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基督者 反基督者 7.1分

如今,我永世痛苦

调反唱唱
男人啊,你可知道?你用强暴的力量,永远地夺去了我的生命,如今,我永世痛苦,生活在那种地狱般的折磨中。苍天啊,怜悯我,让我痛哭吧!残酷的命运啊,我多么盼望得到自由。——取自亨德尔歌剧《里纳尔多》

悲怆与痛苦之歌
  陷入抑郁症泥潭的丹麦电影大师拉斯·冯·提尔在2009年献上了其艺术生涯中的最极端之作[反基督者],取名于尼采否定基督权威的同名著作。该片狂乱且歇斯底里,犹如他自身的病症般将观众推入内心深处恐惧的边缘。他将两性关系置于极端的生存处境中,简化了一切繁复的角色,只剩下没有名字的男人与女人。

  美国性学家理安·艾斯勒认为,人类的历史围绕着三样东西不断地旋转与进化——权力、性、金钱。人类两性的唯一肉体关系同他们的家庭关系是同构的,正如片中的所指,家庭关系中的男人与女人足够将这个迷乱的故事道尽。

  影片由黑白影像开始,男人与女人在浴室做爱,此处的场景做了唯美的慢镜头处理,滴落的水滴象征情欲,浴室缓慢转动的洗衣机以及两人享乐的面部表情特写交叉组成了这个经典的开场。正在这间隙,两人的独生子不慎摔下楼。死亡与欲望一开始便并置在同一个场景中了。随后画面进入彩色部分,两人陷入...
显示全文
男人啊,你可知道?你用强暴的力量,永远地夺去了我的生命,如今,我永世痛苦,生活在那种地狱般的折磨中。苍天啊,怜悯我,让我痛哭吧!残酷的命运啊,我多么盼望得到自由。——取自亨德尔歌剧《里纳尔多》

悲怆与痛苦之歌
  陷入抑郁症泥潭的丹麦电影大师拉斯·冯·提尔在2009年献上了其艺术生涯中的最极端之作[反基督者],取名于尼采否定基督权威的同名著作。该片狂乱且歇斯底里,犹如他自身的病症般将观众推入内心深处恐惧的边缘。他将两性关系置于极端的生存处境中,简化了一切繁复的角色,只剩下没有名字的男人与女人。

  美国性学家理安·艾斯勒认为,人类的历史围绕着三样东西不断地旋转与进化——权力、性、金钱。人类两性的唯一肉体关系同他们的家庭关系是同构的,正如片中的所指,家庭关系中的男人与女人足够将这个迷乱的故事道尽。

  影片由黑白影像开始,男人与女人在浴室做爱,此处的场景做了唯美的慢镜头处理,滴落的水滴象征情欲,浴室缓慢转动的洗衣机以及两人享乐的面部表情特写交叉组成了这个经典的开场。正在这间隙,两人的独生子不慎摔下楼。死亡与欲望一开始便并置在同一个场景中了。随后画面进入彩色部分,两人陷入悲怆的境遇,家庭关系中的平衡者——孩子的丧失导致两性关系的失衡。孩子的死是女人心理畸变的一个动机,给女人的精神迷乱提供了契机。女人陷入精神崩溃,男人是心理治疗师,他妄想通过一系列的治疗方法将女人从失衡的边缘拉回来。此前,女人曾带着孩子去一个叫伊登的森林(Eden,此处可以理解为伊甸园)撰写一篇关于历史上屠杀女性的论文。女人对森林中的奇异事件产生恐惧,无法完成论文。男人由此判断出,女人的精神崩溃并非来自孩子的丧失,而是源自恐惧。为此,他列了一个恐惧金字塔,金字塔的第二层是“伊甸园”,那么第一层是什么呢?

  于是,这对在现代文明中浸染的男女,决定重回伊甸园,但伊甸园还是从前那个伊甸园吗?拉斯·冯·提尔将人物刻意抛掷在极端的境遇中,任凭人类作出选择。火车非常快速地略过森林,这一段持续了28秒钟,拉斯·冯·提尔在森林中藏了面部表情极度痛苦的男人与女人的脸、正在做爱的男女荏体以及一双眼睛。车开进去的时候,森林像鬼魅一般在缓缓地浮动。的确,这个名叫伊甸园的森林已被暗涌着的淫乱和痛苦所包围。

  人类的恐惧会影响真实的判断,女人因为无法对自己的体验做出理性的解释,所以在伊甸园这座诡谲的森林里感到无限的恐惧。镜头在森林中一直扮演着窥视的视角,伊甸园里处处是草长莺飞,拉斯·冯·提尔给了它最柔和的阳光和最翠绿的树叶,这一座看似纯真而美好的人间天堂却是与邪恶并置。当夜幕降临之时,会有死掉的橡子打落在屋顶,会有不知道哪里来的乌鸦叫声和小孩哭声,月光照耀下的枯树枝足够让人毛骨悚然。

  女人仍深陷痛苦中,打败不了自我的恐惧。男人在给女人进行心理治疗时,拉斯·冯·提尔借女人之口终于将事实说了出来:“自然的撒旦是神!”原来片名“反基督者”指的是女性,当初在伊甸园被蛇引诱成功吃下禁果的也是女性。这里的“自然(nature)”指的是人类的天性,男人终于可以将金字塔的第一层填上:“撒旦”——内心的“恶魔”。自远古以来处于伙伴关系的两性关系由于游牧民族的大举进攻而渐渐转变为由力量更强的男性主导而形成的统治关系。女性的天生具有的对性的欲望被男性所压制,随着所谓的文明发展,伤害也逐渐制度化起来。法律对妇女的任何不服从,都施以最恐怖和最野蛮的惩罚,于是产生了女人论文中所涉及到的十六世纪天主教将女巫集体处死的大屠杀。而到了近现代,两性的统治关系还是没有能够改变,男性的暴力转化为黄色录像带中的性暴力,女人的恐惧便源自于此。

绝望与死亡之歌
  从进入森林开始,原本象征理性的男性力量被象征自然和先验主义的女性所反抗,关系立即产生了倒错。男人开始变得软弱,女人开始变得暴虐。

  女人内心深处的疯狂开始发酵,她已经不可抑制地走向了欲望的极端。在做爱时,女人哭喊着要男人打她,不断问着男人是否爱自己。“爱”在片中终于被提及,它被看做是我们这颗行星上生命进化的最高表现,爱才是回归平等两性伙伴关系的良剂。但,严重失衡的两性关系将爱这一神圣的接触扭曲变形。这时代表现代文明的男性拒绝将欲望等同于简单的暴力,而女人的欲望不能平息,她来到森林里的大树下,想要通过自慰来获得满足。但男人随后追逐了上来,带着悔意与女人的执念终于相交合,这不仅仅是身体的交合,更是心灵的交合。镜头推进到男人的头部,随后拉开,树里藏着无数具白色的躯体,它们从树根里伸出欲望的双手。这是影片最超现实主义的画面,它超越了美学与道德,将女性殉道者的集体迷乱推向了极端。

  女人的疯狂不止于邪恶的执念,她将男人的“不屈从”解释为企图离开自己的前兆。当男人发现女人对生前的孩子有虐待的行为时,女人再度歇斯底里,她搬起石头狠狠地砸向男人的下体。将其打晕后用绞钻穿透他的腿,用杠铃锁住,并将扳手随意地丢弃。女人的行为显然不是想阻止男人的逃离,而是要将其置于死地。

  男人苏醒后拖着沉重的下身逃到了洞穴中,洞穴中出现了一只打不死的黑鹰。女人找到男人后说道:“我不会打死你,因为三个乞丐还没有来。他们一到,就会有人死亡。”夜幕降临,女人邪恶力量的一次回光返照让她哭着说抱歉和开始去寻找解救男人的扳手。她将男人拖回住所,祈求男人给自己拥抱。再一次,女人的欲望占了上风,她受折磨于欲望带来的绝望中再也不能自已——她割掉了代表女性欲望的阴蒂。

  最后,男性力量开始复苏,他首先是解救了在地板下叫唤的黑鹰,黑鹰飞走后留下了能解救自己的扳手,重新获得自由的男人将理性的双手代替恶魔伸向了手无寸铁的女人。女人终究死在男人的手里,这时加上前面提到的黑鹰,再对应先前男人的梦境中出现的分娩到一半的鹿和吃掉同伴身体的狼,这“三个乞丐”终于出现在“死亡”(女人的尸体)的旁边。回到前面一个情节,在女人写论文的阁楼里,男人曾发现一张图,图上给三个动物分别写上了“狼——悲怆、鹿——痛苦、鹰——绝望”。拉斯·冯·提尔显然在这里埋了一个故事,它源自于叶芝的一首寓言诗,讲的是三个乞丐无法不控制自己的欲望而最终一无所得的故事。女人终日为自己的欲望所累弄得狼狈不堪,若要改变这样一种状况就要阉割欲望本身,诚如片中的女人将给自己带来性高潮的阴蒂剪掉。而这三个象征欲望的乞丐到来必定将使一个被欲望所折磨的人类死亡。

  男人将女人亲手掐死后,将其尸体和干枯的树枝摆放在一起,用一把大火将一切烧尽。影片的结尾对应开头的黑白影像,男人负伤缓慢地走出伊甸园,路过满地荏体的女性尸体、大片的野花、空悠的山谷,进食野生的植物。象征欲望的邪恶力量终于被铲除,悲痛、愤怒与赎罪都已经远去,一切仿佛已经回到了伊甸园最原始的状态。但令男人惊愕的是,从山下走上来一群群没有脸的女人们,她们身着庄重,一层不染,看起来像是一群没有欲望的良家妇女,但她们象征着女性觉醒的复活。

此时,拉斯·冯·提尔终于将问题抛给了观众:所谓的“科学”是我们人类在近代所敬畏的万能定律。但它对于深植于人类最深层的本能,到底是一剂良药还是起了反作用?象征历史上正义的“基督徒”文明对人类的自然发展起的到底是进步还是阻碍的作用?


本文刊于《看电影周刊》,转载请务必说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反基督者的更多影评

推荐反基督者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