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戏骨红楼梦加深了我对红楼梦的理解

采采芣苢


       《红楼梦》是我最爱的一本书。在看小戏骨《红楼梦》之前,我曾看过《红楼梦》原著不下几十遍,看过87版电视剧《红楼梦》也有十来遍,最近两年一直在读脂评本《红楼梦》。即便如此,对于我这样一个好读书不求甚解的读者来说,《红楼梦》里的好多情节仍然是感觉有点违和或者不可思议的。而在看了小戏骨《红楼梦》之后,很多以前认为不大合理的情节变得合理,很多从前没有注意到的句子越发觉得深刻。
黛玉因在筵席上随口说了几句《牡丹亭》、《西厢记》里的话,被有心人宝钗听见,随后对其谆谆教导了一番。黛玉因此而感念宝钗,在《金兰契互剖金兰语,风雨夕闷制风雨词》一回里说道“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极好的,然我最是个多心的人,只当你心里藏奸。从前日你说看杂书不好,又劝我那些好话,竟大感激你。往日竟是我错了,实在误到如今。细细算来,我母亲去世的早,又无姊妹兄弟,我长了今年十五岁,竟没一个人象你前日的话教导我。...
显示全文


       《红楼梦》是我最爱的一本书。在看小戏骨《红楼梦》之前,我曾看过《红楼梦》原著不下几十遍,看过87版电视剧《红楼梦》也有十来遍,最近两年一直在读脂评本《红楼梦》。即便如此,对于我这样一个好读书不求甚解的读者来说,《红楼梦》里的好多情节仍然是感觉有点违和或者不可思议的。而在看了小戏骨《红楼梦》之后,很多以前认为不大合理的情节变得合理,很多从前没有注意到的句子越发觉得深刻。
黛玉因在筵席上随口说了几句《牡丹亭》、《西厢记》里的话,被有心人宝钗听见,随后对其谆谆教导了一番。黛玉因此而感念宝钗,在《金兰契互剖金兰语,风雨夕闷制风雨词》一回里说道“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极好的,然我最是个多心的人,只当你心里藏奸。从前日你说看杂书不好,又劝我那些好话,竟大感激你。往日竟是我错了,实在误到如今。细细算来,我母亲去世的早,又无姊妹兄弟,我长了今年十五岁,竟没一个人象你前日的话教导我。怨不得云丫头说你好,我往日见他赞你,我还不受用,昨儿我亲自经过,才知道了。”我在看书和87版电视剧时,觉得黛玉因此事而对宝钗改变一贯的看法转而引为知己之举有点不可思议,并没体会到宝钗所劝黛玉的话能够有这样打开黛玉心扉的魔力。但是当我看了小戏骨《红楼梦》之后,看到钟宝儿所扮演的薛宝钗对小黛玉一番宽严正大、循循善诱的教诲,实在心折。那一瞬间,我明白了,是真的存在这样世事洞明又优容宽厚的薛宝钗,是真的存在这样聪明绝顶又单纯诗意的林黛玉。细想想,那时黛玉只有15岁,而宝钗也只17岁,以黛玉这样自小父母双亡无人教诲的境遇,听宝钗细细地规劝自己莫要看杂书移了性情,体会到父母长辈般的教导之心,该觉得多么宝贵。从这一事,也可看出,黛玉才不是一味的小性儿性格,她只是太敏感太纤弱,她原是知好歹、明事理的好姑娘。当宝玉问黛玉,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黛玉这里一番解释后,宝玉说,原来是从小孩儿口没遮拦就接了案了。说的真巧,真真的是“小孩儿”,只有处在同样天真烂漫年纪间的孩子才能演绎呈现出这样明镜般的心思。成年人扮演起这段,饶是演技再好,扮相再美,终觉得有点穿凿做作。
       宝黛的关系,小时候常常是三天两头闹别扭的,为此竟有人误解《红楼梦》仅仅是一部描画小儿女情态的书。要知道,自从《诉肺腑心迷活宝玉,含耻辱情烈死金钏》一回之后,黛玉便知晓了宝玉心意,认定他果然是知己,从此两人就只有心心相印,再无半点争执了。甚至在《绣鸳鸯梦兆绛云轩,识分定情悟梨香院》一回里,竟能拉着湘云开宝钗与宝玉的玩笑。皆因她此时已知晓,宝玉他只取一瓢饮,两人心在一处,是再也拆分不开的了,所以才能心无挂碍肆无忌惮的开玩笑。因人们看书的时候常常忽略了这些姊妹兄弟的实际年龄,就觉着林黛玉俨然一个小心眼的丫头,哪里像一个大家闺秀。如果能意识到,他们那些打打闹闹,皆是小时候的玩意儿,皆是二人未互明心意之前的纠结与试探,这才能更好的理解宝黛二人的情感脉络。这一小打小闹的部分,让相似年龄的小孩子来扮演,最是恰当,成年人描绘来,终究有点脱了形色。看小戏骨《红楼梦》里,演绎“探宝钗黛玉半含酸”一节时,小黛玉使小性儿的情节,竟是可爱的,真配的上脂砚斋所评“以兰为心,以玉为骨,以莲为舌,以冰为神”之语,一点也不违和。而钟宝儿所扮演的薛宝钗,亦配得上“浑厚天成”四字。
       原本我在看脂评本《红楼梦》的时候,看到脂砚斋所作批注,有些意思是体会不大到的。譬如《滴翠亭杨妃戏彩蝶,埋香冢飞燕泣残红》一回里,宝钗听见红玉与坠儿私语,用一招金蝉脱壳让她们去了疑心,偏反算在黛玉头上。这一段,脂砚斋直赞宝钗:“闺中弱女机变,如此之便,如此之急”。我从前看来,却是不大舒服的,觉着黛玉平白受了冤屈。可随后细想想,《红楼梦》里这样的情节确有不少。比如《尴尬人难免尴尬事,鸳鸯女誓绝鸳鸯偶》一回里,邢夫人盘问平儿去处,丰儿回道:“林姑娘打发了人下请字请了三四次,他才去了。奶奶一进门我就叫他去的。 林姑娘说:告诉你奶奶,我烦他有事呢。”是拿林黛玉做幌子。再比如,《杏子阴假凤泣虚凰,茜纱窗真情揆痴理》一回里,宝玉为维护私自在园中烧纸祭奠菂官的藕官,也拿林黛玉做挡箭牌。从凤姐到宝玉,从雪雁到丰儿,类似情境尚有不少。可知在大观园里,因林黛玉天生娇弱且性格孤僻,又得老太太偏疼,大家有事皆拿她作筏子,竟成了例了。并不是只有宝钗如此。之所以这段情节让很多读者耿耿于怀,皆因是受钗黛对立思想的影响。许多人看红楼梦,常要强强的分个高下是非出来,竟而成黛玉派、宝钗派。岂不知宝钗与黛玉,一个是山中高士,一个是世外仙姝,虽鼎足而立,却亦是惺惺相惜的金兰之交呢。雪芹先生写作《红楼梦》,正是因“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为世间美好女子立传呢!大观园里的女孩子,虽各有命运性情,却都具钟灵毓秀之德。宝钗浑厚,黛玉清越,各有各好,至于白玉微瑕,却更衬其好处,更觉真实。就像宝玉在警幻仙姑处所见到的神仙女子居所,“更喜窗下亦有唾绒,奁间时渍粉污”,这才是真正浑然的“幽微灵秀地”呢!看书看人,若多些“求全之毁,不虞之隙”,倒不好了。要是去了黛玉的小性儿,宝钗的世故,佳人本色可消减不少呢!这又扯远了,呵呵。说回来:),宝钗戏彩蝶一回里,那样宝相庄严的宝姐姐,竟作出“儿童急走追黄蝶”的举动,可知那时也年龄尚幼,亦是童心未泯呢。如果这一回让小戏骨们来演出,想来大家就不会十分怨怪宝姐姐了。


       在小戏骨《红楼梦》中,有刘姥姥和宝玉隔窗而泣的情节,看到翩翩佳公子小贾宝玉胡子拉碴、鬓发凌乱的样子,我忽然理解了“末世”一词。在探春的判词中,有“生于末世运偏消”一句,我读时对末世有点狐疑,为什么说是末世呢,会不会太严重了。但看到小戏骨《红楼梦》里以疾风暴雨似的节奏描画贾府忽喇喇似大厦倾的各种情节时,尤其是看到宝玉仓皇悲怆的样子,我想起来李后主的词“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何其相似!我终于明白,这是贾府这个家族的末世。朝代有更迭,有治乱,家族亦如。说起来,在封建时代,家族的兴衰荣辱,常常是因统治者的一己好恶而成全或毁灭,更像那易散的彩云,易碎的琉璃,阴晴不定的天气呢。
       以上种种,总而言之,感谢小戏骨《红楼梦》重新清洗了我这双观赏《红楼梦》的眼睛,使我对《红楼梦》的美好纯真与沧桑万象,又多了一层隽永的领会。为孩子们情真意切的演绎点赞。
165
7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76)

查看更多回应(76)

小戏骨: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更多影评

推荐小戏骨: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