来就剩下他一个人在家。当时他妈妈肯定是知道他已经疯了。
我倾向于在他结婚的时候和他弟弟打了一架变得彻底疯了,但是这时候他仍然会在现实和幻想中切换,在洞房的时候镜头在树和洞房场景之间来回切换,其实树先生像死猪一样躺在那里因为他已经进入了自己幻想的世界也就是他爸爸在树上吊死他哥哥的世界,而现实是他在洞房。他跑去和二猪说要出事还有说要停水应该是真实发生的,这一点可以从后面一群小孩儿戏谑的问他“树先生,你又在给谁算呢?”这一句上得到印证。后边二猪下跪和矿业老总秘书找他算卦是幻想,因为二猪下跪那一段之后镜头切换到他坐在树上傻笑,而矿业老总秘书那段中间穿插他坐在树上对着空气说“镇阴”则表明也是他幻想的。
注意他母亲是在70分钟的时候哭着去的城里,而上一个镜头是小孩儿们戏谑的和他说话,这表明全世界都知道树已经精神分裂了。
但是最后经历了那一段红色的镜头,树先生已经完全进入自己幻想的世界难以出来了,最后幻想小梅怀孕回来并开口说话,其实也可能象征着树从此内心幸福了。
这个结果也许对树先生来说是一个最好的结果,总好过痛苦的清醒着,也好过在现实和幻想间来回切换而且当时的幻想也一直处于惶恐和被父亲的阴影笼罩之下。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Hello!树先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Hello!树先生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