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西游》:永远背道而驰的两个世界

ailisi
2017-10-09 08:25:15

我们一生不是只会爱一个人,而是在爱着一个人的时候只能爱这一个人。旧爱是爱过的人,只有爱的回忆,它或许会让你迷惑,但是它像水中月,只是一个遥远的投影,却容易让人误以为真。新欢是爱着的人,心里时刻充满,却不自知,它正是你心上的一滴泪,是你所喜所悲。 至尊宝是在一连串失去和寻找中发现自我的。就像我们每个人,一开始以为自己是自己,最后却被告知自己不是自己而是一个有罪业,有使命的人,这一世要在赎罪和找回使命中历经磨难,逐渐抹掉你对自我的认知,剜除单纯的孩子气和不负责任的任性,把当初别人给自己戴的金箍自己捡起来重新戴上。从前和现在的差别只是被迫和自愿两者的不同。 以前以为世界是世界,我是我。现在不禁迷惑,“多年以前我是谁,多年以后谁是我”,感慨着“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的时候成长和责任已悄然到来。自己跪在地上捡起当初千方百计扔掉的东西,可不像一条狗吗?自由被放弃,一个金箍就像狗的链子,把自己栓住了,把自我驯服了!即便会感慨“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但我没有珍惜”,也只是缅怀,但是却绝不会回头。 至尊宝的成长是在失去和挫败中实现的。白晶晶离去,菩提和自己被杀,死亡

...
显示全文

我们一生不是只会爱一个人,而是在爱着一个人的时候只能爱这一个人。旧爱是爱过的人,只有爱的回忆,它或许会让你迷惑,但是它像水中月,只是一个遥远的投影,却容易让人误以为真。新欢是爱着的人,心里时刻充满,却不自知,它正是你心上的一滴泪,是你所喜所悲。 至尊宝是在一连串失去和寻找中发现自我的。就像我们每个人,一开始以为自己是自己,最后却被告知自己不是自己而是一个有罪业,有使命的人,这一世要在赎罪和找回使命中历经磨难,逐渐抹掉你对自我的认知,剜除单纯的孩子气和不负责任的任性,把当初别人给自己戴的金箍自己捡起来重新戴上。从前和现在的差别只是被迫和自愿两者的不同。 以前以为世界是世界,我是我。现在不禁迷惑,“多年以前我是谁,多年以后谁是我”,感慨着“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的时候成长和责任已悄然到来。自己跪在地上捡起当初千方百计扔掉的东西,可不像一条狗吗?自由被放弃,一个金箍就像狗的链子,把自己栓住了,把自我驯服了!即便会感慨“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但我没有珍惜”,也只是缅怀,但是却绝不会回头。 至尊宝的成长是在失去和挫败中实现的。白晶晶离去,菩提和自己被杀,死亡的时候他才看清楚了自己的心,明白了自己是谁。此前他接连体会到失去所爱,遇到新欢,又执念于找回旧爱而抛弃新欢,最后旧爱瞬间幻灭,他发现自己的心里装的竟是新欢的眼泪。佛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他应该是看清了人生的无常和不实。但是人间有情,除了男女情爱,也有众生――师傅,朋友,亲人,需要保护,需要救赎。他给自己戴上金箍,找回了责任和使命,发现了自己的本领和神通,就好像孩子终于长大,有了力量,有了话语权,可以帮助和救助他人,也因而得到了众人的认同和赞美,成为英雄,成为一个男人。但是,却再不会为一个女人穿越五百年。 情爱易变,从这个人到那个人,不变的是一个人对爱情的执念。越是执念的东西越是纯粹,也越是无法轻易得到。紫霞给予的爱情太直率,太热烈,太纯粹,对于那些有使命感的男人来说,明知宝贵也无法接受,只好戴上金箍,忍受情爱的自我阉割。就像《青蛇》里的法海,他的修行,他对情欲的抵制,又何尝不是一种自我阉割!至尊宝和法海好像都是为了人间有情,有拯救众生的大悲与大舍,反而像白蛇和紫霞仿佛只是中了情蛊,一个个饮毒自鸩。就像紫霞说的“明知是飞蛾扑火,还是要去拥抱那火”,好像不燃烧自己不足以证明爱的透彻,爱的忘我。白蛇是为了通过爱一个人而成为真正的人而去爱;紫霞是为了那个能拔出她宝剑的命中注定的人而去爱,细想之下,只不过是为了能在爱里感受到自我的存在而爱上这个人,这好像是女人的天性。总想去用全部热情和专注来感化一个注定要长大的男人,总想让他永远像个孩子留在她的爱情里,留在她的怀里,甚至回到她的子宫里。或许,这样世界就清净了! 女人不用成为仙和妖来迷惑男人的最好方式就是成为他情感上的母亲。

5
5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话西游之爱你一万年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话西游之爱你一万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