倩女幽魂 倩女幽魂 8.6分

《倩女幽魂》:倩音流年,身后有道

Stone Ning
李翰祥导演的《倩女幽魂》(1960年)可谓中规中矩,看它的时候就好像在看一篇文学作品。而再观徐克监制的《倩女幽魂》(1987年),我开始思考,令这部影片成为经典的,真的只是因为聂小倩、宁采臣二人的惊世爱情吗?

或许二人的人鬼恋情最容易打动我们,兰若寺内聂小倩那幽怨的眼神,宁采臣为了拯救挚爱而奋不顾身,还有程小东浪漫飘逸的动作设计,再加上徐克天马行空的武侠想象,结合鬼才黄霑信手拈来的动人音乐,将蒲松龄笔下的故事演绎的可歌可泣。若是仅限于此,徐克版的《倩女幽魂》决计超越不了1960版的,令它成为经典的,还有一个更为深刻的主题——道,即使我们没有发觉,但它确确实实存在那里。

电影开篇便为我们交待了故事背景——明末,那是一个奸臣当道朝政混乱的年代,但逢乱世,必有妖孽。而且,徐老怪有意地将故事的时间节点选在盂兰盆会前后,也就是农历的七月十五日,又称中元节、鬼节。一组画面交待出了世道险恶人心灰暗:为了发财而四处抓通缉犯的大街流氓、生就一双势利眼的客栈老板、瞧不起穷书生还装文化人的卖画人。

而宁采臣一介书生,即使饥饿难耐,也决计不吃坏人施舍的馒头,决计不起歹念,只是安分地守护着做人的道理。...
显示全文
李翰祥导演的《倩女幽魂》(1960年)可谓中规中矩,看它的时候就好像在看一篇文学作品。而再观徐克监制的《倩女幽魂》(1987年),我开始思考,令这部影片成为经典的,真的只是因为聂小倩、宁采臣二人的惊世爱情吗?

或许二人的人鬼恋情最容易打动我们,兰若寺内聂小倩那幽怨的眼神,宁采臣为了拯救挚爱而奋不顾身,还有程小东浪漫飘逸的动作设计,再加上徐克天马行空的武侠想象,结合鬼才黄霑信手拈来的动人音乐,将蒲松龄笔下的故事演绎的可歌可泣。若是仅限于此,徐克版的《倩女幽魂》决计超越不了1960版的,令它成为经典的,还有一个更为深刻的主题——道,即使我们没有发觉,但它确确实实存在那里。

电影开篇便为我们交待了故事背景——明末,那是一个奸臣当道朝政混乱的年代,但逢乱世,必有妖孽。而且,徐老怪有意地将故事的时间节点选在盂兰盆会前后,也就是农历的七月十五日,又称中元节、鬼节。一组画面交待出了世道险恶人心灰暗:为了发财而四处抓通缉犯的大街流氓、生就一双势利眼的客栈老板、瞧不起穷书生还装文化人的卖画人。

而宁采臣一介书生,即使饥饿难耐,也决计不吃坏人施舍的馒头,决计不起歹念,只是安分地守护着做人的道理。在险恶的世道,仍固守那份做人的单纯,这不就是在小心翼翼地维护着“道”的本性么。再者,为了拯救挚爱,明明姥姥法力高强,自己此去九死一生,且明知人鬼殊途不能厮守,但是仍选择救小倩脱离苦海。他用弱小的力量维护濒临的人性,在浑浊的世间坚持着正义的信念,这难道不是“道”吗?

除了宁采臣身上小心翼翼维护着的本心之“道”,还有大侠燕赤霞身上的大“道”。妖魔丛生,人世浑浊,善恶难辨,人性泯灭,然而隐世于兰若寺的燕赤霞,带着一身的侠肝义胆出现在宁采臣面前。他性情古怪却心系苍生,他愤世嫉俗却惩奸除恶,他看透人世之险恶,非一己之力所能挽救,但自己不能失去本心,于是镇守兰若,阻止寺内妖魔危害人间,“道”字在他身上展露无遗。再者,他不忍有情人阴阳相隔,不忍一对痴情人受分离之苦,及时看透人心比魔更可怕,冲破对妖的固有执念,拿起手中之剑救小倩于魔窟之中,实乃大道。午马把蒲松龄原著中燕赤霞的侠性尽数表现,更为深入人心。一个“道”字,一个“侠”字,还有什么比此更重要?

我想,《倩女幽魂》之所以令我们念念不忘,是透过聂小倩、宁采臣人鬼之恋中的那份人性光环,昭示着乱世中仍存在的人间正道。试问,如果徐克版的《倩女幽魂》中少了动荡不安的乱世背景,少了燕赤霞的侠肝义胆,少了忠臣义士的舍身取义,单单是你情我爱你侬我侬,那么二十年后的今天,又有多少人还会记得呢?只停留在爱情表皮上进行一番创新,却没有发人深省的普世情怀,这才是后来翻拍的叶伟信导演该深深反思的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倩女幽魂的更多影评

推荐倩女幽魂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