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女侠 神奇女侠 7.1分

卡梅隆为何说神奇女侠是物质化的偶像

路万宝

不久前,詹姆斯·卡梅隆对神奇女侠作出了这样的评论:“神奇女侠是个被物质化的偶像,这只是男性主导的好莱坞的一个老套路。”

之后,该片的导演派蒂·杰金斯反击道:“詹姆斯·卡梅隆没能明白《神奇女侠》是什么,代表什么,对全世界的女性意味着什么,这不惊讶。虽然他是个伟大的电影人,他毕竟不是女人。”

女权主义电影批评,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女权主义者,试图揭示长久以来的电影意识形态下的男性主导地位(即男性为主的创作人群、男性视角的预设观众、男性为主的电影理论家)以及被忽视的反女性本质而产生的解构主义电影思潮。最终以达到解放女性叙述主体,还原客观女性角色的目的。

导演派蒂·杰金斯是一名女性,她之前的作品《女魔头》控诉了部分女性在社会里遭受的不公,强调了强奸会给受害者身心上带来的严重后果。导演本人无疑是一位彻底的女权主义者。故她在《神奇女侠》中不断地强调了女性的地位,正如她所阐述的,她在片中的的确确试图告诉大家“《神奇女侠》是什么,代表什么,对全世界的女性意味着什么”。

比如,最浅显的,主角是一名女性。当然,另外还有一些别有用心的安排与设...

显示全文

不久前,詹姆斯·卡梅隆对神奇女侠作出了这样的评论:“神奇女侠是个被物质化的偶像,这只是男性主导的好莱坞的一个老套路。”

之后,该片的导演派蒂·杰金斯反击道:“詹姆斯·卡梅隆没能明白《神奇女侠》是什么,代表什么,对全世界的女性意味着什么,这不惊讶。虽然他是个伟大的电影人,他毕竟不是女人。”

女权主义电影批评,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女权主义者,试图揭示长久以来的电影意识形态下的男性主导地位(即男性为主的创作人群、男性视角的预设观众、男性为主的电影理论家)以及被忽视的反女性本质而产生的解构主义电影思潮。最终以达到解放女性叙述主体,还原客观女性角色的目的。

导演派蒂·杰金斯是一名女性,她之前的作品《女魔头》控诉了部分女性在社会里遭受的不公,强调了强奸会给受害者身心上带来的严重后果。导演本人无疑是一位彻底的女权主义者。故她在《神奇女侠》中不断地强调了女性的地位,正如她所阐述的,她在片中的的确确试图告诉大家“《神奇女侠》是什么,代表什么,对全世界的女性意味着什么”。

比如,最浅显的,主角是一名女性。当然,另外还有一些别有用心的安排与设置:将“秘书(secretary)”解读为“奴隶(slavery)”;对那个时代的女性着装所进行的讽刺;英国议事厅里优柔寡断企图和解的男性议员们,以及他们看到女人进入议事厅的排斥目光……

人物设置上,女主角一直是凌驾于男主角之上的:多次拯救了男主角的生命;主动邀请男主角睡在自己身旁;在谈到性的话题上一直处于主动地位……这些与旧时代传统的好莱坞电影里的女性角色的确有很大差别。可以看出,在处理人物关系上,导演试图打破银色梦下的“父系主权”。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在性行为当中,男性向来是处于主导地位的,故为了反驳这一点,对男女主的激情戏处理上,镜头在主人公相吻后便戛然而止。同时在之前的台词上也表述了:“(男性在性行为)上的快感,完全没有必要(unnecessary)”。一反传统类型片试图造就的“窥淫癖”的观影感受。这样看来,导演的确将预设的观众厅“还给了”女性。

但我们再回到卡梅隆的评论:“神奇女侠是个被物质化的偶像”。卡梅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所谓“物质化”(objectified),女权主义电影评论家劳拉·穆尔维曾将男性控制下的电影叙述结构分为两种——“窥淫癖”和“恋物癖”。后者指肢解女性形象,将其外貌编码成“恋物”感染观众。可以说,卡梅隆认为神奇女侠这一角色形象实则是好莱坞打造的供人(男性?)臆想的消费对象。

那么,卡梅隆与杰金斯同样是站在女权主义一方的两个人,为何会针锋相对呢?

笔者认为卡梅隆的症结在于影片所造就的宿命论。或许是商业类型片形式以及漫画改编背景等原因,影片将神奇女侠这个角色渲染得太过完美。影片开头便抛出前提:战神阿瑞斯将危害人间,宙斯创造神奇女侠来保护人类。影片“赐予”了这个角色与生俱来的特殊性,即先定的“救世主”。

这样的设定背后的善恶二元论与个人英雄主义(这正是好莱坞近些年极力避免的意识形态,比如:《蝙蝠侠大战超人》、《金刚狼3:殊死一战》等)我们暂且不谈。对比导演前作《女魔头》里的李小时候被父亲的朋友强奸、被家人抛弃、被人事单位拒绝,走投无路而反击男性主权。神奇女侠则是靠一个虚构的假定的被赋予的先天优势,凭着一颗代表女性性格的博爱精神行着救世主的事宜。

从存在主义的角度来看,神奇女侠是一个“此在”(Dasein)的空壳。由于她被宿命决定的条件,即一个非“沉沦”于世界的神,在离开天堂岛前的她是本真的、无意义的。换言之就是,她不具备马克思主义哲学里说的“社会关系的总和”。相反,《女魔头》里的李成为一个同性恋,成为一个冷血杀手是因为她之前遭遇的强奸、歧视等不公将她塑造成一个仇视男性的角色。如果说李是一名男性,则这部电影就不会成立。但试想,如果我们将神奇女侠的性别转换成男性,可以想象,这对影片的剧情发展与意识形态没有丝毫影响。因为尽管导演如前面所述的通过一些情节、对话或人物关系等形式结构试图展现其女权主义的思想,但这部电影的本质还是一部没有任何进步的个人英雄主义娱乐片。神奇女侠这一形象的能指无法代表普遍女性的内在概念,而只是停留在一个生理区别层次。这便是症结所在,这便是为何卡梅隆称其为“物质化”的。

所以笔者认为这部影片的确没有达到其标榜的”女权主义”的高度。它让我想起《罗拉快跑》。两部电影的女主角都被假定拥有一个特殊的能力,让世界看起来是适应她们而存在。神奇女侠在击倒反派前因为男主角的牺牲而带来的突然爆发,与急切希望拯救男友的罗拉如出一辙。那么,新的问题又产生了,以男性情感羁绊为必要条件引导下的女性的能动发展,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女权主义呢?(参考Ingeborg Majer O’Sickey影评《罗拉(能)得到她想要的一切(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神奇女侠的更多影评

推荐神奇女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