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离开这个无情无义的地方,走,去找周淮安!

奇形怪状的尼斯

小时候特别喜欢看武侠。捡一丫树枝儿,将一端削平,系上吊了个皮卡丘的绳子,俨然是行走在学校操场上的大侠。大侠左手画方右手画圆,方圆之间,也曾不成方圆地喜欢过江湖上某个纵云而去的人。

因此,小时候的我特别不喜欢学校,那里的江湖——没有刀光剑影,全是奋笔疾书,一人不足以拼凑快意恩仇,我的身不由己全来自他人的自如来去。心想,这地方可真他妈无情无义。

大概五六年级在影视频道看过《新龙门客栈》,看不懂。那时看过的“江湖”是对决之前会大喝一口酒或是自顾吟一首诗的,是每施展一技招式前都会喝出招式名字的。那一片沙漠,故作洒脱的客栈,奄奄一息的沙葱,掩寂在扬起的风沙里的东西,我都不懂。而今稍稍长大,心想着,江湖那么多,不得不提的,一定得有徐克的江湖。

前几日重看一遍,爱死了那个风情万种嬉笑怒骂爱点蜡烛的风骚老板娘。

她狡黠,在刀尖上游刃有余;她愚笨,被邱莫言扒了个干净;她贪财,凡事有钱好商量;她仗义,为伙计报仇敢豁出命;她风骚,对沙漠里过来过往的男人嬉笑怒骂;她痴情,一把火烧红这沙漠扬长而去;……再看这金镶玉,总觉着似乎世间所有的褒义词与贬义词用在她身上也不为过,她是矛盾的结合,...

显示全文

小时候特别喜欢看武侠。捡一丫树枝儿,将一端削平,系上吊了个皮卡丘的绳子,俨然是行走在学校操场上的大侠。大侠左手画方右手画圆,方圆之间,也曾不成方圆地喜欢过江湖上某个纵云而去的人。

因此,小时候的我特别不喜欢学校,那里的江湖——没有刀光剑影,全是奋笔疾书,一人不足以拼凑快意恩仇,我的身不由己全来自他人的自如来去。心想,这地方可真他妈无情无义。

大概五六年级在影视频道看过《新龙门客栈》,看不懂。那时看过的“江湖”是对决之前会大喝一口酒或是自顾吟一首诗的,是每施展一技招式前都会喝出招式名字的。那一片沙漠,故作洒脱的客栈,奄奄一息的沙葱,掩寂在扬起的风沙里的东西,我都不懂。而今稍稍长大,心想着,江湖那么多,不得不提的,一定得有徐克的江湖。

前几日重看一遍,爱死了那个风情万种嬉笑怒骂爱点蜡烛的风骚老板娘。

她狡黠,在刀尖上游刃有余;她愚笨,被邱莫言扒了个干净;她贪财,凡事有钱好商量;她仗义,为伙计报仇敢豁出命;她风骚,对沙漠里过来过往的男人嬉笑怒骂;她痴情,一把火烧红这沙漠扬长而去;……再看这金镶玉,总觉着似乎世间所有的褒义词与贬义词用在她身上也不为过,她是矛盾的结合,矛盾是吸引力的栖息之所。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是诗人口口相传的武侠世界,是江湖人的诗情画意。看金镶玉使一把柳叶镖,一把柳叶刀,煞是好看。柳叶,是她额前待他细描的眉,也是她用来缠住色汉脖子的绕指柔,所谓“玉在匣中叹,金钗土里埋”,乱世里不甘柔弱的女子,在武侠世界里兀自诗情画意。

最喜欢的,有两段。

一段是周淮安给邱莫言疗伤,指责金镶玉无情无义。金镶玉反驳了一大段,听着毫无逻辑,周淮安心里准想,“这女人真是不讲理。”其实,金镶玉是在讲情话。情话自有一套它的逻辑,情话的逻辑得掰开来揉碎了反反复复细细地听。金镶玉的那段话,掰开一半,意思其实是“我对他人无情无义,你不也对我无情无义吗”;掰到底,意思是“虽然我对他人无情无义,但你可不可以对我有些许情意”。又甜,又委屈。

第二段是结尾。金镶玉问周淮安,“以后你会不会再来龙门客栈?”周淮安笑,“等下一批客人来到时,你也许就忘了我了。”两人道别。从此以后,继续嬉笑怒骂,在沙漠里盈自己的风调雨顺,等一个人?这不是金镶玉。她一把火烧了龙门客栈,嘴角带着笑,“我们离开这个无情无义的地方。走,找周淮安去!”这是2017年至今为止我最喜欢的一句台词。

地方哪有情义,只是有人将情义带了来,又把情意带了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新龙门客栈的更多影评

推荐新龙门客栈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