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柜名单 出柜名单 8.2分

《出柜名单》:出柜是一件艰难的事

阿瓦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作为一名同性恋者,大声说出自己的性取向,“出柜”以昭告天下,真的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吗?

看了美国2013年上映的一部讲述LGBT【LGBT是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的英文首字母缩略字】群体的纪录片——《出柜名单》(The Out List),发现:即使在同性恋平权运动如此频繁而激烈的美国,出柜,对个人而言,仍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

这部纪录片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抓人心弦的故事,而是选取了美国社会中的16名LGBT人士,由他们讲述自己出柜的心路历程及对这类人群生存现状的看法。从身份上看,他们其实大多数已经是美国社会的中产阶级,有政客、知名主持人、作家、导演、演员、教师,还有变装人士。在自我认同的道路上,他们普遍有过纠结和痛苦,也有得到了家人支持后的喜悦,更有在面对社会世俗压力下的抗争。他们在为自己发声,也在为整个群体发声。

艾伦·德詹尼丝(Ellen De Generes),美国著名的脱口秀主持人和演员,是其中在网络上出镜率相对较高的美国人士,印象深刻的是她在2014年主持奥斯卡颁奖时临时点了一份外卖披萨曾引发众多明星疯抢。

艾伦自述自己其实一开始已经...
显示全文
作为一名同性恋者,大声说出自己的性取向,“出柜”以昭告天下,真的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吗?

看了美国2013年上映的一部讲述LGBT【LGBT是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的英文首字母缩略字】群体的纪录片——《出柜名单》(The Out List),发现:即使在同性恋平权运动如此频繁而激烈的美国,出柜,对个人而言,仍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

这部纪录片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抓人心弦的故事,而是选取了美国社会中的16名LGBT人士,由他们讲述自己出柜的心路历程及对这类人群生存现状的看法。从身份上看,他们其实大多数已经是美国社会的中产阶级,有政客、知名主持人、作家、导演、演员、教师,还有变装人士。在自我认同的道路上,他们普遍有过纠结和痛苦,也有得到了家人支持后的喜悦,更有在面对社会世俗压力下的抗争。他们在为自己发声,也在为整个群体发声。

艾伦·德詹尼丝(Ellen De Generes),美国著名的脱口秀主持人和演员,是其中在网络上出镜率相对较高的美国人士,印象深刻的是她在2014年主持奥斯卡颁奖时临时点了一份外卖披萨曾引发众多明星疯抢。

艾伦自述自己其实一开始已经小范围出柜,身边的人知道了她的性取向。大家却阻止她进一步出柜,因为那样会影响她以及公司的发展。但是,艾伦还是选择了忠于自己的心,在1997年4月向大众出柜。在二十多年前的美国,同性恋尤其是知名人士的同性恋身份带来的舆论的反对声音尤甚,艾伦还因此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她也就此失去了节目,职业生涯遭受重挫,几年内都接不到通告。“但是我完全的自由了。”艾伦在片中讲述道。

艾伦近期在接受采访时曾透露,出柜以后,自己还曾收到过炸弹,遭到过死亡威胁,使她心怀恐惧。但“相比我的职业生涯,这对我本人更重要。我突然醒悟:‘我为何要为我自己的性取向而感到羞愧呢?难道只为了保持公众眼中的成功形象和知名度么?’”

2008年8月,艾伦和相恋八年的女友波蒂娅在加利福尼亚州结婚,三个月前的2008年5月,加州刚刚宣布同性婚姻合法化。她们的幸福生活,也终于得到了至少是形式上的认可。

艾伦明年就将要60岁了,在冲破一切艰难险阻后,她有着令人羡慕的事业巅峰,也拥有着如今幸福的生活。这是她自己抗争的结果,也是美国社会逐渐包容的结果。

讲述人尼尔·帕特里克·哈里斯是一个演员、导演,讲起自己的青少年,他声称自己那时总是“惴惴不安,怕自己不爷们儿”,还被别人起外号,并“害怕找不到工作”。一番挣扎,他选择“直面真我”,“让命运随遇而安”。他也因此遇见了他的真命天子戴维,他们还拥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他说:“孩子需要一位男性和女性楷模,而非一位父亲一位母亲。”“父母应该更多接受孩子本来的样子,而少在意社会赋予他们的角色。”作为一名同志,他希望社会更多元化,而不能再把他们禁锢在盒子里。

他们的童年基本都遭遇过世俗压力下的自我挣扎:有的要常常遭受别人的指指点点;有的内心中认为自己是罪恶的,认为同性恋堪比谋杀;有的男同性恋者为了掩盖自己有个同性的男友,而不得不整天向身边人撒谎,把对方说成是自己的女朋友……

他们要面对的除了自己,还有父母。瓦齐·纳佐敦是一名教师,她的家庭来自阿富汗。她选择写了9页的信向父母坦白自己喜欢女孩。父亲失望至极,称“如果你要出柜,我不能再叶落归根了”。瓦齐·纳佐敦说:“这可能危及到他的正直、他的尊严、他的荣誉。是很可怕很丢人的事。”

但在这些讲述者中,幸运的是,当他们中的一些人鼓起勇气向家人述说自己的性取向时,仍得到了家人的支持,即便这种支持可能有的是出于无奈,但更多的是基于对孩子的爱。

韦德·戴维斯是一名橄榄球运动员,当一开始向母亲说出自己的性取向时,母亲却说那“是令人厌恶的”。但母亲思量许久,选择了慢慢接受:“虽然你已经这样了,可我仍然爱你。让我们一起度过好了,但我只是需要时间来接受。”

作家珍妮特·莫克是一个变性者,他是父亲的第一个儿子,但他内心中认同自己是一名女性。七年级时,他告诉妈妈:“I'm gay.”但幸运的是,他面对的不是劈头盖脸的反对,而是获得了父母、老师等身边人的支持。他开始注射雌性激素,到18岁时已完全蝶变成了女人。从纪录片中,你已经看不到珍妮特身上的男人迹象,她完全是一个自信而美丽的女人。

剧作家达斯汀·兰斯·布莱克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宗教家庭,在这种传统而严肃的氛围中,从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到出柜,达斯汀用了十五六年。在约莫二十岁的一个圣诞节夜晚,他向妈妈出了柜。妈妈没有责备他,因为妈妈本身因小儿麻痹症而下身瘫痪,她深知孩子会因为异类而遭遇什么,会因为性取向而遭到议论,因此,妈妈要做他背后最坚实的后盾和支持者。在出席达斯汀在学校的颁奖礼上,妈妈为了支持他,戴上了白色的婚姻平等丝带。这,是一位母亲对儿子爱的表达和支持。

LGBT群体,所要面对的最大的问题,是整个社会和制度。财经作家苏西·奥尔曼就对社会中的遗产税制度提出质疑,因为作为同性爱人,她们享受不到异性婚姻中的同等权益。在医院中,同性恋人不能以爱人身份出现,而不得不假装成另外一个人。政治家克里斯汀·奎恩一直不能结婚,她说那“意味着法律不是站在你这边的”,直到2011年6月纽约州通过了同性婚姻合法化法案。而美国,直到此纪录片上映两年后的2015年,才成为全球第21个全境承认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

变装表演者邦尼选择以表现自我的方式对抗反对的目光,他在舞台上尽情而夸张地释放着自己女人造型,他声称:“这就是我,我就是这样着装的。”他希望别人不要看低他们,希望拥有表现自己真实一面的权利,做自己,而不会遭致非议。

剧作家拉里·卡姆尔一直关注同性恋中的艾滋病问题,从愤怒、恐惧,到相互拥抱着发起平权运动,再到引发媒体和社会的关注,最终这类人群获得了政府政策的支持,一些艾滋病患者因此得到救治。

还有一些政府人士也在做着努力。克拉克·库伯作为LGBT木屋共和党人,他们提起了一项联邦诉讼,使得美国联邦法院在2010年10月裁定,禁止美国军方继续执行多年来针对同性恋者的限制措施。

民主党人、西班牙裔女同性恋者洛佩·瓦尔德兹曾努力地竞选警长,她想让自己成为一个榜样,好“让同样的人感觉得到认可”。“不要让这些流言成为和你相关的首要事情。让他们听听你的工作,你的标准以及你是一个怎样的人。”“成为真正的自己并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LGBT人群,他们的出柜是经受了一系列波折后对自我的认同,他们一直在努力,即便路途艰难,他们依然在坚持。就像纪录片中演员辛西娅·尼克松所说的:“我也是社会的主人翁,我们是自己命运的主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出柜名单的更多影评

推荐出柜名单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