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议乔

水田英松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Proposition Joe 第一次出场的时候把我和 Avon 都逗乐了:

篮球场上的 Joe

一场东西对决的篮球赛上,Joe 在30度的气温下还穿着长袖外套、打着领带,Avon 笑他自以为是篮球教练;Joe 认为做什么事就该有什么样("Look the part, be the part")。至于我,我不仅不会因为一个人根据场合着装而笑话他,反而还会赞赏这种态度(虽说 Joe 的那身衣服不太合身);除此之外,Joe 还是让我眼前一亮:首先他这个绰号很长,作为名字也很奇怪——"提议乔";接着是他不紧不慢的低沉语气;当然最后还是因为他的水桶身材。——这个人真有趣。


回溯到 Joe 的青少年时期,我...







显示全文

Proposition Joe 第一次出场的时候把我和 Avon 都逗乐了:

篮球场上的 Joe

一场东西对决的篮球赛上,Joe 在30度的气温下还穿着长袖外套、打着领带,Avon 笑他自以为是篮球教练;Joe 认为做什么事就该有什么样("Look the part, be the part")。至于我,我不仅不会因为一个人根据场合着装而笑话他,反而还会赞赏这种态度(虽说 Joe 的那身衣服不太合身);除此之外,Joe 还是让我眼前一亮:首先他这个绰号很长,作为名字也很奇怪——"提议乔";接着是他不紧不慢的低沉语气;当然最后还是因为他的水桶身材。——这个人真有趣。


回溯到 Joe 的青少年时期,我们就知道他为什么叫这名字了: 一个初中生模样的孩子在操场卖考试答案,多选题10美元,如果算上其他部分就是15美元;当被问到答案的可信度时,他说出了自己的职业守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这个买家并不打算公平交易,他一把抓住卖家的衣领并威胁道:"那我为啥不抢走答案再打你一顿呢?" 那孩子不紧不慢地指出买家的短视:"下周就是暑期班,一来就有数学考试。" 买家无奈地放开了他可还是故意少给了钱。这孩子自然有对策:下课后他找到老师,向她提议:"您愿意出多少钱交换考试作弊的学生?" 后来这孩子成了巴尔的摩东区最大的毒枭,对年轻的 Joe 有了以上了解的话,这一过程应该不难想象——他会尽量选择合作共赢而非暴力冲突;与希腊黑帮的长久高效又低调的合作证明了这一点,这也是为什么 Joe 能在 Barksdale 帮遭受重创之后用"优质商品"渗透竞争对手的地盘(当然也要感谢 Stringer 的经营理念)。说到 Stringer,尽管组建了"合作会"的是他,但是能把这一体系维持了下来的却是 Joe。

Joe 和希腊人的副手 Spiros


可是,真实的故事不会允许其中的角色一帆风顺;我不知道 Joe 在《The Wire》之前面临哪些重大选择,但是在剧中,他只能独自承受自己选择的后果: 一开始,和 Avon 有仇的 Omar 用从前者手下抢来的一批赃物和 Joe 交换了 Avon 的情报;很有可能这时 Joe 已经考虑过借 Omar 之手除去 Avon;当然不是因为后者嘲笑过他(这一点 Joe 已经通过那场篮球赛的赌金赢了回来),而是因为后者是个顽固的竞争对手。 然而 Omar 的刺杀行动失败了;不久后 Joe 又促成了 Stringer 和 Omar 的和谈。


在 Avon 被捕后,Joe 主动向一筹莫展的 Stringer 提出了合作,以商品换取地盘;这是他的一贯作风,而态度强硬也是 Avon 的一贯作风,他不允许 Stringer 做出看似引狼入室的决定;Stringer 只好背着 Avon 这样做了。不知情的 Avon 以为 Joe 入侵了地盘,便从纽约找来专业的杀手摆平此事;这使 Stringer 陷入了骑虎难下的情形,而 Joe 凭着生意人的敏锐想到,可以利用 Omar 摆脱这个麻烦,又让自己和 Stringer 不弄脏手。

Joe 和 Stringer

于是 Joe 再次以中间人的身份安排冤家 Omar 和 Stringer 见面,后者向前者谎称,纽约来的杀手正是他的仇人。再一次,Omar 辜负了 Joe 的期望,发现纽约人并不是自己要找的人。自此,Omar 和 Joe 便结下了"牛肉"。

Joe 和 Omar

另一方面,因 Avon 入狱造成的混乱催生了一派新生势力——不遵守游戏规则并占了西区的Marlo。因此,Stringer 和出狱后的 Avon 又有了新的敌人,双方冲突不断。不言而喻,流血冲突是不利于生意的;Joe 向合作会主席 Stringer 下达了最后通牒,如果后者不能平息纷争,全体成员将罢免他的职位。(造化弄人,无论 Stringer 是否能做到这一点,他都再也没有机会和大家合作了……)


顽固的竞争对手 Avon 再次被捕,可以说我们的 Joe 终于能高枕无忧了;除了两个问题——纽约来的竞争对手和有仇必报的 Omar。Joe 曾试图说服 Marlo 加入合作会并换取其帮助扫清纽约来的麻烦,可他对这两件事都没有兴趣;至于后者嘛,Joe 一定要"好好"赔个不是。 Omar 成功向 Stringer 报仇雪恨,当然也不会忘记当时 Joe 扮演的角色。Joe 矢口否认对自己的指控,自己仅仅是个无辜的中间人,对 Stringer 的阴谋毫不知情;而且作为补偿,Joe 向 Omar 透露了一个肥差——抢劫一家地下赌场。只不过未雨绸缪的 Joe 并没有告诉他,Marlo 是那家赌场的常客。 于是 Omar 抢劫了 Marlo,后者很生气,便叫手下设局对付他。同时,警方也开始了对 Marlo 的监视,只是很不巧,当时就暴露了。意识到麻烦的 Marlo 终于同意加入 Joe 的合作会了,因为后者拥有大范围的情报网——Joe 还表示自己早就知道牌局会被抢劫——能起到帮助。

Joe 和 Marlo

Joe 帮助 Marlo 查到了监视他的警察之身份,Marlo 也帮助 Joe 驱逐了纽约来的竞争。 另一边 Omar 福大命大,被栽赃谋杀后因为现场疑点重重又被释放了。这下被 Marlo 命令作伪证的 Andre 慌了,因为自己成了 Marlo 的麻烦;他只好去找 Joe 帮忙,Joe 用低价接管了他的杂货铺并答应把他送走。可 Andre 实在只是个无名小卒,Joe 把他交给了 Marlo,因为这也是合作会所包含的——合作共享。 如上所述,因为找不到 Andre,有仇必报的 Omar 便去了 Marlo 帮的集会地点并在暗中观察——这时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在牌局上抢劫的人就是 Marlo。接下来,Omar 跟踪 Marlo,发现后者是合作会的一员,如此他便知道 Marlo 和 Joe 的关系了。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而 Omar 给了 Joe 第三次"失"。为了报复 Marlo,他威胁 Joe 提供交货信息;里应外合,Omar 把货全从当地毒贩手里劫走了。合作会的成员们对此很不满意,要求 Joe 承担全部损失,因为是他的手下负责运输;面对只知道有福同享,却不有难同当的大伙,Joe 很难过,并威胁他们如果这样的话从此他就结束合作关系独占货源。

被 Omar 用枪指着的 Joe

大家收回了先前的决定。会后 Marlo 要求 Joe 交出当时负责的手下,Joe 以他是自己的外甥为由拒绝了,并提出供货方(希腊人)可以出面打消 Marlo 的顾虑;Marlo 同意了。(这里需要我们揣摩的是,Joe 之所以拒绝把外甥交给 Marlo 是因为他是家人呢,还是因为他知道抢劫的内幕) 晚些时候,Joe 的手下提醒他,如果让 Marlo 和希腊人见面,他一定会绕过 Joe 直接和后者交易。但是 Joe 很自信,认为 Marlo 不足为惧。这时 Omar 找上门来,提出以原价20%的价格把抢来的货卖给 Joe;后者无可奈何,只好答应,他的外甥(负责运输的)对此不满。第二天,希腊人出面以多年的合作经历为 Joe 担保,证明他和大家一样是受害者。一番交谈后,Marlo 选择相信他;会后安排手下跟踪希腊人,摸清他的来路。 最后从 Marlo 和手下的对话中得知,Joe 竟然以30%的价格把 Omar 卖回来的货又卖给了合作会成员;真不愧是 Joe。


也许大家听过老虎拜猫为师的故事:猫把全部本领都教给了老虎——除了爬树,因此在老虎自以为全都学会了并背叛自己的时候得以爬上树保住性命。 Joe 也把全部本领教给了 Marlo;从信息收集——他曾经告诉 Marlo,各种资料都能在市政部门查到,于是后者通过希腊人的手下成功获得了和希腊帮直接交易的渠道;到洗钱——通过加勒比群岛的教会,并手把手给 Marlo 开了一个银行账户;还给他找了律师。 Marlo 向希腊人提出合作的意愿;后者一开始以脏款为由拒绝 Marlo。在毫不过问的情况下,Joe 给 Marlo 换了一堆崭新的钞票。即使如此,第二次见面时,希腊人还是拒绝了 Marlo 的提议,因为他不是 Joe;这就使 Joe 成了 Marlo 的障碍。 另一方面,Marlo 高额悬赏 Omar,这一回 Joe 终于没有淌混水。可私下里,Joe 的外甥却因为个人恩怨出卖了 Omar;后来 Joe 猜到了外甥的不轨,但没有对此做出更果断的选择。很快,合作会上,Marlo 观察到 Joe 的外甥与另一成员发生冲突,并利用此机会收买了前者。然而一向精明的 Joe 却没有看出端倪,还在一门心思教导 Marlo。 外甥出卖了 Joe,告诉了 Marlo 自己的舅舅参与的一切事情。那天晚上,Marlo 出现在 Joe 的家中,后者意识到前者的目的时已经太晚了;Joe 提出了一生中最后的提议以换取自己的性命,可 Marlo 拒绝了。 Joe 死后,Marlo 顺利取代了他成为希腊人的联系人,并自信地告诉后者自己学会了 Joe 所有的本事。可笑的是,转眼之间 Marlo 就把自己的新手机号告诉给了律师(律师的雇员曾是调查 Marlo 的警察)。随后,Marlo 同样成为了合作会的负责人,把 Joe 的死归咎于 Omar,并抬高了进货价格,最后解散了合作会。众人唏嘘。 Marlo 被捕后,合作会成员再一次聚首;有人怀念 Joe 在的时候,生意比当前好多了。Joe 的外甥十分嚣张,拿出枪威胁其他人,今后是他做主;话音未落,Joe 的前副手便处决了他。大家各自离开…… 也许他们能延续 Joe 的方式,Marlo 无论如何学不会的方式。


角色 "Proposition Joe" 的饰演者为已故演员 Robert F. Chew;除了身为演员之外,他还从事表演指导的工作,第四季中几个孩子的年轻演员都是他的得意门生。他本人于2013年1月17日因心脏病死于巴尔的摩家中。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火线 第五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火线 第五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