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之形 声之形 6.8分

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行走江湖的饭桶
一、不太厚道的一部电影

01

各大媒体时常将《声之形》和《你的名字》进行比较,喜欢《你的名字》的我,果断去看了《声之形》,果然失望了。就电影的剪辑和立意而言,《声之形》根本就不及《你的名字》。

电影中,西宫硝子转学到了熊孩子石田将也的班级,熊孩子将也“没有由来”地霸凌身为听力残障者的西宫硝子。而西宫硝子是一个善良到懦弱的人,她对所有的施暴者都致以抱歉和微笑。她的“以德报怨”并没有改善她的处境,一个镜头接着一个镜头,一种霸凌方式接着一种霸凌方式,每一种更为严厉和残忍。




身为被霸凌者的西宫硝子,理所当然地受到了所有人的孤立。终于,在被弄坏第8只助听器之后,西宫硝子的妈妈找到学校……石田将也的妈妈赔偿了西宫的损失,西宫转学。

西宫转学后,石田将也由一个霸凌者,变成了一个被霸凌者,从这以后到故事开始的高一,西宫都受到了孤立。从影片中,我们看到一个霸凌者的“下场”,看到这里,我就下定决心要把这部电影给我的学生看。当然,看完就放弃了。




于是,有了影片开头,石田将也准备自杀的片段。顺便吐槽一下电影的剪辑:电影在完全没有铺垫地情况去展示石田将...
显示全文
一、不太厚道的一部电影

01

各大媒体时常将《声之形》和《你的名字》进行比较,喜欢《你的名字》的我,果断去看了《声之形》,果然失望了。就电影的剪辑和立意而言,《声之形》根本就不及《你的名字》。

电影中,西宫硝子转学到了熊孩子石田将也的班级,熊孩子将也“没有由来”地霸凌身为听力残障者的西宫硝子。而西宫硝子是一个善良到懦弱的人,她对所有的施暴者都致以抱歉和微笑。她的“以德报怨”并没有改善她的处境,一个镜头接着一个镜头,一种霸凌方式接着一种霸凌方式,每一种更为严厉和残忍。




身为被霸凌者的西宫硝子,理所当然地受到了所有人的孤立。终于,在被弄坏第8只助听器之后,西宫硝子的妈妈找到学校……石田将也的妈妈赔偿了西宫的损失,西宫转学。

西宫转学后,石田将也由一个霸凌者,变成了一个被霸凌者,从这以后到故事开始的高一,西宫都受到了孤立。从影片中,我们看到一个霸凌者的“下场”,看到这里,我就下定决心要把这部电影给我的学生看。当然,看完就放弃了。




于是,有了影片开头,石田将也准备自杀的片段。顺便吐槽一下电影的剪辑:电影在完全没有铺垫地情况去展示石田将也的自杀,不仅让观众看得莫名其妙,而且不能引起共情地自杀非常没有必要!

影片想要通过石田将也的“开场”自杀,一步步展示有关于校园霸凌者的自我救赎的故事。

影片关注欺凌者,关注欺凌者地“改造”,关注“坏人”是如何变成“好人”,这种设定,是非常符合大众的心理的。因为我们都有“救世主”的心理。

可是,影片一直围绕着石田将也展开,身为被欺凌者西宫硝子却成为了陪衬地那一个。她对所有来自于同学们的欺凌,都感到抱歉和微笑。从头到尾,都是如此。甚至,连自杀都是因为觉得自己给别人造成了麻烦。




继续吐槽剪辑:影片为西宫硝子自杀而布下的线索非常散乱,观众几乎感受不到硝子的情感变化,硝子自杀也自然就无法将影片推向高潮。

硝子自杀时,石田将也的恰好出现、刚好救出硝子、正好因此受伤,这个设计太过于凑巧和刻意,以致于让人有些不适。这种刻意,就像是既得利益者为了更大的利益而进行地自我牺牲。

影片硬凹出来的硝子自杀,表达的是石田将也的诉求。他希望通过因救下硝子而受伤来补偿硝子,获得内心的平衡和安宁。所以,被欺凌者的自杀,对欺凌者而言,成为了一件有利可图的事情,这难道是一件厚道的事情吗?




02

影片是想要通过“校园欺凌”和“听力残障”这两个切入点,去表达青春期的男男女女的成长故事。很显然,从一个校园欺凌者的视角,去处理这种题材,既失去“激励事件”,又拉低了立意。

《故事》认为,“激励事件必须打破主人公生活中的各种力量的平衡。”石田虽然也是校园欺凌事件中的受害者,甚至一度想要为此自杀,但他更是一个施暴者以及健全者,只要解决了心理问题,石田就能够重新回到正轨,找到平衡。影片这样处理也没错,冲突弱就弱点。




影片中,真正难以平衡且不可逆的人物是西宫硝子:受欺凌后的内心,听力残障,自卑或者自我认知缺陷。应该如何解决西宫硝子的问题,影片从来没有提及过!甚至于,西宫硝子只是作为让石田活得救赎的“道具人”。西宫从头到尾都是微笑、抱歉,抱歉、微笑。内心明明该惊涛骇浪、一波三折,却形象扁平、毫无生气。

就算是导演,不愿意让观众看见较为压抑的场面,认为石田之所以成为欺凌者只是偶然因素下的结果,也不应该让被欺凌者只是作为一个“道具人”出现。这对于校园欺凌中的受害者而言是不厚道、不道德、甚至是充满恶意的。

如果导演为了追求娱乐性,就不应该去触及敏感的社会问题。

如果导演为了凸显出娱乐性而去美化社会现实中的罪恶,那么,就算他触及了社会问题,也不该去扭曲社会现实。

电影是具有社会责任的存在!

《声之形》安排一个“善良”的、没有个人意志的“道具人”,本身就是一种扭曲,借“道具人”完成石田的救赎,是诡异的,带着欺骗性质的。这让观众误以为,“校园欺凌”的施害者其实也没有什么,起码自我救赎成功,受害者最终会喜欢上他,会有一个Happy Ending。

然而,别忘了,石田的救赎是西宫施舍给她的!


二、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声之形》静悄悄地上映,也静悄悄地下线,并没有在国内引起太大的轰动。之前虽写过《<声之形>,一部不太厚道的电影》,由于行业相关,且这部电影确实让人忍不住想说的东西,比如,校园欺凌的发生。

1
西宫看起来温柔美丽,实际上善良可爱的人。按道理说,这种外形和性格是非常能够获得好人缘的,以致于她一出场,我就脑补了N种她和男主之间青涩的爱情故事。
假设她没有听力残障,转入一个新的班级之后,是不是就能很快地融入集体,成为受欢迎的一个人呢?我们不得而知。可为什么听力残障,就会受到欺凌?
大概是因为“与众不同”吧,这种“不同”并不是受人尊敬和膜拜的,而是令人同情甚至是可怜的。这种不同,打破了学生生活环境、认知模式的平衡,给人带来不适。
我们现下的文化环境暂时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处理这种失衡,甚至是,连起码的包容都做不到。奇葩说的蔡聪曾做过一个演讲《这个世界不应该有残疾人》。总结一些核心内容就是,残疾人在正常世界是有特定的人设的:卑微的工作、隔离式的生活。但是一个聋盲的哈佛大学生在她所处的环境中形成另一种认知:残疾人不过是换了另一种方式去体验和感受生活、感受世界而已。
当然,以上的原因并不能解释为什么会受到欺凌。国内上映的是删减版。漫画版本更能够让西宫硝子的形象给立起来,也能够让人摸得清楚校园欺凌的来龙去脉。
除了心理上的不适之外,西宫硝子的出现也给同伴其他的不适。
最直接的不适是交流。西宫一直通过写字板来跟大家交流,这是种效率极低的交流方式,对于听力和语言能力正常的人来说本就是多次一举。西宫很想要融入班级的大家庭,但是以植野为首的小伙伴们,表现出极其强烈的不乐意。后来,西宫的老师希望大家能够利用半节课的时间学习手语,这等于加重了大家的学业,已经触及到了群体的利益。
其次是学习生活。西宫回答问题时,因为发音奇怪而被嘲笑;漫画版,因为西宫执意要参加合唱团,但由于发音奇怪,害得班级输掉了比赛。输掉班级比赛才是石田将也欺负西宫硝子的导火索。
尽管电影版石田霸凌西宫来点有点“莫名其妙”,我却在豆瓣上看到一个乍看极其荒谬,却又细思极恐的解释:
“将也小学的时候为什么要欺负你知道吗?因为将也知道这样下去自己不出手,别人也会欺负西宫。他只是将一切放在一个平衡的位置。。。。多么温柔的一个人”
What?温柔?这难道不是懦弱和自私吗?——极其荒谬。
这懦弱和自私都是人性。——细思极恐。
石田带头霸凌西宫,在某种意义上是替群体发泄情绪。于是,敢于发泄别人不敢发泄的情绪,这在同学们的眼里就成了“英雄的榜样”。
引用勒庞的《乌合之众》的两句话,第一句是:“支配着大众的,永远是榜样,而不是论证。每个时期,无意识的群体都会模仿少数有个性的人。但是这些特立独行的人还是会默认普遍的观念。他们要不这样做的话,模仿他们就会变得异常困难,他们的影响力就会因此缩小。”
第二句是:“要知道,在同理性对抗的过程中,感情从来都没有失败过。”
“西宫给我带来不适”,这种情绪是需要发泄的。并且此时有榜样的示范作用。于是,在感情的支配之下,大家争相模仿石田霸凌西宫的行为,西宫的沉默更是助长了这些行为。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西宫的家长向学校反映了助听器丢失、损坏的事实之后,一直缺位的老师终于出面了。在老师的压力下,那些也曾经欺负过西宫的同学也纷纷指认石田将也的“罪行”。此刻,他们的内心或许会有一丝愧疚和不安,这只是人性不值得一题的瞬间,面对石田的质问,他们选择逃避问题、出卖石田以维护自己。
于是,西宫转学。石田开始替代西宫,被迫承受被同学孤立、霸凌的日子。
石田被霸凌的原因,本质上是一样的。首先,是心理上。“石田是个欺负别人的坏孩子”,这种极度不好的印象,就是被孤立的前提。然后,同学中出现了一个发泄大家情绪的榜样人物,石田就自然而然地被霸凌了。此时的石田同样选择了沉默。于是,霸凌愈演愈烈。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霸凌模式。
可冤冤相报何时了?
2
做一个假设,生活中被霸凌的人,选择在沉默中爆发,是不是就能够改变被霸凌的局面呢?
我认为完全可以的,只要能够满足一个条件:被霸凌者爆发的力量,能够完全震慑住霸凌者(让霸凌者感到害怕)。完全震慑住霸凌者,意味着“新势力” 盖过“旧势力” 意味着新的“强权”的诞生。
《乌合之众》认为:“群体对强权俯首帖耳,却很少为仁慈心肠所动,他们认为那不过是软弱可欺的另一种形式。他们的同情心从不听命于作风温和的主子,而是只向欺压他们的暴君低头。他们总认为这种人塑起最壮观的雕像。不错,他们喜欢践踏被他们剥夺了权利的专制者,但那是因为在失势之后他也变成了一介平民。他受到蔑视是因为他不再让人害怕。群体喜欢的英雄,永远像个凯撒。他的权杖吸引着他们,他的权利威慑他们,他的利剑让他们心怀敬畏。”
尽管勒庞的这段话,特别野蛮和没有教养,以及缺乏必要科学的逻辑论证,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人性就是这样的。特别是没有经过“文明洗礼”的“教育程度不高”的那些人。
这样说,并非“学历决定素养”的偏见。学校教育常常不能够承担起人格教育的任务和责任。比如,《声之形》里面严重缺位的教师。
儿童真的是一个非常特殊的阶段,一方面未有世俗的浸染,时常显出天真无邪的美好。可另一方面,也因为未有理性的支撑,身上的“野性”也时常暴露无遗,甚至变本加厉。他们无知犯下的错误,有时竟比有知时犯下的错误还要可恶,可是他们却用“无知”的华服就能轻松擦去曾犯下的错,全然不顾别人因他的错误而受到的伤害。
所以,我对人性从来不愿太乐观,如此,在我面对人性的黑暗时,我有心理准备去承受和反抗;在我看到人性的光辉时,我也能认真的去珍惜和享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声之形的更多影评

推荐声之形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