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5分

说好一辈子,不差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

淼森回音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要跟你一辈子,差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从小豆子初见小石头开始,小石头铁头碎大石的那一刹那,也许便注定了命运的结局。

当懵懂无知的小豆子,被他有缘无分的娘抱到戏班时,师傅的俨然拒绝,母亲的苦苦哀求,用自己轻车熟路的套路、眼神对师傅说,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小豆子是在一也许旁并不知道,这一切对他意味着什么?彼时的他只是一个纯粹的男童。直到在冰冷的后院,“娘,我手冷,水都冻冰了。”之后一声惨叫,从此小豆子踏上这条无法回头的命运之路。

在戏班的第一个夜晚,小石头搂着小豆子亲热的说:“今晚,你跟我睡。”小豆子含着泪花羞愤地把小石头推开。我想也许他自幼在窑子里长大,不知道目睹过多少次不同的男人对自己的母亲这般轻薄,或许他早已懵懂了自己的来历。戏班师傅对小豆子的娘说过:“都是下九流,我们谁嫌弃谁啊。”而一切只不过是换一个环境,在不同的空间里为了生存,继续挣扎着。

当小豆子一次次地说着:“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为了追寻自己的本真选择出逃,可最终却又被拽回命运的漩涡。在对命运的挣扎反抗后,却不得不屈从于强权和暴力。被捣嘴后的小豆子,从容地说着:...

显示全文

“我要跟你一辈子,差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从小豆子初见小石头开始,小石头铁头碎大石的那一刹那,也许便注定了命运的结局。

当懵懂无知的小豆子,被他有缘无分的娘抱到戏班时,师傅的俨然拒绝,母亲的苦苦哀求,用自己轻车熟路的套路、眼神对师傅说,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小豆子是在一也许旁并不知道,这一切对他意味着什么?彼时的他只是一个纯粹的男童。直到在冰冷的后院,“娘,我手冷,水都冻冰了。”之后一声惨叫,从此小豆子踏上这条无法回头的命运之路。

在戏班的第一个夜晚,小石头搂着小豆子亲热的说:“今晚,你跟我睡。”小豆子含着泪花羞愤地把小石头推开。我想也许他自幼在窑子里长大,不知道目睹过多少次不同的男人对自己的母亲这般轻薄,或许他早已懵懂了自己的来历。戏班师傅对小豆子的娘说过:“都是下九流,我们谁嫌弃谁啊。”而一切只不过是换一个环境,在不同的空间里为了生存,继续挣扎着。

当小豆子一次次地说着:“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为了追寻自己的本真选择出逃,可最终却又被拽回命运的漩涡。在对命运的挣扎反抗后,却不得不屈从于强权和暴力。被捣嘴后的小豆子,从容地说着:“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众人欣喜。可这其中谁又曾想过,在非自主的情况下屈从于这一转变,一个生命个体要怎样地去接受,接受目前,接受未来。在小豆子和小石头初次唱霸王别姬出来之时,一声婴儿的啼哭勾勒出了一丝丝宿命的韵味,关师傅的那句:“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可小豆子却坚持把婴儿抱回戏班,也许这个婴儿亦如若干年前那个带着倔强,恐惧,被母亲安置在戏班的自己,在收留婴儿的同时,也是在收留内心那个长不大的自己。

“人只有自个才能成全自个。”小豆子成全了自个,他成了程蝶衣;小石头也成全了自个,他成了段小楼。在小豆子出逃时,戏班的小癞子曾经哭着说过:“得挨多少打,才能成角啊?我要成了角儿,就把冰糖葫芦当饭吃。”可小癞子他挨不住那么多打,等不到成角。现如今,小石头和小豆子,成了角儿,在戏迷的簇拥下,街角的那声“冰糖葫芦!”显得突兀又现实。他们自个儿成全了自个儿,又或许从未成全过自个儿。

“不疯魔不成活,唱戏要疯魔,可活着要疯魔那可怎么活。”小豆子只记得师傅的那句从一而终,他想和他的师哥唱一辈子的戏。在目睹师哥迎娶妓女菊仙后,程蝶衣委身袁四爷,吸食鸦片,生活变得堕落放纵。也许气愤,也许逃避,但他从未忘记过那句从一而终。

在时代的巨流中,他们渺小的像一粒沙。抗日时期、解放战争时期、新中国成立。“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在动乱不安的年代,忽略个体的意义,京剧在一代代的传承。在影片中,日本来了人在剧院听程蝶衣唱戏,国民党伤兵来了听程蝶衣唱戏,共产党来了听程蝶衣唱戏……可不管台下坐的是谁,不管是谁坐拥天下,程蝶衣依旧是舞台上的虞姬,忘情的演唱着,一生只为她的霸王……

程蝶衣是真虞姬,段小楼只是假霸王。当年小豆子出逃,小石头挨师傅打,一口一句“打的好!打的好!”而小豆子却默默承受师傅的鞭打,旁人让其求饶,而他却始终一言不发,也许从一开始他们便不是一路人。抗日战争结束后,程蝶衣被指控汉奸罪,在法庭上,有袁四爷的作证众人都认为只要程蝶衣不承认,那么他就没事了。可程蝶衣却说:“要是青木不死,京剧恐怕早都流传到日本国去了。”众人咋舌。艺术不分国界。战争的硝烟,民族的情仇,在艺术中,在艺术家的眼中也许一切都可以消融,只将温暖与美传递其中。我认为影片除了感情外,也可以更多地去刻画京剧其本身的艺术色彩,以及程蝶衣对京剧艺术的追求。言归正传,程蝶衣是孤独的虞姬,等不到懂她的霸王。

随着新时代的到来,曾经众人敬仰的戏霸袁世卿被送上了断头;,张公公沦落为神志不清在街头卖烟的贩子;戏园子划分为国有。一切都变了,就连京剧也变了……段小楼是假霸王,也许豪情,骨气,但他终究是假的霸王。在“横扫一切牛鬼神蛇”时,镜头给了一个特写,一群曾经的名角儿,跪在地上,头带羞辱的木牌,可他们却依旧忘我地画着自己的脸谱,动情地哼着熟悉的曲调。这时,程蝶衣来了,他早已画好了脸谱,在帮段小楼画完最后的脸谱。如果说之前几十年的恩恩怨怨,分分合合都没有使程蝶衣放下段小楼,那么这一次他一定秉着从一而终,秉着一辈子在一起,和段小楼一同去挨批斗。在烈火的映衬下,段小楼经不住拷打,他开始揭发程蝶衣,狠狠地揭发……霸王早已是假霸王,虞姬确是真虞姬。此时的程蝶衣,似乎从戏中走了出来,当一个人对一份感情投入了巨大的精力,一次次地希望,一次次地失望,内心的弹性即将失衡,这时用刀一切,他的内心就会彻底崩溃。程蝶衣如梦初醒,意识到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戏,一切都是骗局。当看到这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程蝶衣有些像贾宝玉,活在自己的怡红院中,当灾难到来时,用孩童般的眼神触目惊心地认清了这个世界……而那个被小豆子捡来的婴儿已经长大,他不是小豆子,他是小四儿,这个将程蝶衣推向深渊的人,也许最后都不知道当年程蝶衣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又不进禁让人联想起那年大雪时,关师傅所说:“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何必去干涉别人的命。”程蝶衣不屈从于命运,可回头看一路走来,却是沿着命运的步伐愈走愈近。影片中有很多谶语,前后呼应,预示着命运的结局。当菊仙离开妓院时,老鸨说:“窑姐儿,永远是窑姐儿,不信你看着吧!”经过了几十年平静生活的洗礼,也没有洗去菊仙曾经的窑姐儿身份。段小楼声称不爱菊仙,要和她划清界限。段小楼是一个假霸王,却负了两个真虞姬。菊仙上吊死了。在那一刻,我想程蝶衣和菊仙的斗争已戛然而止。一切的执着不过是虚像,两个人到头来不过是同样孤独遗落的生命个体。

影片的最后一场是十一年后,段小楼和程蝶衣同台演唱二十一年没有同台唱过的霸王别姬。一切早已物是人非,曾经轻车熟路的戏却唱不上去了。最后,段小楼打趣说道那年那句:“我本是男儿郎”,程蝶衣紧接着说道“又不是女娇娥”,这一次他没有错。当重复说这句话时,程蝶衣的眼中充满了释怀。走完一生,发现一切都是假的,错的,即便最后认清了又能怎样?假作真时真亦假,这就是命。既然这样,就沿着命运,走完它最后的步伐。

曲终人散,程蝶衣最终在唱完霸王别姬的最后一句时,用那把失而复得的宝剑随虞姬自刎而死,完成了当年的约定。他和师哥唱了一辈子的戏,不差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当分开戏和人生后,却发现人生的支柱全在戏中,那就死在戏中,为戏而死。在程蝶衣倒下后,段小楼大喊了一声“小豆子!”亦如回到六十多年前两人初次相遇,你是小豆子,我是小石头,一切从未开始,却已注定结局。质本洁来还结去,毫无保留地演完了自己的戏剧人生。

影片和小说有一些出入,在小说中二人多年后重逢,程蝶衣在梦中自刎,可醒来后发现是一场梦,这一切都是一场梦,都是假的,认清现实在现实中苟延残喘。而我认为电影的结局则更震撼。真假交织,何必要将戏与人生分开。分清戏与现实后,在戏中成全自己,或许便是最好的结局。

这部电影在描写感情的同时,侧面刻画了京剧艺术。片中关师傅有言:“京剧,留下了几百年,那是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京剧在一代代的传承,而京剧背后的故事是否也能流传下来。不知道有多少个程蝶衣能等到和段小楼唱一辈子的戏,也不知道你我身边有多少个小豆子和小石头。

命运终结,时光继续。在不同的时空中,虞姬死了,程蝶衣死了,张国荣死了。他们像一个个蓝本一样复制走完了人生的轨迹。浮华或许早已化作一地灰烬,爱恨情仇在时空中渐渐消散,只见每一个平淡日子里的角色依随命运的剧本,演出自己的人生。

说好一辈子,不差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