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 狩猎 9.0分

傲慢与偏见

观三生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开始给了很低的分数,因为开头的压抑和不符合逻辑
几次停止,没法继续看下去。如果不是在豆瓣TOP250里,直接一星关掉。

1.小女孩被询问时一直在瘪嘴,就是心虚的表现,先是因爱生恨,后又因为幼小的虚荣心不想被别人认定说谎,所以继续了谎言,幼师应该经过正规的岗前教育培训才对,难道这点察言观色的能力都没有吗?
2.幼师(葛瑞泽)和奥莱一开始就有罪认定,奥莱的提问方式在法庭上叫诱使证人做出有罪的回答,完全是一步步引诱小女孩编造了更大的谎言,小女孩自己是编不出这么具体的(她只是听到小男孩说过,鸡巴硬的像木头,真大之类的词语,然后就照搬了过来)。这其实就是成人间的傲慢与偏见,而是就是幼师对卢卡斯的偏见。
3.幼师在没有调查清楚就以肯定的描述通知了奥莱,后又更肯定的描述通知了克拉儿的母亲,这是一个正常女人的判断吗?所以的一切都建立在一个没有正常判断的女人的自以为是上。
在奥莱询问克拉儿有没有“白色的液体”流出的时候,幼师作为一个成年人竟然呕吐,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有着洁癖或者对男女之事有着变态抵触的女人,甚至是相信男女不应该交合,应该保持圣洁的宗教狂。她对卢卡斯有着深藏不漏的偏见,认为离婚的男人...
显示全文
一开始给了很低的分数,因为开头的压抑和不符合逻辑
几次停止,没法继续看下去。如果不是在豆瓣TOP250里,直接一星关掉。

1.小女孩被询问时一直在瘪嘴,就是心虚的表现,先是因爱生恨,后又因为幼小的虚荣心不想被别人认定说谎,所以继续了谎言,幼师应该经过正规的岗前教育培训才对,难道这点察言观色的能力都没有吗?
2.幼师(葛瑞泽)和奥莱一开始就有罪认定,奥莱的提问方式在法庭上叫诱使证人做出有罪的回答,完全是一步步引诱小女孩编造了更大的谎言,小女孩自己是编不出这么具体的(她只是听到小男孩说过,鸡巴硬的像木头,真大之类的词语,然后就照搬了过来)。这其实就是成人间的傲慢与偏见,而是就是幼师对卢卡斯的偏见。
3.幼师在没有调查清楚就以肯定的描述通知了奥莱,后又更肯定的描述通知了克拉儿的母亲,这是一个正常女人的判断吗?所以的一切都建立在一个没有正常判断的女人的自以为是上。
在奥莱询问克拉儿有没有“白色的液体”流出的时候,幼师作为一个成年人竟然呕吐,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有着洁癖或者对男女之事有着变态抵触的女人,甚至是相信男女不应该交合,应该保持圣洁的宗教狂。她对卢卡斯有着深藏不漏的偏见,认为离婚的男人缺少性生活就一定会变态到性侵女童(尤其是卢卡斯这种不善社交的男人),完全把自己的变态心理强加在卢卡斯的身上,其实就是克拉儿生气时撒的一个小慌,用最近听到的不好的词语说的一句狠话,可能说过之后自己都没有在意了,但是幼师却抓住了这一点,而且久久不能释怀,因为她乐意相信卢卡斯会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变态,性侵女童,而自己则将成为守护女童的神圣守护者,
4.一切还都只是推断的时候,就在家长会上说“我们已经确定了性侵,受害者可能不止一人”,在西方确实有性侵男童的案例,幼师可以有自己的观察和判断,但是她没有执法权、没有定罪权,为什么要妖言惑众,“尿床、头疼、做噩梦”就是被性侵的表现吗?这样没有基本判断的人是怎么做到教师这个重要的岗位的,她所带的孩童会有正确的价值观吗?而之后的剧情里,幼儿园的孩童们在各自家长的“诱使做出肯定回答”下,统一了卢卡斯地下室墙纸的颜色和沙发的颜色.....
5.葛瑞泽在第一次被卢卡斯要求对峙的时候跑开了,真的是觉得卢卡斯恶心吗?一个伸张正义的使者为什么连一点同罪人对峙的勇气都没有?因为只有她知道所有人的判断的依据都是来自她一个人的猜测,她一个人的偏见。
6.50分10秒,克拉儿已经承认是自己撒了谎,因为在孩童的世界里,承认自己撒谎的代价是非常小的,甚至连道歉都不需要,但是克拉儿的母亲却不这么想,因为自己的女儿闹得整个学校沸沸扬扬,不是一句撒谎可以带过的,她更愿意相信,相信自己一开始相信的就是真的,怎么能否定自己,自己都那么肯定女儿已经受伤了,怎么能因为因为一句话,就认为自己其实没有受伤。
有一个很有名的实验,把囚犯困在一个空荡的房间里,蒙上眼睛绑在椅子上让他不能动,在手腕上抹上让他觉得发凉的东西,然后一边水龙头不拧紧,囚犯因为时自己手腕被割破,听到的是自己的血滴在地板上的声音,几个小时后囚犯就死亡了,因为他相信他失血过多死亡了,
好多人说小孩怎样恶毒,怎样邪恶,其实从克拉儿说出来的那一刻起,这就再也无关这个小女孩了,她对于这个世界没有基本的判断,她不知道性侵女童会对卢卡斯带来什么,所以她没有据理力争的理由,没有坚持真相的执念,她只是习惯性的听自己母亲的话,照自己母亲的话去做而已。一句儿童的无意的谎言,揭露的是成人世界的罪恶与丑陋,他们盲目的认为自己是好的,别人是恶的,然后在恶中寻找更恶者,然后毫不犹豫的团结起来,打倒他。
7.51分17秒,可以看到窗外是白天,但是屋里开着灯,灯泡就在葛瑞泽的头顶上面一点点,像极了审问犯人的警务人员,一群妇女坐在一起,等待即将被询问的娜迪亚,这群妇女自己给自己营造了公职人员的氛围,认为自己是某个神圣的救护团体,她们有“责任”,她们沉浸在自己神圣的使命中不可自拔,不允许有像娜迪亚这样的,觉得卢卡斯无罪的人的存在,所以她们要教育,要引导,甚至是呵斥和审判。让我想起了《迷雾》中的那个女人。
之后剧情开始变得缓慢,
卢卡斯作为一个好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仍然没有选择伤害任何人,只是对着自己昔日的挚友发了顿火,整个电影的压抑在此处得以释放。
但是就在好人卢卡斯认为这一切都已经过去,甚至在自己儿子的成人礼上,放下以前的芥蒂,抱卡拉儿过线条,(电影刚开始,卢卡斯注意方向,克拉儿注意线条),的时候,林中的枪声却响起了,这绝对不是某些影评说的,是打鹿的枪,打歪了差点打到卢卡斯,而是善意或恶意的提醒,这一切没有过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狩猎的更多影评

推荐狩猎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