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自的道路

生年不满百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虽然我是绝对不会忘记他,但是我们已经在各自的世界里,走上了自己的道路。”——武藤游戏《游戏王20周年剧场版·次元之暗面》 我一直认为《DM》是一部很有哲理的作品。 仔细想想游戏与阿图姆的相遇,本身便是一场被命运嘲弄的骗局——游戏的使命竟是亲手将阿图姆送回冥界,这其中的吊诡之处,杏子已经帮观众说了出来:“另一个游戏,不,阿图姆,光的另一边是有你该回去的地方,这个我知道,我就算知道,但那道光对我们来说只是和你分离的界限,我还是不清楚有什么意义!一直是同伴的你,突然要从我们身边消失,我不明白这有什么意义!” 杏子不明白的是,如果一个人注定要消失,一份感情注定要终结,我们遇见这个人,和他发生联系,信任他、尊敬他、爱慕他,甚至竭尽全力要记住他一辈子,这些有什么意义?这是一种幼稚的反思吗?不是。就像我们同样无法对这些问题给出完美答案一样:“既然人都会死,那么努力生活有什么意义?”“我深爱着我的父母,如何面对他们终将离我而去的事实?”“为什么年少时交心的朋友变得越来越疏远,究竟是我做错了,还是他做错了?” 这些年来,我逐渐认清一个事实:所有人都讨厌被忘记,追求永恒是人类的...

显示全文

“虽然我是绝对不会忘记他,但是我们已经在各自的世界里,走上了自己的道路。”——武藤游戏《游戏王20周年剧场版·次元之暗面》 我一直认为《DM》是一部很有哲理的作品。 仔细想想游戏与阿图姆的相遇,本身便是一场被命运嘲弄的骗局——游戏的使命竟是亲手将阿图姆送回冥界,这其中的吊诡之处,杏子已经帮观众说了出来:“另一个游戏,不,阿图姆,光的另一边是有你该回去的地方,这个我知道,我就算知道,但那道光对我们来说只是和你分离的界限,我还是不清楚有什么意义!一直是同伴的你,突然要从我们身边消失,我不明白这有什么意义!” 杏子不明白的是,如果一个人注定要消失,一份感情注定要终结,我们遇见这个人,和他发生联系,信任他、尊敬他、爱慕他,甚至竭尽全力要记住他一辈子,这些有什么意义?这是一种幼稚的反思吗?不是。就像我们同样无法对这些问题给出完美答案一样:“既然人都会死,那么努力生活有什么意义?”“我深爱着我的父母,如何面对他们终将离我而去的事实?”“为什么年少时交心的朋友变得越来越疏远,究竟是我做错了,还是他做错了?” 这些年来,我逐渐认清一个事实:所有人都讨厌被忘记,追求永恒是人类的本能,这种永恒不仅包括生命的限度,还包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旦建立起来并被良好维护,我们就倾向于永远保持这份关系,是我的朋友就永远是我的朋友,是我的父母就扶持我一辈子,是我的伴侣就请对彼此忠诚。如果这些既有关系破裂,一个人往往会怀疑自己、怀疑人生,无他,只是认识到“世上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更有一分不足与外人言”而已,人生而孤独。 游戏有城之内,有本田,有杏子,有爷爷,可是我相信,在失去阿图姆的那些年里,他和所有没能维护一份重要关系的人们一样,很孤独。这种孤独,并不会时时刻刻萦绕在心间,他不一定时常想起,因为消失的人,往往会突然刺在活着的人滚烫的血液里。前段日子我去了苏州,在拙政园,一股突兀的清凉油味道穿破丹桂飘香的空气来到我鼻间,我不知道谁在用,但这是我故去的爷爷身上常有的味道,我以为我差不多快要忘记他不在我身边这个事实了,可是那一刻,我知道,他又刺在我滚烫的血液里,叫我彷徨人群中不知所措。 每天清晨睡眼惺忪的穿衣服时,游戏会不会想到曾经阿图姆说过:“aibo,多带点银饰吧,要是我的话还嫌太朴素了呢!”欢乐的回忆固然引人发笑,笑过之后,“这个人真的不在了,永远也不回来了吧”,这份感触会不会让他心头又沉重了几许? 我试着为游戏和阿图姆找一个解,为这世上所有的永别找一个解。 高桥在结尾借城之内的口说出了他的解:“杏子,不明白也不要紧,就因为不明白,所以拼死把他的事刻在脑子里,和他一起度过的时间,和他的回忆,绝对不会忘记的!” 这是一个简单直白的解,面对不可避免的永别,我们能做的唯一的事不正是不要遗忘吗?一个人能死三次,第一次是他断气的时候,在生物学上他死了;第二次是他下葬的时候,人们来参加他的葬礼,怀念他的一生,然后在社会中他死了,不再有他的位置;第三次是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把他忘记的时候,那时候他才真的死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阿图姆从来没有真正死去,因为三千年来,守墓一族承载着王的记忆,大邪神追逐着王的幻影,赛特为他制作了一块有着两人共同回忆的石板——哪怕时过境迁,只要这块石板不被损坏,这世上永远会有人记着阿图姆。这样一来,游戏一干人的“铭记”便显得无足轻重,看起来是为了给阿图姆一个交代,实际上是面对已经注定的命运,他们无能为力,只能用虚无缥缈的记忆给予自己一点安慰。这种解,出于直觉,未经深虑,难以避免的沾染上人类面对命运时固有的悲剧色彩,显得消极而强颜欢笑。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DM》的结局缺了点什么,高桥明明说:“这是一个在光明中完结的故事。”可在看完结局的那个暑假,我没有感受到“光明”。当时年幼,无法像现在一样将自己的感受组织成文字表述,可我知道,高桥没有给我一个合适的解,这让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愿谈起《DM》,也不敢重看TV,我担心又像十年前那样陷入无助——和游戏一样,阿图姆的离开让深深喜爱他的我深受打击;和杏子一样,我无法理解他为什么要离开。我试着向周围人寻求答案,他们都大大咧例的告诉我:“这是假的,在虚构的动漫里寻找真实,你莫不是脑子有坑?”没错,《DM》的一切都是虚构的,但是它提供的困局并不是虚假的,人怎么接受一份重要关系的变迁、破裂、消失? 可能是意识到当时给的答案过于仓促,今年上映的20周年剧场版,包揽了故事、人设、剧本的高桥再次给出了解,这次是借当事人游戏的口:“虽然我是绝对不会忘记他,但是我们已经在各自的世界里,走上了自己的道路。” 很平淡的一句话,如果对着这行字念出来,甚至连语气都不会有起伏——游戏不再需要像20年前那样撕心裂肺的说出:“绝对不会忘记”了。高桥用一部双主角且通篇都在描述友情的作品阐释了一句话:“路,是要一个人走的。” 曾经,有一个文弱的少年,他身高不高,家境平平,对女生的吸引力也很一般,为数不多能被人发现的优点便是会玩很多游戏以及是个很温柔的人,说起理想,如果未来能成为一流的游戏玩家也很不错呢。以前在论坛,有人便说,武藤游戏是个很普通的人,无论是谁,只要遇上阿图姆,都能变得更好、更强大。事实上,阿图姆又不是灵丹妙药,专业拯救普通人三千年吗?如果宿主不是游戏,换做海马,可能和阿图姆相处的这么融洽,变成绝对不会忘记的朋友吗?这种说法,既贬低了游戏,也贬低了阿图姆。游戏是一块被顽石包裹的美玉,表面平淡无奇,本质价值连城,如果阿图姆是一柄锋利无比的剑,游戏当之无愧是收得起这把剑的剑鞘。而阿图姆,是震碎顽石的一股强力,没有阿图姆,游戏不会如此快的在世人面前展现光彩。 游戏和阿图姆是这世上最相配的一对,可是他们却熬不到最后那次变更——分割他们的不是死亡,是命运。在这沉重的命运面前,游戏给出的回答是:愿你安息,我会带着你的馈赠,变成自己。每当我回首来时的路,总会看到两种不同的足印,因为有你,我才走到了这里,我的存在,就是对你最好的纪念。在未知的世界里,生之流会和死之流汇合,到时候,所有的人都能见面。再次相遇,我会紧紧抱住你。 谢谢你把我变成如此好的一个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游戏王:怪兽之决斗的更多剧评

推荐游戏王:怪兽之决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