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将至 暴雨将至 8.7分

关于战争

Kirilov
战争像是宿命,一直存在。
        在有记载的世界历史中,几乎没有哪一年,全世界任何地方都没有发生战争。战争就像人类的宿命一样。为什么战争从不停下?这很难说清楚。我们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宗教大法官”里也许能够找到一些解释。“宗教大法官”取材于《圣经》。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衣食不足。
        人类靠攫取和改造自然资源来维系自己的生存。人类利用资源的能力,就是所谓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无论是自然资源匮乏,还是生产力有问题,还是生产关系有问题,再或者是人口过多,无论哪个方面出了问题,都可能导致现有的资源养不活现有的人,或至少远不能满足某些阶级的利益。此时,人们就可能会由向自然索取资源,转变为互相索取资源,战争就极易爆发。最近的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是在阿拉伯世界大规模失业的背景下爆发的。上世纪的二战,是在经济大萧条的背景下爆发的。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革命,都是某个阶级希望自身的利益能够得到满足。中国古代历次少数民族大规模南下入侵,都是因为游牧生产养不活草原上...
显示全文
战争像是宿命,一直存在。
        在有记载的世界历史中,几乎没有哪一年,全世界任何地方都没有发生战争。战争就像人类的宿命一样。为什么战争从不停下?这很难说清楚。我们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宗教大法官”里也许能够找到一些解释。“宗教大法官”取材于《圣经》。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衣食不足。
        人类靠攫取和改造自然资源来维系自己的生存。人类利用资源的能力,就是所谓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无论是自然资源匮乏,还是生产力有问题,还是生产关系有问题,再或者是人口过多,无论哪个方面出了问题,都可能导致现有的资源养不活现有的人,或至少远不能满足某些阶级的利益。此时,人们就可能会由向自然索取资源,转变为互相索取资源,战争就极易爆发。最近的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是在阿拉伯世界大规模失业的背景下爆发的。上世纪的二战,是在经济大萧条的背景下爆发的。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革命,都是某个阶级希望自身的利益能够得到满足。中国古代历次少数民族大规模南下入侵,都是因为游牧生产养不活草原上的人了。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统治万国的愿望。
        有的中国人怀念着疆域最大的时代,有的俄罗斯人怀念着苏联,有的蒙古人至今祭奠着成吉思汗,有的日本人至今怀念着二战时的版图,甚至有的土耳其人仍旧试图恢复奥斯曼帝国。这是一种征服欲。各国人都希望万邦来朝,各国人都倾向于统一本地区,甚至统一世界,都希望本国的上帝与价值成为全世界的上帝与价值。大帝国的建立都需要这种愿望,这种欲望,这种贪得无厌。国与国之间实力差距越悬殊,战争就越容易发生。中国,亚历山大,罗马,阿拉伯,奥斯曼,蒙古,日不落,美国,俄罗斯,拿破仑,甚至希特勒。他们在让整个地球浸满血泪,在血泪的土地上建造文明,繁衍生息,发展进步。

从战争中看到人性,我们的本性里有着暴力。
        在伦敦,在北京,在世界很多的地方,人们过着和平的生活,尽管有各种烦恼,但相对来说,仍是幸福的。人性中很多残忍的罪恶的暴力的东西,也许只有在战争时才会彻底显现。但是在和平的生活里,这些东西也从未彻底消失。它们有时藏匿不见,有时变换着形态出现,比如恶性竞争,比如侮辱和虐待。但它们终究会在某时某处,在某些人身上爆发出来,变成血淋林的暴行,变成战争。在很多人看不到的地方,有多少人在背负着苦难和罪恶,甚至是为了大多数人的和平和安宁来背负的。
        暴力是我们本性里的东西,我们多少都能从自己的力量,他人的嚎叫中找到某种快感。这也许是我们面对残酷的世界时,所必备的一种本能。而同情与爱,把暴力视作制造痛苦的东西,某种罪恶的东西,这些也同样是我们本性的一部分。这两种相反的东西或许在人们身上同时存在,在不同的人身上,有不同的表现。暴力不会时时展现。同情也不会照亮人心里所有的角落。

战争是极度痛苦的。
        身处战争的人,时时都要经受死亡的恐惧,承受至亲至爱的人死去带来的痛苦,承受肉体的折磨,断手断脚,丧失生育能力。还要目睹种种暴行,种种人类的“艺术”的暴行,比如,用手枪逗弄母亲怀中的婴孩,在孩子开心的想要抓住枪的时候,一枪打碎孩子的脑袋。所有这些痛苦,都不是人们能够轻易承受的。战争是人类的宿命,那么痛苦也是,仇恨也是。痛苦就这样弥漫在大地上,不会消失,也不会得到补偿。每个个体死去,结束了自己的苦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暴雨将至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雨将至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