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证之罪 无证之罪 8.3分

《无证之罪》:邓家佳,当一个女人成了谜

慕容天涯
《无证之罪》:邓家佳,当一个女人成了谜



文/慕容天涯



如果有可能,我想和朱慧如这个女人聊聊。



不是秦昊扮演的严良那种咄咄逼人的聊天,那种聊天太累心,双方抱着胳膊互相防备,心里上了把锁说起来话来玄机暗藏,不喜欢;



不是后来黑化了的郭羽那种绵里藏针的聊天,那种聊天太糟心,双方对弈一样彼此试探,身体里每一根神经都紧绷着,不舒服;



更不是骆闻那种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劝诫。那样的聊天太扎心,推着你向不想知道的答案走...
显示全文
《无证之罪》:邓家佳,当一个女人成了谜



文/慕容天涯



如果有可能,我想和朱慧如这个女人聊聊。



不是秦昊扮演的严良那种咄咄逼人的聊天,那种聊天太累心,双方抱着胳膊互相防备,心里上了把锁说起来话来玄机暗藏,不喜欢;



不是后来黑化了的郭羽那种绵里藏针的聊天,那种聊天太糟心,双方对弈一样彼此试探,身体里每一根神经都紧绷着,不舒服;



更不是骆闻那种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劝诫。那样的聊天太扎心,推着你向不想知道的答案走过去,不忍听。



也许是《无证之罪》中他的哥哥那种推心置腹的,兄妹间发自内心的聊天,也许很暖心。兄长情之于剧中由邓家佳扮演的朱慧如而言,是最值得信任,也唯一可以信任的依靠。



我想问问邓家佳,哦不,是朱慧如小如:

你,都经历了什么?

故事终了,有些人有些事,如旋犹在耳,似暗夜烟火,难以忘记也没法忘记。

这是《无证之罪》和邓家佳给我的感觉。

习惯开弹幕是好事情,在没有人剧透的情况下,能看到观众们对故事走向和演员表演的评论。于是在这个踩着审查制度边缘起舞的故事里,大家喜欢严良的耿直,哀叹骆闻的不易,错愕李丰田的残忍,最终又为小如的不幸遭遇呐喊,和角色同呼吸共命运,几乎一起承载着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是的,《无证之罪》血腥味和人情味一样浓重。前者残酷,冰冷,甚至有些野蛮得不可想象。但后者温暖,走心,于是后劲儿大到刷完全剧,脑海中都是画面挥之不去。



邓家佳扮演的朱慧如是个很特殊的存在。这个如谜一样的女人成了这部男人戏的一抹亮色。编剧残酷之于斯,温暖之于斯。

为何说她是谜?试问你近年来见过国产剧集有如此命运多舛的女主角吗?要知道,她的亲情友情和爱情是集体在故事里消失了的!哥哥的死亡突如其来,友情未交待先天不足,爱情被套路令人心碎。于是邓家佳用了两场大戏给人答案,朱慧如先崩溃再坚强角色丰满。



首先是哥哥的死,让东北这座冰城的一次围观变得令人动容。再者是与郭羽的对峙和试探,让这个罪恶故事的一角被揭开直面答案。

邓家佳扮演的小如被人们阻拦,一场表演教科书式的哭戏教学开始:她从初始的惊讶错愕,到不愿相信集聚着悲痛,再到整个人瘫软下去几乎崩溃……表演上的层次是形式感之于戏剧,人戏不分的表现是代入感之于观众。在那一幕的亲情故事里,朱慧如最后的,也是最牢靠的幸福彷如一个泡沫被无情的戳破掉。



你甚至听得到这个小小泡沫破碎的声音。

邓家佳扮演的小如与郭羽对峙,她眼里的泪水几乎溢出,却目光笃定,就像前文所述,她先是崩溃,此为“蛰伏”,之后置之死地,于是“涅槃”。比起郭羽一路黑下去,小如的变化历历在目被诠释得很完整。



这样一来,邓家佳的表演就成了推动故事发展的关键所在——即为角色的“动机”。往往只有动机合理,角色可信,故事才顺理成章的好看。而邓家佳的表演解决了这个根源性的问题,为这部日后可称经典的好剧打造了一个很完美的角色。把小花旦的角色演出青衣的范儿,也许是日后她的拿手好戏了。

香港作家马家辉在自己的作品《明•暗》中曾经说过:“当观众在离开电影院以后仍能感觉也愿意相信,地球上确实有这样的一个人物存在过或仍然存在着,然后,过了一段时间,或是两天或是两周或是两个月,总之在某个突然的时候,为了某个突然的理由,观众会忽然想起电影里的这个角色,并在心底暗问:后来呢,这个人物后来怎样了?还活得好吗?有后续发展吗?有随后而来的种种其他故事吗?”当一位演员能把一个角色呈现到这个地步,也就是,不仅能够令观众在黑暗的戏院里感动,更能让观众在戏院门外仍然深深惦记,到这境界,便是成功。”

剧中,寒冬将尽,故事结束。



现实,角色仍在,便是成功。

回到文章开头,如果能够和朱慧如这个女人聊聊,我想问问邓家佳,哦不,朱慧如小如:

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谢谢邓家佳,她让一个女人成了谜。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无证之罪的更多剧评

推荐无证之罪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