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花开月正圆,物转星移几度秋

柯惋灵Allin

那一夜,梨花带血,你护她一生,终究还是因她,泯灭在刀光剑影下。怀的是救国大义,藏的仍是儿女情长。

也许,历史上本就没有你,所以,多少深情和痴心就由得你去释放,反正现实中也不会遇到为了爱情,这么糟蹋自己的人。

只是,吴聘的七窍流血,与你的千疮百孔,可惜了月圆与花开的两种浪漫。

也从此,花开是你,月圆在心。

谁也不曾料到,当年那个玩世不恭的二世祖,成为了如今血气方刚的革命青年。

你说得对,就一生赖在不务斋,吃吃喝喝,变变戏法,听听小曲,爬墙上树,这样的日子,多好。

可是,她的出现,与其他女人听你任之不同。丫头的身份,傲娇的姿态,你尝到了江湖女子的新鲜感。

一张漂亮的小脸,一套从未见过的把戏,一副与你格格不入的倔脾气。

那年,你是沈家名副其实的二少爷,原以为,霸占她的人,是为了满足你一时的虚荣。然而,意料之外,她却自然而然的,霸占了你的心。

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千...

显示全文

那一夜,梨花带血,你护她一生,终究还是因她,泯灭在刀光剑影下。怀的是救国大义,藏的仍是儿女情长。

也许,历史上本就没有你,所以,多少深情和痴心就由得你去释放,反正现实中也不会遇到为了爱情,这么糟蹋自己的人。

只是,吴聘的七窍流血,与你的千疮百孔,可惜了月圆与花开的两种浪漫。

也从此,花开是你,月圆在心。

谁也不曾料到,当年那个玩世不恭的二世祖,成为了如今血气方刚的革命青年。

你说得对,就一生赖在不务斋,吃吃喝喝,变变戏法,听听小曲,爬墙上树,这样的日子,多好。

可是,她的出现,与其他女人听你任之不同。丫头的身份,傲娇的姿态,你尝到了江湖女子的新鲜感。

一张漂亮的小脸,一套从未见过的把戏,一副与你格格不入的倔脾气。

那年,你是沈家名副其实的二少爷,原以为,霸占她的人,是为了满足你一时的虚荣。然而,意料之外,她却自然而然的,霸占了你的心。

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千方百计,围追堵截,去寻觅偷跑的她;听说成为死对头吴家的少奶奶,也是满腔怒火;她的卖身契看了又看,藏了又藏,次次拿来威胁利诱都无用;好说歹说,请客喝酒,想方设法与四叔搭上关系,还是赔了银子又折煞了自己。

你哥说,只是个丫头,丢了就丢了。你爹说,为了一个丫头,不至于。你娘说,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非得要那个丫头。

你没听,转身翻墙爬树偷跑进她的闺房里,迫切地想要带她回沈家。

那年,她死了丈夫,她最爱的人离她而去。寡妇的身份,拒你千里之外的姿态。

曾经费尽心思只想回归与她逍遥日子的你,在知道她怀了吴聘的骨肉后,黯然伤神,之前想要折磨她的欲望,在看到她惨白的脸后,竟然心疼地不知所措。

沉塘之夜,被你救起。她拉下衣服,躺在床上,说自己只剩下这身子,给你。

你第一次如此生气,原来,对她,早已不是霸占这个人,这么简单了。

你还是想达到自己的欲望,只是,她一句谢谢,居然撩得你心花怒放。你无可奈何,应允她,重回鬼门关。

这一回,故事翻转。

或许你们是天生的冤家,编剧塑造了你,就是为她而生,你果然不负众望,几次纠缠,不肯断了这命运,却反而,越陷越深。

你哥的死没能让你振作,你爹的打骂没能让你戒了这顽劣,唯独她几句,不痛不痒的话,激起了你想要让她看得起的斗志。

那年,你成了泾阳的跑街之王,从败家到发家,不过在与她的针锋相对之间。

而对她,从不甘,到同情,到佩服,你心里微妙的变化,被暂时的打闹所掩盖。

直到迪化之行,梨花树下,她挥舞马鞭,洋洋洒洒,美成一幅画。你呆立在门前,忘了时间,着迷于她。

直到三寿帮之险,你本有先行之幸,却自愿返而回牢,望着她,笑得像个傻瓜。

你说,是土匪的一句话点醒了你,其实,不过是,未到生死之时。

所以当刀架在你们脖子上,你终于大声地喊出“我爱你”三个字。一旁,是惊吓和惊讶交织的她。

原来,一见你就想踢你的她,也是可以与你生死与共的。你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手中的刀向身边挥舞,并肩作战的快感油然而生。

“周莹,这一生,我非你不娶。”

只是,你还不知道,横亘在你面前的,是条条残忍的无法让你如愿的理由。

沈吴两家的血海深仇,她对吴聘深沉的爱和极力护吴家周全的心,就凭这两点,你沈星移算什么?

为她喝酒买醉吃醋撒泼,让给她做生意的机会,从她仇人刀口下救她,因她断了肋骨,那又如何?

她不照样跪在吴家祠堂,发誓永不改嫁。

她说自己的心已随吴聘一起埋进了黄土,那你的心呢?你丢掉尊严和身份,来为自己提亲,一身的伤,都不及此番锥心之痛。一次次拒绝,怎料誓言断了纠葛。你跌坐,背对痛哭。

一厢情愿的不舍,转身别过。此情奈何。潇洒不羁的过往,却被保守的眼光,层层刺破,不过一句真爱而已,换来的,是无尽的悲凉。

“你发的誓是誓,我发的也是。”

那年,你丢下这一句,和那幅逗得她开怀大笑的画,远赴上海。你不再固执地只为自己考虑,而是觉得自己还不够优秀,还没有能力去保护爱的人。

你渐渐退步,懂得让爱,有更多自由。而这时的她,也已渐渐动心。

周老四临死前的一番话,其实是替你说的,只可惜,你再也没了感谢的机会。

几封电报,终于唤来了她。带她领略了大上海的繁荣,跳了一曲华尔兹,送上了一朵玫瑰,然而,随这幸福一起到来的,却是一个致命的消息。

甜蜜不过片刻,你与她,过多的,还是苦与怨。

她的使命,就是你的痛,化解不了,你心知肚明。

已经记不清你救过她几次,就好像心有灵犀一般,她有难的时候,身边总有你。

那年,她被陷害入狱,你跪在你爹面前,苦苦央求需要银子进京救她,最后一次相见的约定无奈而出。

你紧紧牵着她,从大牢走出,怎料这却是陷阱,你也自身难保。刺伤,酷刑,再之后,就是你离世的消息。

她为你哭红了眼,开始怀疑自己“灾星”的命运。

你走了,再也没人陪她嬉笑谩骂,那些的小打小闹,自你之后,再无欢喜冤家。

自吴聘死后,她再也没有如此伤心过。如果当年那个赌约还在,你已经赢了一大半,只是,物换星移几度秋。

再次现身,你已是那个一腔热血的康先生。

你曾答应回京后决不见她,也深知变法之险,不愿拖累于她。

所以,与她相遇,难听的话不绝于耳,她感叹你未死之喜,求你收了她,你演戏之余,替她抹去眼角的泪,待她失望离去,自己也哭成了泪人。

如果不是那句“与君欢好,定死方休”,你可能要用善意的谎言骗她一辈子。

可是,你忍不住回头,一回,已管不了对错。

沈家落败,残缺景象中,她一身嫁衣,将自己许于你,你的誓言实现了。那个爱到骨子里的女人,此刻倾心于你。只是,正如她心系吴家一样,那年的你,同样心系天下。

有机会去爱的时候,已经由不得自己选择。一个吻,封存了所有的念想和执着。

你本可以明哲保身,却还是为了她,为了她能活,为了她始终心心念念的吴家能活,你替吴泽去赴死。

只因为,她身边还有那么多人。而你,只有她了。

“周莹,有生之年,我沈星移一定要娶到你!”

这短暂的一生,尽为一个女人,值吗?

你用尽全部力气,抬起身,朝她的方向看去,最后一眼,望穿所有前世的苦与乐。

本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

3
5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那年花开月正圆的更多剧评

推荐那年花开月正圆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