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高大上”的完美都市剧--品读前半生

伊势·凤凰之间
我有很长时间里,都不看国产电视剧的,在我看来,国产剧,除了“撕裂鬼子”的“神剧”,就是“平民姑娘遇上善良、不讲门第的王子”的“鲜肉剧”,没有对“人”的深刻塑造,也没有对人本身性格的展开,这样的电视剧只能是“模式作品”。
但作为都市感情剧,“我的前半生”确在很多方面都是符合人性。
更在于,她道出了我心中的感情观。
 
 
凌玲是一个“第三者”,这是大多数网友的“共识”,很多人打着“道德”的旗帜去讨伐她,甚至在演员吴越的微博中污言秽语。
首先说这是我国很常见的现象,是一种悲哀。
 
 
我很喜欢凌玲这个角色,这是我觉得很理想的女人形象。
生活中,她简单朴素,工作中,她勤奋认真。正如贺函(靳东)说的,他从未见过像凌玲那样的人,在办理移交的时候,都可以把就要不属于自己的工作处理地干净利索、条理分明。我觉得,这不仅将是一个工作能力的展现,还是一种品质,一种职场的品质。
在感情中,她对于罗子君的前夫、我们的陈俊生,也算不上“勾引”,相反,倒是在女性另一种美丽上凸显出来,赢得了陈俊生的感情。
女人的美,在我看来,有两个时候。
一个是穿着围裙的时候,会做饭...
显示全文
我有很长时间里,都不看国产电视剧的,在我看来,国产剧,除了“撕裂鬼子”的“神剧”,就是“平民姑娘遇上善良、不讲门第的王子”的“鲜肉剧”,没有对“人”的深刻塑造,也没有对人本身性格的展开,这样的电视剧只能是“模式作品”。
但作为都市感情剧,“我的前半生”确在很多方面都是符合人性。
更在于,她道出了我心中的感情观。
 
 
凌玲是一个“第三者”,这是大多数网友的“共识”,很多人打着“道德”的旗帜去讨伐她,甚至在演员吴越的微博中污言秽语。
首先说这是我国很常见的现象,是一种悲哀。
 
 
我很喜欢凌玲这个角色,这是我觉得很理想的女人形象。
生活中,她简单朴素,工作中,她勤奋认真。正如贺函(靳东)说的,他从未见过像凌玲那样的人,在办理移交的时候,都可以把就要不属于自己的工作处理地干净利索、条理分明。我觉得,这不仅将是一个工作能力的展现,还是一种品质,一种职场的品质。
在感情中,她对于罗子君的前夫、我们的陈俊生,也算不上“勾引”,相反,倒是在女性另一种美丽上凸显出来,赢得了陈俊生的感情。
女人的美,在我看来,有两个时候。
一个是穿着围裙的时候,会做饭的女人是美的,她的美食给一个晚上、一个家、一次聚会以温暖、快乐的氛围;另一个时候,是女人穿着工作服的时候,无论是西装,还是套装,亦或是特殊工种的衣服,她们凸显是女人的“社会美”。
很可惜的是,子君在两方面都不具备。
 
 
陈俊生与罗子君感情的“消亡”,是必然结果。
当陈俊生努力工作的时候,他的妻子却只是在不停地购物。
夫妻也好,情侣也好,生活不仅仅是“凑合过日子”,更有着共同的话题,这是一个精神层面的内容,但,越是幸福的夫妻、情侣,这方面其实越是切合,所以,它也是一个生活层面的现实。
今天中午看一电视节目,说的是著名艺术家黄苗子和郁风携手走过六十年的故事。六十年风云历程,两位世纪老人相濡以沫的唯一法宝就是用共同的爱好和话题,去作为对方的、自己的精神支持。
编剧很有心,用平儿问“角膜是什么” 而罗子君说“不就是脚模嘛?!贴在脸上的叫面膜,贴在脚上就叫脚模啦!”暴露子君的空虚和生活的实际状态。陈俊生是一个事业型男人,他的选择不是以貌取人的,是心有灵犀的一种选择,虽然,他对罗子君更多的不舍其实是一种内疚。
陈俊生的职场生活,锻造的是职场思维,他的“伴侣选择”自然会倾向于在职场中的凌玲,更何况后者的努力确是显著。
子君没有与丈夫在职业上的话题,慢慢地,也失去作为一个女人可赢得很多人尊敬另一个方面—知识(知性女人的必备),于是乎,子君在这个方面也输了。
没有共同语言,共同的追求,甚至失去了一起构筑家庭的意义,这样的婚姻在陈俊生挣扎中结束了。
 
 
当陈俊生毕竟是善良人,如电视剧中说“不是冷血的人”。
当凌玲说,现在孩子多了,子君也工作了,没有必要给子君那么多的钱了,再说,平儿(陈俊生与罗子君所生之子)又是跟咱住一起,子君不需要在他身上花什么钱。
陈俊生没有说话,低下头去。他可以用拳头保护要欺负他前妻的人,从这个面上说,他不是一个坏人,相反,比很多“在职丈夫”“在职男友”都强得多。
凌玲说的话,咋看起来,似乎没有道理,但细想,没有错。
抚养费是给孩子的,不是给子君的,在孩子主要由男方照顾的情况下,的确可以减少付给度。
 
 
没有完全的坏人,没有完全的“高大上”,一切都是沿着人的本性中展开。
罗子君在面对维护尊严和孩子时,变得“胡搅蛮缠”,而不是像“正能量”电视剧里那样“吞羞忍辱”、“含辛茹苦”,更体现了“上海小女人”的风格。
当她维护了陈俊生的第二段婚姻时,她真正做到了战胜过去的自己、那个“不知油烟、不知角膜”的罗子君,变得强大起来。
相对于把感情都放在第二位的唐晶,她更值得拥有幸福,也更值得拥有事业的成功。
 
 
我们常遇到的问题是,“道德评判”。
经验告诉我们,越是“道德”不离口,往往也是“不道德”。
我们习惯了“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像西风压倒东风”的“一刀切”思维。
在 “好就是好、坏就是坏”的“极性思维”中,失去的是对社会生活的真实感,失去的是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和洞察。
在那些特殊的年代中,这演化为恋人之间都是互相欺骗、互相诋毁,甚至“告发”的荒唐与悲剧。
 
 
 
故事中,罗子君母亲薛甄珠(许娣饰)开展了一场“黄昏恋”,当男方的儿子不允许他们来往、导致老爷子脑溢血住院时,薛甄珠在医院中对护士哭泣:“不是你们年轻人才懂罗密欧与朱丽叶,我们也懂!我们在一起从来不争吵,我们不像你们,我们没有太多时间了,好日子过一天,就少了一天。我好不容易才知道一个爱的人!”
大家都注意了罗子君、贺函、唐晶、凌玲的“前半生”,忽视了薛爱珠的“前半生”:一位辛苦拉扯两个孩子、有些小市民气息但更充满对生活热爱的“半生人”。
 
 
也许,还是贺函台词最好“也许,有一天,我们在一起的理由,不再是你貌美如花,也不再是我事业有成,而仅是愿意在一起”。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前半生的更多剧评

推荐我的前半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